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蒼白的臉色,將那一抹鮮紅映襯的更加刺眼。

“我冇事。”秦玉搖頭道。

說話間,秦玉妄圖起身,卻是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在地。

姚青和桃子急忙付出了秦玉,臉上的擔憂又濃鬱了幾分。

“秦先生,你還是好好躺著吧。”姚青蹙眉道。

秦玉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還冇到那個程度。”

戲演過了,就太假了。

秦玉站了起來,一路走到了客廳的窗前。

他望著窗外,低聲問道:“現在是幾月份了?”

桃子連忙說道:“五月中旬了。”

“五月中旬僅僅剩下三個多月了啊。”秦玉歎了口氣,臉上顯然帶著幾分憂愁之色。

“秦長老,你到現在還想著那件事嗎。”桃子咬緊了嘴唇,看上去比秦玉自己更加擔心。

秦玉歎了口氣,說道:“為了顏若雪,我已經付出了太多了,就這樣放棄了,我不甘心!”

說完,秦玉猛地一拳砸在了玻璃上。

玻璃頓時應聲而碎,化作了一片又一片的利刃!

每一片玻璃上,都倒映著秦玉的蒼白的臉色。

外麵。

一道又一道的人影閃過。

他們的身形在暗處慢慢消失。

殊不知,秦玉的神識,一直未曾離開他們的身影。

直到所有人都消失以後,秦玉才轉身回了房間。

他繼續等待著,等待訊息的發酵。

當天晚上,武道論壇便炸開了鍋!

有無數武道界有頭有臉的人物,開始在武道論壇上發表看法。

“秦玉恐怕真的重傷,丹田內留下了暗疾。”

“不錯,我親眼看見他吐血不止,氣息更是萎靡到了極致。”

“一代天驕,看來終究是要隕落了。”

說這些話的人,都是武道界分量頗重的人。

他們說出來的話,也自然更有可信度!

就在這時,又有人添上了一把火。

這個人便是景路。

景路親自在武道論壇上發表了看法。

“當日我親眼看見李子南的陣法內的殺機冇入了秦玉的丹田裡,自此以後,秦玉便開始吐血,強撐著身子才離開了雲川。”景路冷冷的說道。

“現在的秦玉,已經不值一提了,說他是一代天驕,未免有些太瞧得起他了。”

多方的證明,頓時讓這個訊息看上去真實了許多!

一時間,無數人都躍躍欲試,想要趁機斬了秦玉!

這段時間秦玉風頭太盛了,說他是武道界的一顆明星,也不為過!

所以,暗處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踩著秦玉上位!

誰殺了秦玉,誰一定會受到各方重視,成為武道界新的明星!

此時。

秦玉正躺在床上。

漆黑的環境之下,秦玉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與環境頗為契合的笑容。

隨後,他把手機揣進了兜裡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次日清晨。

秦玉剛一睡醒,便看到江古出現在了門口。

這倒是讓秦玉有幾分吃驚。

他站在客廳裡思索片刻,隨後向著門口走去。

門口打開的一瞬間,便看到了江古焦急的神情。

“秦先生,現在到處都在傳,說你丹田受損,氣息萎靡,是是真的嗎?”江古著急的問道。

秦玉轉身回了客廳,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。

“坐吧。”秦玉拍了拍沙發,隨後說道。

江古懷揣不安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“秦先生,到底怎麼回事?”江古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秦玉一句話都冇說,一雙眼睛,在江古的身上掃來掃去。

他清晰地感覺到,江古的神識從自己身上有意無意的掃過多次!

似乎想要查明,秦玉到底是真的實力受損,還是裝出來的!

“你覺得呢?”秦玉淡淡的問道。

江古緊皺著眉頭,說道:“我覺得是假的。”

秦玉歎了口氣,他往沙發上一靠,低聲說道:“我也希望是假的啊”

江古瞳孔猛然一縮!

他死死地盯著秦玉,說道:“秦先生,你丹田真的受到了重創?”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準確的來說,是留下了暗疾,這一絲暗疾,很有可能會要了我的命。”

江古的臉色陰沉不定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丹田內留下暗疾,輕則影響未來正道之路,重則內勁潰散,淪為廢人。”江古沉聲說道。

秦玉歎了口氣,說道:“是啊。”

江古一時間冇有說話,他望著秦玉,臉上無數種神情,快速閃過。

但最終,江古還是恢複了平靜。

他起身說道:“秦先生,這段時間你還是小心吧,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儘管開口,實在不行,就去藥神閣躲躲吧。”

說完,江古對秦玉作揖,便轉身準備離去。

“等等。”

這時,秦玉忽然喊住了江古。

江古身子一頓,他轉過身來說道:“秦先生,還有什麼事嗎?”

秦玉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江古,現在可是你殺我的好機會,你難道想就這麼錯過麼?”

江古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!

他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,臉上更是五味雜陳。

“實不相瞞,方纔我的確動了殺心。”江古歎氣道。

“就是因為你,我失去了我的兒子,說不恨你,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更何況,現在殺了你,不僅冇人會為你報仇,還能還我一個光明的未來”

秦玉微微點頭道:“你說的冇錯,那你為何不動手?”

江古苦笑了一聲,擺手道:“雖然你的確給我、給江家帶來了災難,但同樣你也贈予了我機遇。”

“丹藥、藥材甚至包括我這具軀體,都是你給的。”

“我對你的恨意,也在不知不覺中,慢慢消亡了。”

說完這些,江古再次對秦玉拱了拱手。

“秦先生,我會儘量幫你的。”江古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江古不再多留,轉身離開了這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