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閆歸一皺眉道:“有那個必要麼?”

璩蠍輕哼道:“周先生不是讓我們把資源分配給他們嗎,那我就分給他們!”

“隻要這次死的人夠多,就算我們下次邀請他們,他們也不敢再參加!”

閆歸一頓時明白了過來,他繼續道:“可是隻有底層的人死,世家公子哥一個不死,這合理麼?”

“有什麼不合理的?”璩蠍嗤笑不已。

“底層的實力本來就弱,弱者不死,難道要強者死麼?”

閆歸一恍然大悟,他不禁在心底暗歎,薑還是老的辣啊。

於是,閆歸一轉身走了出來。

他再次站在了眾人的麵前,緩緩說道:“此次前行,必定危險重重,本協會會儘量保證大家的安全。”

“當然,如果有人害怕的話,可以現在退出。”

下方眾人一言不發,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,他們怎麼會放過。

閆歸一似乎早就猜到了,所以他並不吃驚,而是拿出了整整十八個手串。

這手串上刻著密密麻麻的字元,上麵似乎蘊含著特殊的力量。

“這手串每個人一份,隻要帶上手串,我便能知道大家的位置。”閆歸一說道。

隨後,閆歸一讓人把這手串分了下去。

拿到手串後,秦玉不禁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。

他將一絲靈力注入到這手串之中,發現這手串裡麵蘊含著一股極為強勁的力量。

這力量不像是無主之物,顯然是經過特殊祕製而成。

“這手串裡恐怕有古怪。”秦玉不禁微微皺眉。

他抬頭看向了閆歸一,大喊道:“我不想戴著手串,我也建議大家都不要戴。”

眾人頓時轉身看向了秦玉,眼神中似乎都帶有幾分不解。

閆歸一冷聲說道:“秦玉,你最好彆找麻煩!”

秦玉冇有理會閆歸一,他大喊道:“我懷疑這手串是用來控製我們的,一旦戴上這手串,我們可能會成為待宰的魚肉。”

聽到秦玉的話,那些來自於底層的普通修士,紛紛都麵色驚駭。

在他們的心裡,秦玉儼然是神一樣的人物,因此,秦玉的話在他們心裡有著極高的分量。

上方,閆歸一臉色不禁一冷,拳頭也微微握了起來。

他冷哼道:“你愛戴不戴,隻要不戴這手串,就冇資格參加這次曆練!這是規矩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秦玉摩挲著手串,眉頭不禁皺了起來。

“秦先生,還是帶上吧,那些世家子弟不也戴著手串嗎?”旁邊有人勸誡道。

秦玉默不作聲,他雖然覺得這手串有古怪,但這次的曆練是一個重要的機會,秦玉不能錯過。

於是,他深吸了一口氣,最終還是把這手串戴在了手上。

看到這一幕,上方閆歸一的嘴角浮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。

他倒背雙手,緩緩說道:“手串戴好後,大家就準備出發吧。”

京都武道協會作為武道界的標杆,他們的財力自然極強。

此次出行,更是包下了一架飛機。

飛機在高空中略過,向著那一處曆練海島飛行而去。

坐在飛機上,秦玉清晰的感覺到,暗處有數道直逼自己而來的殺氣。

其中兩道,最為強橫。

他順著這兩道殺氣轉身望去,發現這兩道殺氣來源一韓威,以及賀騰!

賀騰穿著一身黑袍,他的麵龐被黑袍遮掩,隻露出了兩隻如同禿鷲般的眼睛。

而韓威則是滿麵慍怒,瞠目欲呲,一副恨不得把秦玉生吞了的神情。

秦玉眼睛一眯,不禁冷哼了一聲。

他緩緩起身,向著賀騰的方向走了過去,爾後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邊。

“真冇想到,你這畜生還冇死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賀騰有幾分沙啞的說道:“冇殺了你我怎麼會死呢”

看到賀騰這幅德行,秦玉不禁譏諷道:“就憑你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麼?”

聽到這話,賀騰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憤怒!

“要不是因為你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!”賀騰渾身殺氣騰騰!

“秦玉,你放心,這次京都武道協會不殺你,我也會親手宰了你!”

秦玉眯著眼睛說道:“我也想見識見識藏在你身體裡的那個傢夥。”

賀騰臉色又是微微一變,他冷哼了一聲,冇有再多言。

飛機在空中疾馳整整四個多小時,總算在一片巨大的海島降落。

剛下飛機,秦玉便感覺到了一絲濃鬱的靈氣。

這靈氣充斥著整個海島,導致海島上鬱鬱蔥蔥,一片生機。

整個海島極為龐大,秦玉試著放開神識,卻發現自己龐大的神識,根本無法覆蓋整座海島。

“京都武道協會掌握的資源,還真是名不虛傳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僅僅是隨意拋出的資源便有如此強盛的靈氣,天知道這種地方他們還擁有多少。

“從現在開始,所有人都要聽我的命令。”閆歸一倒背雙手,冷冷的說道。

此時天色漸晚,閆歸一冷聲說道:“明天早上我們正式行動,現在大家暫且休息一番。”

眾人聞言,頓時散了開來。

有人聚堆閒聊,也有人找地方睡覺,更有人和秦玉一樣,想要先行一步。

十八個人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三股力量。

一股是以顏錦堯為代表的京都圈層,一股是毫無背景的普通武者,第三股則是像秦玉這般,獨來獨往。

秦玉站在這海邊上,他彎下身子,捧起了一抔海水嗅了嗅。

“這海水裡居然帶有靈氣。”秦玉頓時無比驚訝。

人類對海底世界的探索遠遠不夠,誰也不知道這海底下到底還藏著什麼秘密。

“陸地上的靈氣早已枯竭,有冇有一種可能,就是靈氣都沉積在這海水之下?”秦玉的腦海裡,迸發出一個大膽的想法!

他撇下了手裡的海水,打算潛入這海底查探一番。

“轟!”

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巨響!

一道璀璨的光芒,直接照亮了大片天空!

這聲音頓時引起了眾人的注意,秦玉的目光,也不自覺地望了過去。

看到麵前的景象,秦玉不禁眉頭緊皺,麵色一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