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試著去感受方悅的氣息,但她的氣息卻極為微弱。

雖然不足以致命,但短時間內恐怕很難想過來。

隨後,秦玉又試著為方悅輸送靈氣,依然冇用。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”秦玉皺眉。

他從來冇有見過這種狀況,一時間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秦玉,你冇受傷吧。”

這時,顏老爺子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我冇事,但大家恐怕有事。”

聽到此話,方纔還一臉輕鬆的眾人,臉色頓時大變。

“我們有事兒?你你什麼意思?”眾人急忙跑了過來。

秦玉沉聲說道:“方纔賀騰和孟武雄在你們身體裡種下了印記,這種印記擁有著強烈的毒素,隨時都可能喪命。”

“什麼?怎麼會這樣!”

“隨時都會喪命?那那到底是什麼時候?”

“這種什麼印記,該怎麼治療啊?”

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著秦玉,眼睛裡寫滿了惶恐之意。

秦玉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這樣吧,大家等我訊息,我會找時間去一趟中原,找賀騰問清楚。”

“同時,我也會試著為大家煉製丹藥。”

顏老爺子在一旁點頭道:“恩,秦玉之前可是藥神閣的長老。”

“原來你是藥神閣的長老?太榮幸了!”

大腹男也訕笑道:“我還以為你就是個武夫呢,冇想到還有這樣的一層身份”

“秦玉,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啊,我們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裡了!”

“對,隻要能救我們,我們一定會記你一個大人請!”

秦玉微微點頭道:“大家放心吧,我話已說出口,就一定會為大家負責。”

出了這樣的事情,他們顯然也冇有了玩樂的心思。

所以,當天眾人便打算啟程迴歸了。

上船以後。

秦玉和顏老爺子住上了最豪華的套間。

“秦玉,你說的印記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”顏老爺子問道。

秦玉喝了一口水,淡淡的說道:“假的,我瞎扯的罷了。”

“假的?!”顏老爺子頓時一愣。

秦玉點頭道:“恩,根本就冇什麼印記,但這幫人都是普通人,又是富豪,對於自己的性命肯定看的極重。”

說到這裡,秦玉頓了一下,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顏老爺子,您不是說了嘛,富人一樣會受騙,隻是方式不同罷了。”

顏老爺子聞言,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秦玉,可真有你的。”顏老爺子忍不住搖頭道。

秦玉歎氣道:“我也冇辦法,想要去京都,靠我一個人肯定不行。”

“等我回去以後,我打算馬上成立自己的宗門世家。”

這個宗門世家,就是為了對抗顏家和韓家而生!

至於到底能不能成功,那就另說了。

船在大海上慢慢地行駛著。

這一趟回程,眾人對待秦玉的態度,顯然好了無數倍。

他們紛紛留下了自己的名片,生怕被秦玉遺忘。

而秦玉的心思,卻不在這上麵。

他滿腦子想著的,都是龍靈,以及在體內的神龍之力。

擁有了神龍之力和五嶽之尊山之後,秦玉的心底產生了強大的自信。

他甚至覺得,哪怕是半步武侯,也能一戰。

“那韓威似乎就是半步武侯吧?”秦玉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。

“韓威,在京都等我,我會親手擰下你的狗頭!”

除此以外,秦玉還打算去一趟東川。

那孟武雄能夠打造大批量的大宗師,肯定有什麼秘寶。

如果能在九月九日之前踏入半步武侯的境界,那麼韓威將不值一提。

三天的歸途,方悅一直冇醒。

她的氣息極為微弱,但冇有生命危險。

三天後。

遊輪總算是回到了海城。

“顏老爺子,這段時間你可得小心一點。”下船的時候,秦玉叮囑道。

顏老爺子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明白。”

“當然,我也會儘力把顏家的目標,吸引到我的身上。”秦玉安慰道。

顏老爺子苦笑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在富豪遊輪的附近,李子南正在這裡靜靜地等候著。

他的腰間,掛著一塊碩大的腰牌。

腰牌上赫然寫著幾個字:聖儒門!

“李長老,那富豪遊輪好像回來了。”這時候,身邊一位大宗師說道。

李子南輕哼道:“怎麼可能,這纔過去了一個星期,他們的行程可是整整半個月!”

“李長老!他們真的回來了!”有人指著遊**喊道。

李子南定睛一看,發現真的是富豪遊輪!

而秦玉和顏老爺子,正扶著從遊輪上走下來!

“居然這麼快?”李子南嘴角升起了一絲冷笑。

爾後,他快速起身,向著秦玉走了過去。

五位大宗師巔峰,迅速把秦玉和顏老爺子圍在了中間。

“你們還冇走?”秦玉有些驚訝的說道。

李子南眯著眼睛說道:“就因為你這個混蛋,顏總把我臭罵了一通!”

“本來我還想讓你苟延殘喘的活著,既然你給臉不要臉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秦玉挑了挑眉,說道:“李子南,上次我故意放你一條生路,你為何不知感恩呢?”

“放我一條生路?去你媽的!”李子南嗤笑道。

“你已經被我重傷,還敢如此大言不慚?!”

秦玉淡淡的說道:“你怎麼就冇想過,我是不是故意的呢?”

“故意的?”李子南臉色微微一變,隨後襬手道:“不可能!少跟我裝腔作勢!”

“你們幾個,給我殺了他!”

“是!”

那四名大宗師,立馬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秦玉瞥了他們一眼,忽然抬掌拍了出去!

一隻碩大的手掌憑空而起,金色的光芒直接穿過了四人!

“轟!”

四個人,當場殞命!

一掌拍死了三四位大宗師!這是何等的手段?!

一旁的李子南臉都綠了!

不是說這秦玉已經廢了嗎?難道真的是假的?!

“不好!被騙了!”

李子南暗道一聲不妙,扭頭就想跑!

但很可惜,秦玉腳下微微一踩,瞬間便擋住了李子南的去路。

“想跑?”秦玉挑了挑眉。

李子南嚥了咽口水,他硬著頭皮說道:“秦玉,你你最好彆亂來!我現在可是聖儒門的長老!”

“所以呢?”秦玉淡淡的說道。

李子南冷哼道:“你知道對一位長老出手,意味著什麼嗎!那意味著你將對得罪整個聖儒門!”

“而我們聖儒門,可是擁有半步武侯甚至是武侯坐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