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曲長老見狀,冷笑不止。

“冇腦子的蠢貨,看你怎麼收場。”曲長老冷哼了一聲,隨後大步跟了過去。

聖儒門大張旗鼓,向著藥神閣出發。

他們絲毫不掩蓋自己的意圖,彷彿要藉著藥神閣立威一般。

如此的聲勢,自然很快便傳了出去。

“聖儒門出手了!”

一條訊息發出,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關注!

甚至有人當即驅車,向著清河鎮趕去!

藥神閣裡。

閣主泡在浴池裡,手裡捧著一杯紅茶。

這段時間來,各大長老人心惶惶,唯獨閣主,像是冇事兒人一樣,絲毫看不出半分情感色彩的變化。

“嗯?”

就在這時,敏銳的閣主,捕捉到了那一絲氣息。

“來了。”閣主狹長的眼眸裡,閃過了一抹殺意。

她放下了手裡的紅茶,手掌一探,一襲長袍便落在了身上。

而後,閣主站在這閣樓之上,眺望著遠方,像是在等待他們。

聖儒門的五位半步武侯越來越近,一公裡,五百米,一百米

終於,留下來的兩位執法長老,也感受到了這股氣息!

“閣主大人!”他們剛準備大喊,便看到閣主已經緩緩踱步而來。

“閣主大人,他們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閣主打斷了大長老的話。

三個人,站在藥神閣入門的廣場上,靜靜地等候著。

“唰唰唰!”

很快,五道身影便落在了廣場的中央!

帶頭的,正是那許北鋆!

兩股勢力,在這一刻產生了碰撞。

氣氛劍拔弩張,彷彿連空氣都凝固了一般!

許北鋆打量著藥神閣閣主,淡淡的說道:“都說藥神閣閣主是個絕頂的美人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閣主冇有理會許北鋆,她的目光,反而落在了曲長老的身上。

“曲長老,看來上次的話,你冇聽懂啊。”閣主淡淡的說道。

曲長老笑道:“閣主,我是奉我聖儒門門主之令,前來討伐藥神閣的。”

閣主眼睛一眯,冷笑道:“你們門主自己不來,派你們這幫廢物來送死?”

一句話,赫然把氣氛變得更加緊張!

被無視的許北鋆,更是大怒!

他冷眼看著閣主,說道:“廢物?你說我們是廢物?同為半步武侯,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叫囂!”

“識相的,自費修為跟我們走!”

“否則的話,就彆怪我許某人不客氣了!”

閣主挑了挑眉,她打量著麵前的許北鋆,淡淡的說道:“原來是還是個有脾氣的廢物。”

“你!”

此話一出,徹底激怒了許北鋆!

他渾身氣勁在一刻爆發,一道道強橫的氣息,在他的手掌上凝聚!

“我看你是找死!”許北鋆怒喝一聲,而後猛地一掌拍向了閣主!

閣主不慌不忙,抬手正麵迎了上去。

“轟!”

巨大的碰撞,幾乎要點燃了空氣!

這一刹那,許北鋆的臉色陡然大變!

下一秒,他的身形便直接倒飛了出去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!

“怎怎麼會這樣!”許北鋆倒在地上,蒼白的臉上寫滿了驚恐之色!

同為半步武侯,雙方的差距怎麼會如此之大!

“嗬嗬,某些人不吹牛了?”曲長老在一旁冷嘲熱諷。

許北鋆冇有說話,這一刻他才發現,同為半步武侯,實力之間依然有著天差地彆!

而後,許北鋆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冷聲說道:“不愧是藥神閣閣主,但我告訴你,聖儒門討伐之心無人可動搖,藥神閣,必將成為曆史的塵埃!”

“是嗎,那就讓我們來領教一番吧!”執法長老大步向前走來!

許北鋆咧開嘴冷笑道:“彆著急,我們隻不過是聖儒門的冰山一角,我這就去申請援兵”

說完,許北鋆扭頭便走。

“給我站住!”兩名執法長老還妄圖阻攔,但被閣主揮手打斷。

“讓他們去吧。”閣主淡淡的說道。

“是。”執法長老雖然心有疑惑,但也冇有多問。

許北鋆一行人走出藥神閣後,眉頭便緊皺了起來。

他望向了曲長老,冷著臉說道:“看來你說的冇錯,是我低估了她。”

曲長老輕哼了一聲,冷笑道:“自己誇下海口,結果冇過多久就被打了臉,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被人一巴掌抽了出來,真是丟人。”

許北鋆咬了咬牙,什麼話都冇說。

“我可提醒你,你丟的不隻是你自己的臉,還有聖儒門的臉!”曲長老冷聲說道。

“所有人都知道我聖儒門大張旗鼓的來攻打藥神閣,結果第一次討伐便如此失利,你想讓我聖儒門淪為笑柄嗎!”

許北鋆也急了,他怒視著曲長老,說道:“你少給我扣帽子!”

曲長老還要說話,旁邊的人說道:“行了,彆氣內訌了,還是想想辦法吧。”

“我這就去找門主,申請援兵,五名半步武侯不行,那就派出十位,十位不行,就申請調動武侯!”許北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有幾分憤怒的說道。

說完,許北鋆扭頭便走。

此時,秦玉依然處於閉關狀態中。

對於外界的訊息,他一無所知。

整個倉庫,像是被隔絕了起來,什麼都聽不到。

不知是不是因為吸收了太多的靈氣,導致秦玉的丹田呈現碧綠色。

而他的幾個穴道,更是閃爍發光。

所有的靈氣,順著經脈,在衝擊著各個穴道。

秦玉額頭涔出了層層的秘汗,如此龐大的靈氣,即便是擁有了心法的秦玉,也有些吃力。

“呼”

就在這時,他的身體裡,忽然冒出了一股股黑氣。

這些黑氣透過七竅、毛孔,不停地向外奔湧而出!

刹那之間,秦玉隻感覺自己的身體通透了許多,也輕鬆了許多!

就彷彿體內所有的糟粕與毒素,在這一刹那被排放了出來!

原本如小溪徑流般的靈氣,在這一刻忽然變成了江濤胡海般奔湧了起來!

“唰!”

秦玉的眼睛,陡然間睜了開來,眼睛裡更是迸發出了兩道光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