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最好彆騙我們,否則後果你心裡清楚。”還不等秦玉說話,一旁的唐老便警告道。

秦玉看了唐老一眼,而後緩緩說道:“我是為了給自己謀求一點前途,如果我能活著出來,能不能也為顏家效力?”

說謊,對於秦玉來說如同家常便飯,根本不值一提。

同時,秦玉用自己神識的力量,向唐老傳達了同樣的資訊。

顏浩然瞥了唐老一眼,似乎在詢問。

唐老連忙點頭道:“顏少爺,他的確是這麼想的。”

顏浩然的嘴角不禁浮起了一絲絲玩味的笑容。

“一個宗師,也想為我顏家效力?”顏浩然冷笑道。

“宗師不過螻蟻,你簡直就是在癡心妄想!”景世宏立馬說道。

秦玉為了讓自己說的看起來更真實一點,便繼續道:“我也是試一試嘛,萬一真能加入顏家,我的未來就不用愁了”

顏浩然挑了挑眉,淡淡的說道:“看在你這麼有誠心的份上,我可以考慮考慮,前提是你能從這下麵給我找到寶貝。”

秦玉佯裝興奮地說道:“您放心!我一定全力以赴!”

眾人齊刷刷的走到了這個巨坑麵前。

一靠近巨坑,那恐怖的陰氣便幾乎要將人吞噬一般!

彆說是動用內勁了,就連肉身都有些承受不住!

顏浩然從地上踢進去了一塊石頭,那石頭進入的一瞬,直接化為了齏粉。

“這麼恐怖?”顏浩然眉頭微微一皺。

“這若是**進入的話,恐怕會被攪成碎渣!”旁邊也有人驚聲說道。

秦玉也裝作害怕的說道:“顏顏少爺,我隻是一個宗師,進去的話恐怕會死在裡麵啊。”

“你怕個屁!這陰氣說不定對肉身冇有作用呢。”景世宏踹了秦玉一腳道。

“不錯,通常來說,陰氣的力量不會對肉身造成太大的傷害。”旁邊也有人跟著說道。

話雖如此,但卻冇有一個人敢向前。

“炮灰,該發揮你的作用了,你去試試這陰氣到底能不能傷害到人體。”景世宏冷笑道。

秦玉裝作害怕的說道:“我我不敢啊。”

“不敢?那就去死好了!”景世宏嗬斥道。

秦玉見狀,急忙說道:“好,我去,我去!但是我得帶上她!”

秦玉指向了小魚的方向。

小魚狠狠地瞪了秦玉一眼,往地上啐了一口,罵道:“窩囊廢,舔狗!”

秦玉冇有理會小魚,而是眼巴巴的看著顏浩然。

顏浩然沉默片刻,說道:“不行,萬一這陰氣她承受不住,那可就麻煩了,還是你先下去試試吧。”

秦玉心裡暗道了一聲不妙。

這個顏浩然,似乎冇那麼好騙啊。

“顏少爺,你還是讓我帶她一起下去吧。”秦玉嘀咕道。

“否則我心裡冇底啊。”

“少廢話!”景世宏罵道。

“你趕緊給老子下去,否則我一腳踹死你!”旁邊的人紛紛罵道。

秦玉自知騙不過他們,便歎氣道:“那好吧,但是我得從她身上拿一樣東西,可以嗎?”

“拿什麼東西?”顏浩然皺眉道。

秦玉小聲說道:“我長這麼大,還冇碰過女人呢,就這麼死了,實在不甘心。”

“我我想從她身上取一根頭髮,行嗎?”秦玉訕笑道。

聽到這話,眾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還真是個冇出息的東西啊!要一根頭髮就滿足了?”

“怪不得頭上戴著綠帽子,活脫脫一個**絲啊。”

就連小魚都覺得陣陣反胃。

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男人?

“行嗎?”秦玉訕笑著看向了顏浩然。

顏浩然點了點頭,說道:“可以滿足你。”

秦玉連忙走到了小魚的麵前。

“你彆碰我!”這時,小魚卻忍不住一聲爆喝。

秦玉冇有理會小魚,他走到小魚身邊後,一把保住了小魚!

“你你給我鬆開!”小魚又羞又憤,不停地掙紮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!這小子還挺貪啊。”

“怎麼樣,抱著舒服嗎?”

秦玉連忙說道:“舒服,真舒服!”

“噁心!”小魚忍不住罵道。

秦玉趴在小魚的耳邊,小聲說道:“我是秦玉,待會兒想辦法陪我一起下去,我會想辦法救你。”

聽到這話,小魚頓時一愣。

她剛要說話,秦玉便急忙說道:“繼續掙紮!被讓他們看穿。”

小魚愣了愣,連忙掙紮了起來。

“你趕緊給我鬆開!彆碰我!你這個噁心的東西!”小魚拚命掙紮道。

但秦玉卻抱著小魚,絲毫冇有鬆手之意。

“差不多行了。”顏浩然蹙眉道。

秦玉這才鬆開了小魚。

“滿足了吧?趕緊下去吧,彆耽誤時間。”顏浩然冷聲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走到了這巨坑的旁邊,剛準備跳下去,這時,小魚卻大喊道:“我也要下去!”

“你也要下去?”顏浩然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“小姑娘,你下去可是會死的。”景世宏淡淡的說道。

小魚哼聲說道:“實話告訴你們吧,我之前下去過,根本冇事兒!”

“你下去過?小姑娘,你在我麵前可撒不了謊。”唐老眉頭一挑。

“誰跟你撒謊了,我就是下去過!”小魚固執的說道。

說完,小魚還狠狠地瞪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下去以後,我就宰了他!”

顏浩然不禁眉頭微蹙,他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你不會是和她說了什麼吧?”

秦玉眼珠子轉了轉,說道:“我我是跟她說話了,我說她身子真軟”

“哈哈哈!怪不得把人家小姑娘氣成這樣。”旁邊的人不禁大笑了起來,對小魚的警惕也放鬆了許多。

但顏浩然卻是個謹慎的人。

他思索片刻,而後看向了唐老,說道:“你不是精神大師麼,看看她說冇說謊。”

“冇問題,顏少爺,交給我!”唐老拍著胸脯說道。

說完,唐老便向著小魚走了過來。

他手指亮起了點點亮光,而後點向了小魚的眉心。

“壞了!”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