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老人雖然年紀頗大,但氣場卻極足。

即便無法看出他的實力,但依然充斥著十足的壓迫感。

“秦玉?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夏航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。

正常來說,這個時候的秦玉不是應該被閆歸一追殺麼?

就算冇被殺,也不應該如此的從容!

秦玉冷笑道:“怎麼,我出現在這裡你很吃驚?你是不是在疑惑為什麼閆歸一冇能殺了我?”

夏航眉頭皺的更緊了!

難不成,連閆歸一都敗在了秦玉的手裡不成?!

“你就是秦玉?”

這時,夏航身邊的那個老頭開口了。

他一雙充滿銳氣的眼睛,冷冷的看向了秦玉。

“我是,你又是哪個老畜生?”秦玉毫不客氣的問道。

雖然秦玉並不知道這老頭是誰,但他既然和夏航從同一輛車上下來,那就一定不是啥好鳥,八成是京都武道協會的人。

“你叫我什麼?!你可知道我是誰!”那老頭臉上閃過了一絲慍怒。

“怎麼,年紀大了耳朵聾了?”秦玉冷笑道。

“我叫你老畜生,老不死的,怎麼了?”

老頭臉上浮現起一絲冰冷,他眯著眼睛說道:“真是無知者無畏啊。”

“秦玉!這是我們京都武道協會的會長!”夏航大怒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哦,你就是那幫畜生的頭兒唄?我剛好有句話想對你說。”

說完,秦玉一步一步的向著這老頭走來。

爾後,秦玉冷冷的看著他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老畜生,顏若雪是你讓人抓的是吧?你給我聽好了,我今天就草泥馬了!”

“你最好祈禱能早點殺了我,否則的話,我一定會抽你的筋,扒你的皮!”

幾句話,說的這老頭臉色冰冷至極!

他身上迸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,這股氣息,帶著一股強烈的壓迫感!

秦玉卻絲毫不慌,他冷笑道:“怎麼,老畜生,你想動手?看看這是哪兒,你有本事就儘管動手試試看。”

很顯然,秦玉賭對了。

在這會場門口,即便這老頭在生氣,也隻能忍著!

“不敢動手?那我可來了。”秦玉冷笑了一聲。

說完,秦玉一巴掌便抽在了這老頭的臉上!

這一巴掌始料未及,就連閣主都愣住了。

誰都冇想到,秦玉居然敢直接抽會長的嘴巴子!

那會長更是氣的渾身顫抖!他怒聲說道:“小子,你真是該死!”

秦玉冷笑道:“你也一樣,這一巴掌隻是利息罷了,若雪受的苦,我會讓你十倍百倍的奉還!”

老頭咬了咬牙,他冷哼了一聲,爾後拂袖而去。

等他們走進會場後,閣主總算是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秦玉,你真是好大的膽子。”閣主忍俊不禁。

“此人名叫璩蠍,他可是京都武道協會名譽上的會長,地位非凡,就算是各大世家,也得給他幾分薄麵。”

秦玉冷哼道:“他愛誰誰,我纔不在乎。”

閣主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此人實力深不可測,你最好小心點。”

“虱子多了不怕咬。”秦玉擺了擺手。

“更何況,在我心裡他早就被判死刑了。”

閣主見狀,也不再多言。

“走吧,我們進去。”閣主說道。

秦玉恩了一聲,他跟隨在閣主的身後,走進了會場。

會場不算大,但卻充滿了官方的味道。

閣主進門後,便和眾人打起了招呼。

秦玉並不認識這些人,所以,他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。

幾分鐘後,閣主走到秦玉旁邊坐了下來。

“這些人,個個都不簡單,儘量不要招惹任何人。”閣主提醒道。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我有分寸。”

會場內陸陸續續有人走進來,就在這時,秦玉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戰區的神,葉青!

他身材挺拔,氣勢十足,進門的一瞬間,便有無數人起身和他打起了招呼。

葉青微微點了點頭,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表情。

秦玉也揮了揮手,喊道:“葉先生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葉青聞訊轉身,看向了秦玉。

他的臉上顯然是閃過了一抹詫異,隨後快步的走到了秦玉的麵前。

“秦玉,你怎麼來了?”葉青疑惑道。

“我帶他來的。”閣主淡笑道。

葉青這才恍然大悟,他看向了閣主,笑道:“姬羽紅,秦玉能進步這麼快,跟你應該有脫不開的關係吧?”

閣主卻淡笑道:“這孩子很拚,他能走到今天,全是靠他自己。”

葉青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,爾後,他拍了拍秦玉的肩膀,說道:“我看好你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,說道:“借您吉言。”

葉青走後,秦玉看向了閣主,說道:“閣主大人,您和葉青認識?”

“恩,打過幾次交道。”閣主說道。

這時,秦玉的腦袋裡卻閃過了一個疑惑。

他笑著說道:“閣主大人,那您說這葉青和薑和,他倆到底誰厲害?”

閣主搖了搖頭,說道:“他們兩個似乎從來都冇交過手,我隻能說兩個人天生不是一類人,也選擇了不同的路。”

“葉青是天賦型,薑和更努力。”

秦玉摸著下巴,低聲說道:“看得出來,薑和是個純粹的武者。”

“秦玉,你汲取了他們二人的優點。”閣主笑道。

“閣主大人,您過譽了。”秦玉搖了搖頭。

雖說秦玉現在已經踏入了武侯,但和葉青、薑和,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。

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中山裝的男人,從後台走了出來。

這男人看上去五十歲左右,帶著眼睛,文質彬彬。

雖然他麵色和煦,但那股強大的氣場,卻讓人不敢直視!

哪怕他身上並無武者的氣息波動,卻依然讓人感覺壓力山大。

此人一出現,在場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站了起來。

“見過周先生。”眾人紛紛說道。

這周先生笑著擺了擺手,說道:“大家都請坐吧,不必搞這些客套。”

眾人聞言,紛紛坐了下來。

閣主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這位周先生,或許是你目前為止見過地位最高的人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