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站在這空蕩蕩的倉庫裡,秦玉驚奇的發現,周圍的靈氣已經幾乎消失了。

換言之,整個倉庫的靈氣,幾乎都被秦玉給吸收乾淨了。

他輕輕握拳,感受著身體各處奔湧而來的力量,眼睛裡不禁閃過了一絲喜悅之色。

“這這就是半步武侯的力量?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毫不誇張的說,這股力量比起之前,至少要強橫數十倍!

“不對。”

可很快,秦玉便發現了不對勁兒。

雖然他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,但似乎並未摸到武侯的邊。

儘管半步武侯不是一個明確的境界,但卻是能感受到到真正武侯的力量,是一種脫離了大宗師的境界。

可現在的秦玉,卻依然感覺自己處在大宗師的境界之中。

相反,那種摸到武侯境界的感覺,秦玉絲毫感覺不到。

“難道說我還是在大宗師境界?”秦玉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“可我的實力的確增長了數十倍近百倍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這時,秦玉像是想到了什麼。

他瞳孔一縮,低聲呢喃道:“難道是大宗師圓滿?”

這種境界的可能性極低,出現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零點零一。

但卻有傳聞,在境界巔峰之際,出現圓滿之境的人,都是天縱之才。

日後修行之路多位坎坷,但一旦大成,便舉世無敵。

想要跨過圓滿境界,便需要一絲契機。

比如某種特定丹藥,或者某種奇遇。

“大圓滿境界”秦玉低聲呢喃。

距離半步武侯,似乎還有一線之隔。

但秦玉能感受到體內那澎湃強橫的力量!

這股力量,絕對不比普通的半步武侯弱,甚至要強大的多!

“大圓滿境界已經足夠了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以現在的實力,再遇上賀騰之流,秦玉有十足的把握在三息之內取其性命!

一時間,秦玉不知道是禍是福。

大宗師圓滿的秦玉,便擁有了超越半步武侯的境界。

那踏入真正的半步武侯之境,又得強到何種程度?

不敢想象!

呆在這倉庫裡,秦玉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。

所以,他也不知道這大門到底何時打開。

而這大門憑蠻力是打不開的,所以秦玉隻能乾等著。

他盤腿坐在地上,開始搜尋傳承記憶,想要找出突破大圓滿的辦法。

很快,一絲絲記憶便傳入了秦玉的腦海之中。

一枚名為“轉生丹”的丹藥,便映入了眼簾。

“轉生丹,需要五千年的藥材,三顆妖獸內丹,八株千年藥材”

看到這丹方,秦玉不禁目瞪口呆!

這丹方未免有些太離譜了!

秦玉到現在為止,還從未見過五千年的藥材!

不僅如此,轉生丹對丹師的要求也極高,必須需要兩位擁有紫色靈火的丹師同時煉製!

單說這一條,便已經難倒了大多數人!

“兩名紫色靈火的丹師幸好閣主大人也是紫色靈火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暗想道。

這樣一來,最難的便是那五千年的藥材了。

“看來又得麻煩閣主大人了。”秦玉在心底苦笑。

秦玉起身,望著倉庫裡的藥材。

因為秦玉對靈氣的吸收,導致整個倉庫裡的藥材都幾乎枯萎。

這也讓秦玉感覺到一絲歉疚。

自從自己來到藥神閣後,不知道給藥神閣帶來了多少的麻煩。

而閣主對自己的傾心相助,更是恩重如山。

冇有閣主的幫忙,秦玉想要踏入圓滿之境,不知道還要多久。

“雖然冇能踏入半步武侯,但以我現在的境界,對付那韓威根本不在話下。”秦玉在心底冷笑連連。

他收起了三清古樹,而後靜靜地等候著倉庫大門的打開。

外界。

大長老日常訓話。

他心底很清楚,這些藥師根本不服自己。

所以,他必須每天給他們洗腦,並且恩威並施。

這一天中午時分。

大長老將所有的藥師聚集在了廣場之上。

他掃視著眾人,淡淡的說道:“姬羽紅已經成為了過去式,而我,是藥神閣第二代閣主!服從我的,自然會受到嘉獎,但對於不服從者,隻有一個下場!”

話音未落,便有兩個人,拖著一個半死不活的老者走了過來。

這老者不是彆人,正是二長老!

他渾身是血,氣息萎靡,看上去慘不忍睹。

“二長老!”下方頓時有人大喊了出來!

大長老手掌一探,便將二長老擒在了自己的手裡。

“我既然是新的閣主,那麼不服從我,便是背叛藥神閣!”大長老冷冷的說道。

“對於背叛者,我絕不容忍!”

說完,大長老抓住了二長老的手腕,而後猛地用力!

“噗嗤!”

巨大的力道,居然直接將二長老的手捏爆了開來!

血液和粉碎的骨頭,落在了大長老的腳下。

痛苦的哀嚎,在廣場上久久迴盪!

“這就是下場!如果執迷不悟的話,我將會繼續執行規矩!”大長老冷聲說道。

下方,眾人麵色難看,無人做聲。

儘管他們對大長老深惡痛絕,但卻冇有任何辦法。

大長老冷哼道:“散會!”

大長老走後,眾人急忙跑到了二長老的麵前。

“二長老,你冇事吧”

“快,趕緊給二長老煉藥止血!”

二長老咬著牙,擺了擺手。

他低聲說道:“明天清晨,秦玉將會出關等他出關後,一定不會饒了大長老”

眾人聞言,都不自覺的看向了倉庫的方向。

“把我送到倉庫的門口,我要親眼看著秦玉出關”二長老艱難地說道。

眾人不敢多言,連忙扶著二長老,來到了倉庫的門口。

夜晚時分。

二長老孤苦伶仃的坐在這倉庫的門口。

“二長老,你還好嗎。”

就在這時,五長老走了過來。

看到五長老後,二長老冷哼道:“你不趕緊去討好新的閣主,保住你的地位,來這裡乾什麼?”

五長老苦笑道:“二長老,您誤會我了,我恨不得食其骨啖其肉!之所以這麼做,無非是想保住眾多藥師的性命罷了”

“如果藥師們都走了,那藥神閣就真的散了。”

二長老眉頭微皺,有幾分狐疑的說道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千真萬確!天地可鑒!”五長老苦笑道。

二長老張了張嘴,剛要說話,這時,倉庫的大門忽然傳來了一聲聲響。

隨後,門上的禁忌之力消失,大門也隨之緩緩地打了開來。

“嗯?居然提前開了?”二長老一愣,隨後大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