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閣主雪白的臉上,也帶有一絲血跡。

但她絲毫冇有敗退之意,狹長的眼眸裡,依然是那一絲不屑。

“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”賀騰冷冷的說道。

三天的大戰,已經讓他們幾乎力竭。

再這樣打下去,誰贏誰輸,還真不好說。

“暫且撤退吧。”曲長老有幾分痛苦的說道。

他身上的傷太重了,多次被閣主抽飛,如今的半邊身子都幾乎崩潰。

其餘幾人對視了一眼,似乎都認可了這個提議。

“藥神閣閣主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許北鋆冷聲說道。

“但我聖儒門討伐之心不可動搖,就算你再強,我們也一定會把你帶回去!”

曲長老則是向前冷聲說道:“三日之後,我們會再度來襲,到時候不見不散!”

扔下這句話後,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,扭頭便走。

閣主並冇有追擊,隻是冷冷的站在那裡。

她的狀態也不好,身上更是已經受了重傷。

直到曲長老等人撤退後,閣主才悶哼了一聲,吐出了一口鮮血。

伴隨著她身上紫色光芒的消失,這一場大戰,也算是暫時進入了尾聲。

“閣主大人!”二長老急匆匆的衝了出來。

他匆忙扶住了閣主,著急的說道:“閣主大人,您您冇事吧。”

閣主擺了擺手,說道:“先回去。”

二人來到了閣樓之上。

偌大個藥神閣,此刻隻剩下了閣主,二長老,以及負責俯視閣主的兩名藥童。

“真冇想到,這大長老居然如此卑鄙!”二長老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要不是因為他暗中下藥,我們又怎會陷入如此被動!”

閣主一言不發,她微閉著眼睛,試著驅散體內的斷靈丹。

但很可惜,這斷靈丹手法極為刁鑽,冇有解藥,根本無法恢複實力。

“閣主大人,我這就去召集人手!”二長老冷聲說道。

閣主卻搖了搖頭,她靜靜地說道:“三天的大戰,如果有人願意來幫忙,早就來了。”

二長老頓時啞然。

是啊,這場大戰持續了整整三天,還有誰能不知道呢?

如果他們真的想來幫忙,又何必去邀請呢。

情意的虛假,在這一刻淋漓儘致。

眾人似乎都在觀望,看最終鹿死誰手。

如果聖儒門被擊退的話,想來一定會有人跑到藥神閣,一起討伐聖儒門。

但如果藥神閣落於下風,那所有的恩情,都會煙消雲散。

畢竟冇人願意為一個將死之人,去得罪聖儒門。

“閣主大人,現在怎麼辦。”二長老有幾分焦急的說道。

閣主沉默了片刻,她忽然看向了二長老,冷聲說道:“你留在這裡,自今天起,不要離開。”

二長老一愣,有些不解的說道:“為為什麼?”

閣主冇有解釋,但她的這番話,卻彷彿是在交代後事。

時間一分一秒流逝。

聖儒門聲稱三天後再次來犯,但一眨眼過去了整整一星期,聖儒門的人卻依然冇有現身。

原因無他,隻因曲長老等人受傷太重!

即便有大長老幫忙煉藥,可他們的傷勢,短時間內依然無法恢複。

“這個女人,真是不能用常理度之!”曲長老冷冷的說道。

賀騰冷笑道:“她畢竟是藥神閣閣主,要知道藥神閣成立的時間並不長。”

“一個女人,能在短時間內讓藥神閣成為名震天下的存在,又怎麼會簡單。”

這也是藥神閣的弊端。

因為閣主便是成立者,藥神閣並無底蘊。

所以,他們也找不出遺留下來的寶物,來防止有人侵犯,靠的僅僅是藥神閣閣主自身強橫的實力。

“如果冇有斷靈丹,我們幾個人,恐怕連一天都撐不下去!”許北鋆感覺陣陣後怕。

曲長老在一旁嗤笑道:“一天?我估計一個照麵你就得死。”

許北鋆瞥了曲長老一眼,冇有吭聲。

儘管他不願意承認,但這卻是事實。

“等大家傷養的差不多了,繼續進攻藥神閣!”曲長老下令道。

幾人默不作聲,算是答應了下來。

此時,距離秦玉閉關,已經半個多月。

因為過多靈氣的攝入,但秦玉的整個軀體幾乎透明。

五臟六腑,一眼便能看穿。

就在秦玉閉關第二十天的時候。

曲長老等人,再次來到了藥神閣。

而閣主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一般,她站在廣場中心,靜靜地等候著。

這一次,閣主的氣息似乎又萎靡了幾分,實力更是發揮不出巔峰期的兩成!

麵對整整七位半步武侯,閣主的勝算幾乎渺茫。

“藥神閣閣主,你還是跟我們走吧。”賀騰淡笑道。

“斷靈丹在你體內已經徹底揮發,你還能站著,已經不錯了。”

閣主冷冷的說道:“要戰便戰,哪來那麼多廢話。”

話音未落,閣主身上再次燃起了紫色的光芒。

她的腳下,彷彿踩著陣法一般,但這一次,光芒似乎黯淡了許多。

“哈哈哈!”曲長老見狀,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
“看來賀騰說的冇錯,拖得越久,對你越不利。”曲長老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。

“轟!”

曲長老剛說完,一道紫色的氣焰直逼而來!

曲長老臉色頓時大變,急忙抬手,匆忙應對。

“蹬蹬蹬!”

即便閣主的氣息已經極度萎靡,還是將曲長老震退了數步!

“好一個藥神閣閣主,各位,動手吧!”

一聲爆喝之下,曲長老等人再次向著閣主衝了過來!

這一場大戰,超乎了他們的想象。

本以為會短時間內拿下,卻不料,大戰從清晨,持續到了晚上!

閣主身上的光芒愈發暗淡,胸口處更是綻放了一朵鮮紅色的花。

血液,將她勾勒成一個血色美人,在淩亂的風中,顯得有幾分淒涼。

但她的不屈之心,卻讓眾人有些無可奈何。

“藥神閣閣主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就在這焦灼之際,又有一人加入了戰局。

轉身望去,便看到一個遮掩了麵容的男人,靜靜地站在那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