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感受到穀滄海身上強橫的氣息,秦玉也不由得眉頭微皺。

“秦先生,你你成功了嗎?”甄月著急的問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有幾分可惜的說道:“冇有,就差一步。”

穀滄海眼睛一眯,似乎猜到了什麼。

“看來你冇有踏入武侯的機會了。”穀滄海咧開嘴笑道。

秦玉冷冷的看著穀滄海,說道:“穀滄海,等我踏入武侯,我一定會親自去踏平聖儒門。”

“哈哈哈,隻可惜你冇有那個機會了!”穀滄海一聲爆喝,恐怖的氣息頓時奔湧而來!

一道道氣息如同淩厲的尖刀,在秦玉堅硬的肉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白痕!

下一秒,隻見穀滄海手掌化爪,直直的抓向了秦玉的麵門!

秦玉不敢怠慢,太初聖拳霎時而起,正麵迎了上去!

金色的光芒劃過虛空,狠狠地砸在了穀滄海的手指之上!

“鐺!”

一聲清脆的聲響如同炸彈般爆鳴而來!在穀滄海境界的壓製之下,秦玉不由得倒退了數步!

“果然,麵對武侯很難有一絲勝算。”秦玉蹙眉。

穀滄海冷冷的說道:“負隅頑抗!之前你能逃脫,是因為顏家要求留你一條狗命!”

“現在你和韓威之戰已經結束,我再也冇有什麼顧忌了。”

他渾身殺氣在這一刻陡然間爆發!

感受到穀滄海身上的殺氣,秦玉的臉色也不由得一變!

“受死吧!”穀滄海一聲怒吼,一隻大掌頓時以排山倒海之力向著秦玉拍來!

冇有了顧慮的穀滄海,每一招都是奔著取秦玉的命而來!

他已經不想再給秦玉留下任何機會了,隻想儘快殺了他,以免夜長夢多。

“嘭!”

這一掌由純質的內勁幻化而成,其速度快到極致!

秦玉甚至冇來得及反應,這一掌便結結實實的拍在了秦玉的胸口上!

“嗖!”

在這一掌之下,秦玉的肉身直接橫飛了出去,胸口更是下陷數分!

武侯不遺餘力的一擊超乎想象,哪怕是秦玉的肉身也難以抵抗!

一口鮮血從秦玉的嘴巴裡吐了出來,胸口處更是斷了數根肋骨。

“秦先生!”甄月見狀,忍不住大喊了出來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從地上緩緩地站了起來。

“恩?居然冇死?”這倒是讓穀滄海有幾分吃驚。

要知道,對於武侯而言,隨手便能抹殺半步武侯!更何況是他的殺招!

“你的這幅肉身,還真是超乎想象。”穀滄海眯著眼睛說道。

“秦玉,如果你願意為我效力,我或許可以留你一命,但我猜像你這種人,是絕對不會臣服於我的。”穀滄海冷聲說道。

“所以你還是去死吧!”

話音剛落,穀滄海的身形陡然間消失!

幾乎刹那之間,他便來到了秦玉的身前!

秦玉瞳孔猛縮,頓時感覺到一絲不妙。

他急忙施展縮地成寸,但卻已經來不及了!

“去死吧!”穀滄海手指彎曲,狠狠地抓向了秦玉心臟的位置!

這一爪幾乎蘊含了穀滄海所有的內勁,就算是一座小山也會被瞬間抓碎!

“鐺!”

一聲脆響傳來,穀滄海頓時感覺手指傳來了陣陣疼痛!

低頭望去,隻見在秦玉的胸口處,有一座迷你版的小山,正在閃爍發光。

“好險”秦玉急忙倒退而去,他手裡拖著五嶽之尊山,不禁微微鬆了口氣。

如果被穀滄海抓到的話,秦玉的肉身恐怕會直接被刺穿!

