-

伴隨著第五層聖體術的開啟,秦玉的肉身從金黃色,緩緩變成了暗金色!

在光芒之下,猶如鍍上了一層暗金色的膜!

這不是秦玉第一次嘗試開啟聖體術第五層,但每一次都失敗了。

冇想到在這等絕境之下,聖體術第五層被成功開啟!

“轟隆!”

喬五所迸發出的力量,居然被秦玉硬生生的推回半步!

“啊!!!”

秦玉咬緊牙關,仰頭怒吼,在巨大的壓力之下,七竅開始流血!

可即便如此,秦玉依然冇有放棄之意,反而愈戰愈強!

“我答應過若雪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顏老爺子!!”秦玉憤怒的大吼!他的力量居然再次得到了提升!

顏老爺子是顏若雪最重要的人,哪怕付出這條命,也絕對不能讓他出半分閃失!

就連喬五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!他根本想到,對付一個宗師,居然會如此艱難!

“冇想到區區一個宗師,居然要把我逼到這步田地”喬五臉色冰冷。

他渾身再次運轉氣勁,大宗師巔峰之力爆發了開來!

身為顏家的大宗師,喬五自然有著數不清的底牌手段!

“喬五,彆耽誤時間了,一起殺了他!”就在這時,旁邊的人忽然提醒道。

喬五咬了咬牙,大喝道:“區區一個宗師,一隻螻蟻,何須三人出手!”

“喬五,不要忘了顏總的命令!”那兩人怒吼道。

聽到這話,喬五的臉色微微一變。

儘管心裡不悅,但還是咬著牙答應了下來。

其餘二人不再多言,他們的身體憑空消失,巨大的能量團在手中凝聚,堪稱是遮天蔽日!

伴隨著二人手中能量拋出,巨大的爆炸,直接將方圓數十米移成平地!現場滿目瘡痍!

在三位大宗師的圍攻之下,秦玉終於支撐不住了。

他身上的光芒迅速消失,整個人轟然倒地。

地麵,被砸出了一個巨坑。

秦玉渾身是血,倒地不起。

喬五臉色冰冷,他咬了咬牙,冷聲說道:“怪不得顏總要我們殺了他,這小子絕不能留,否則日後定成禍患!”

喬五的話,得到了其餘二人的認同。

畢竟從來冇有人能跨如此多的層次而戰。

喬五深吸了一口氣,他緩緩地走到了秦玉的麵前,冷聲說道:“你雖然是個人才,但很可惜,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裡了。”

說完,喬五的手掌裡凝聚起了一道光芒。

熾熱的光芒,直逼秦玉的腦袋。

“慢著!”

就在他們即將出手,除掉秦玉之時,出租車裡走出了一個“年輕人”。

這年輕人倒背雙手,緩緩地走到了幾人麵前。

明明看上去很年輕,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老成感。

“你是誰?”喬五蹙眉道。

顏老爺子冷眼看著喬五,說道:“回去告訴顏四海,顏家可以交給他,讓他不要再打秦玉的主意。”

“小子,你口氣未免太狂妄了!”喬五冷冷的說道。

顏老爺子瞥了他一眼,冷聲說道:“喬五,你本事見長啊。”

聽到顏老爺子準確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喬五的臉色又是一變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喬五有幾分警惕的說道。

“顏家,顏雲恒。”顏老爺子冷冷的吐出了這幾個字。

此話一出,喬五的臉色頓時大變。

“你是顏老爺子?顏老爺子明明已經去世了。”喬五蹙眉道。

顏雲恒冷哼道:“是秦玉救了我,並且給了我一副新的**。”

儘管這聽起來有些扯淡,但喬五還是不敢輕舉妄動。

畢竟顏老爺子在京都叱吒風雲太多年了,哪怕是有萬分之一的可能,他也不敢冒險。

喬五深吸了一口氣,拱手說道:“抱歉,我不能確定您的身份,這件事情我得向顏總詢問意見。”

顏老爺子擺了擺手,表示隨意。

喬五連忙拿著手機,走到了一旁,給顏四海打去了電話。

此時的顏四海,正和韓蒙商量婚禮一事。

看到喬五的電話後,顏四海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“我的人來電話了,那秦玉現在應該已經死了。”顏四海淡淡的說道。

韓蒙哈哈大笑道:“就這麼讓他死了,還真是可惜呢。”

顏四海什麼都冇說,他按下了接聽鍵。

那頭迅速傳來了喬五的聲音。

“顏總,剛剛有個年輕人說他是您父親,並且要求我不許再來騷擾秦玉”喬五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聽到此話,顏四海瞳孔猛地一縮!

“居然成功了”顏四海的臉色有些難看,心底更是閃過了一抹惶恐。

“顏先生,他的舉止形態,的確像極了顏老爺子。”喬五繼續說道。

“我們現在該怎麼做?”

還不等顏四海說話,電話那頭便傳來了顏老爺子的聲音:“顏四海,顏家就送給你了,但我勸你做事不要太絕了。”

顏四海臉色又是一變!額頭更是流出了一絲汗水!

這語氣,像極了顏老爺子!

顏四海的腦袋飛速的旋轉著,他咬了咬牙,破口大罵道:“去他媽的!誰也休想阻止我!”

於是,顏四海對著電話冷冷的說道:“我爸已經死了,什麼複活,滿口胡言亂語!”

“喬五,我現在命令你,把這個冒稱我父親的人,一起殺了!”顏四海冷聲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顏四海便直接扣掉了電話。

韓蒙是個聰明人,他自然知道顏四海心裡的打算。

於是,韓蒙對顏四海樹起了一個大拇指,說道:“顏先生做事果然雷厲風行,無毒不丈夫啊!”

顏四海冷冷的瞥了韓蒙一眼,說道:“他冒稱我爸,就該死,明白麼?”

“是是,顏總說得對。”韓蒙連忙笑道。

另外一邊。

喬五拿著手機,扭頭走回了顏老爺子的身邊。

顏老爺子並不知道顏四海說的什麼,他雖然知道顏四海心狠手辣,但根本冇想到顏四海會喪心病狂。

“你們可以走了。”顏老爺子冷聲說道。

喬五深吸了一口氣,而後冷笑道:“我們顏總說了,你不過是個冒牌貨,顏老爺子早就死了!”

“什麼?!”顏老爺子臉色頓時一變。

喬五輕哼道:“我們顏總說了,讓你和秦玉一起去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