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靈火印乃是真正的天階功法,其威力不可想象!

天、地、玄、黃,其間的差距,幾乎如同一條橫溝般難以跨越!

隻是對於秦玉這等境界來說,施展天階功法的消耗實在太大了。

即便竭儘全力,借用神龍之力,也僅僅能施展出一記靈火印!

看著浩蕩而來的靈火印,孟武雄的臉上,少見的浮現起了凝重之色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孟武雄驚聲說道。

此等功法,真是那初入大宗師的秦玉所施展出來的不成?

“轟隆隆”

靈火印帶著無儘之威,向著孟武雄碾壓而來。

終於,雙術在這一刻產生了碰撞!

這是天地間的暴鳴,幾乎震動了大半個東川!

天空中恍若爆發起了火花,璀璨無比!

“那是什麼東西啊?”

“有人在放煙花?”

“你家煙花這麼大?肯定是禮炮蛋子!”

無數普通人,都在這一顆仰麵望向了半空。

一道道熾熱的火浪,浩蕩而來!

遠處的小山開始崩碎,樹木更是頃刻間化為了虛無!

就連水韻塔都受到了衝擊,盤腿坐在水韻塔之內的賀騰,陡然間睜開了眼睛。

“這這是什麼力量?難道有半步武侯來了?”賀騰臉色有幾分難看。

“總不可能是那秦玉施展的招數吧?”賀騰低聲呢喃。

隨即他不敢再多想,急忙開始突破。

距離半步武侯,僅差一線之隔,隻要踏入了半步武侯之境,便冇什麼好怕得了。

“噗!”

孟武雄身邊的幾位大宗師瞬間承受不住,當場吐血而死!

孟武雄臉色狂變,心裡生出一股不安!

“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!”孟武雄感覺到了一絲絲的壓力!

他所施展的術法,居然在這一刻直接被吞噬了!

無儘滾滾之威,向著孟武雄碾壓而來。

如同炸彈爆炸一般的熱浪,撲麵而來,孟武雄隻感覺自己的臉龐彷彿要被烤熟了一般!

“不好!”孟武雄暗道一聲不妙,拔腿就想跑。

但此時赫然已經來不及了!

那天空中看似龐大的靈火印,眨眼間便來到了孟武雄的身前。

隨後,靈火印越來越小,幾乎化為了一朵蓮花,落在了孟武雄身上。

“轟!”

觸碰的一刹那,靈火印直接炸了開來!

那一整片地麵都直接被炸裂,方圓數十米,化為了一片火海!

秦玉倒退了兩步,冷冷的看著麵前的景象。

他的氣息也開始潰散,變得有幾分微弱。

“如果靈火印冇能殺了孟武雄,那我恐怕要死在這裡。”秦玉盯著那一片火海,冷聲說道。

火海燃燒了整整半個小時,終於,開始一絲絲的消散。

秦玉凝重的望著那一片火海,而後一步步的向著火海走去。

隻見孟武雄躺在那裡,渾身幾乎被炸碎。

無數的骨頭直接化為了粉末,一塊又一塊的碎骨,裸露在外。

“你你”孟武雄艱難地抬起手,指向了秦玉。

看到孟武雄這幅慘狀,秦玉也算是鬆了口氣。

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孟武雄,冷冷的說道:“半步武侯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孟武雄張了張嘴,他幾乎拚儘了隨後的一絲力氣,冷笑道:“賀賀先生會殺了你的”

“是麼?”秦玉冷笑連連。

“就算他不來,我也會去找他。”

“不用了”孟武雄一臉慘狀。

“他就在這附近,等他出關,你必死無疑!”

秦玉臉色頓時一變!

賀騰就在這附近?

他警惕的望向了四周,神識快速的釋放了開來,妄圖找到賀騰的身影。

很可惜,秦玉並冇能找到賀騰的位置。

“你等死吧賀先生即將踏入半步武侯哈哈哈哈!”孟武雄咧開嘴說道。

“半步武侯?!”秦玉臉色又是一變!

這才短短幾天,賀騰居然即將踏入半步武侯?!

這到底是什麼手段?為何修行速度能如此之快?!

“告訴我,你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!”秦玉抓著孟武雄的胸膛,怒聲問道。

孟武雄卻冷笑道:“我不會告訴你的秦玉,我在下麵等你!”

說完,孟武雄眼睛一瞪,生命氣息迅速消失。

秦玉的臉上閃過了一分凝重。

不用懷疑,這賀騰和孟武雄絕對用了什麼秘法,或者是什麼寶物,才能修行如此之快。

隻是到底是秘法還是寶物?如果是寶物的話,那這寶物又在哪兒?

“轟!”

正在秦玉思索之際,遠處的水韻塔,忽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!

這股氣息強橫無比,比起方纔的孟武雄都要強大數分!

“真正的半步武侯?!”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

他望著那水韻塔的方向,低聲說道:“難道賀騰就藏在那裡不成?”

秦玉不敢多想,以他現在的狀態,在賀騰麵前毫無還手之力。

眼下要做得,便是避其鋒芒!

於是,秦玉不再耽誤時間,腳下一踩,迅速離去。

水韻塔內。

一道道強橫的氣息,圍繞在賀騰的周身。

他麵露瘋狂,桀桀怪笑道:“這就是半步武侯嗎這就是半步武侯嗎!這天底下,還有什麼是我賀騰不能做的!”

感受到半步武侯那股強大的力量,賀騰興奮無比!

“也是時候去殺了那秦玉了。”賀騰眼睛一眯,隨後腳下一踩,身形迅速消失。

不出片刻,他便落在孟家莊園的這片廢墟裡。

望著這一幕,賀騰不禁冷聲說道:“動用了護山法寶都拚到了這等境地秦玉,你死定了!”

秦玉越強,賀騰便越憤怒!

因為,那本該是屬於他賀騰的力量!屬於他賀騰的神龍之力!

可在關鍵時候,卻被秦玉搶走,他怎能不怒!

“如果得到神龍之力的是我這天底下還有何人能阻我!”賀騰目露凶光,身體近乎顫抖。

就在這時,賀騰發現了躺在地上的孟武雄的屍體。

賀騰眉頭微皺,他身形一閃,便落在了孟武雄的身邊。

“居然死了?”看著毫無氣息的孟武雄,賀騰心底的憤怒又增添了幾層。

“放心吧,我會替你報仇的。”良久過後,賀騰淡淡的說道。

“也剛好藉著這個機會,告訴天下,我賀騰踏入了半步武侯!”賀騰冷笑連連。

下一秒,他便直接離開了這孟家莊園。

周圍陷入了一片寂靜。

這曾經輝煌的孟家莊園,如今卻無比的冷清。

賀騰離去一個小時後,一道人影,卻從暗處走了出來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秦玉!

“那就是半步武侯的力量嗎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眼神中浮現起強烈的渴望。

隨後,秦玉抬頭望向了遠處的水韻塔,低聲說道:“那賀騰就是靠著那座塔修行的,是吧”

說到這裡,秦玉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鬱。

“現在,這座塔歸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