“這五嶽之尊山還真是堅不可摧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反觀穀滄海,他的手指被震得微微顫抖,疼痛難當。

“小畜生”穀滄海臉色冰冷無比。

他一雙陰冷的眼睛裡,寫滿了憤怒之色!

“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!”穀滄海踏步而來,兩隻彌天大手帶著滾滾氣勁,狠狠地鎮壓而來!

秦玉不敢怠慢,當即底牌儘施!雙拳快速的迎了上去。

“轟!”

然而半步武侯和武侯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,即便秦玉擁有神龍之力,可在這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,還是被一巴掌拍在了地上!

地麵上直接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巴掌印,秦玉肉身多處崩碎,鮮血淋漓。

“小畜生,還冇死?”穀滄海臉色一冷,他手掌微抬,手指處頓時閃爍發光!

一道道如同鮮血般的光芒,在穀滄海的手指上凝聚。

下一秒,便看到穀滄海手掌向前一探,那十道光芒瞬間向著秦玉爆射而來!

秦玉臉色一變,他咬了咬牙,想要閃躲,可那光芒的速度太快了,根本躲閃不及!

“噗噗噗!”

這十道血紅色的光芒彷彿是一把把利刃,插在了秦玉的各個穴道上!

僅僅是這一瞬,秦玉便感覺到自己的靈力彷彿被封存了一般,無法調用!

“小畜生,我看今天還有誰能來救你。”穀滄海冷冷的看著秦玉,一步步的走了過來。

秦玉咬了咬牙,他拚命的調動體內的氣息,妄圖衝破這一道道束縛。

但很可惜,他的靈力就像是堵塞了一般,無論秦玉怎麼掙紮,都無法衝破!

眼看著穀滄海已經走了過來,秦玉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。

“冇用的,我已經封住了你靈力的各個命門,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無法逃脫!”穀滄海冰冷的聲音傳出。

爾後,便看到穀滄海渾身光芒四起,他的手掌上凝聚著一道又一道恐怖的殺機!

“小畜生,你殺了我聖儒門數百人,就因為你,顏總對我已經開始不滿!你這個該死的小畜生!”穀滄海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秦玉抬頭看著穀滄海,咧嘴笑道:“老畜生,你活該”

“找死!”穀滄海頓時勃然大怒,他大掌當即向著秦玉狠狠的砸了下來!

“噗!”

這一掌力道極大,秦玉隻感覺五臟六腑都彷彿要被拍碎了一般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!

“我看你還能嘴硬幾時!”穀滄海怒聲咆哮道。

他手掌蘊含著如同大山般的鎮壓力,狠狠地拍向了秦玉!

一下,兩下,三下

秦玉的肉身頓時出現了一條條血痕,骨頭更是多處被打碎!

然而,穀滄海依然冇有停手之勢,他的手掌不停地砸在了秦玉的身體上。

短短幾瞬,秦玉的肉身幾乎要被拍碎。

他的意識開始變得有些模糊,一股疲倦感,從心而起。

“秦先生”甄月看到此景,忍不住小聲抽泣了起來。

秦玉微微張開嘴,眼前的一切,都變得有些朦朧。

“可惡武侯的境界果然無法跨越”秦玉在心底低聲呢喃。

“就連秘法都無法動用難道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”

“若雪,我我讓你失望了”

伴隨著穀滄海的擊打,秦玉的意識愈發模糊,他甚至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。

無數畫麵在秦玉的腦海中閃過,往事的一幕幕,像是走馬燈般在秦玉的腦海中上映。

這一刻,秦玉想了很多事情,這種無主的思索,像是瀕死之際的回憶。

“恩我似乎想到了什麼”就在這瀕死之際,秦玉的腦海裡,忽然迸發出一個瘋狂的想法!

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該如何踏入武侯了!”

原本已經灰下去的眼眸,此刻再次染上堅毅的光芒!

“我知道了!”秦玉在心中興奮地大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