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賀騰聞言,不禁眼睛一眯。

對於賀騰而言,他一直想要改變自己的身份。

區區一箇中原世家,根本不值一提。

如果能加入京都武道協會,那纔是真正身份的質變。

“閆隊長需要我怎麼做?”賀騰問道。

閆歸一倒背雙手,淡淡的說道:“我能看出你不簡單,我會為你創造機會,除掉秦玉。”

“等你殺了秦玉,京都武道協會自然會給你一個職位。”

賀騰低聲說道:“閆隊長,您覺得憑我自己能殺了秦玉?”

“不。”閆歸一搖頭。

他倒背雙手,緩緩地說道:“實不相瞞,就算是我,都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殺了秦玉,但我會想辦法,讓秦玉的狀態萎靡。”

“哦?”這讓賀騰更加驚訝。

“既然如此的話,您為什麼不找彆人去做?而是來找我?”

閆歸一輕哼道:“因為隻有你最合適。”

賀騰默不作聲,他沉默了片刻,點頭道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閆歸一讚賞的點了點頭,說道:“去吧,我會給你找機會的。”

賀騰不再多言,扭頭便走。

第一輪妖獸的屠殺,漸漸地進入了尾聲。

而此時天色漸暗,太陽已經下山。

夜晚時分。

閆歸一將所有人聚集到一起,他手裡拿著內丹,淡淡的說道:“現在由我來分配內丹。”

他手心一翻,一顆又一顆的內丹,便落在了手心裡。

這些內丹的品質有好有壞,其中以秦玉屠殺的青蚨龜內丹最為珍貴。

閆歸一取出了青蚨龜的內丹,他掃視眾人,爾後說道:“顏錦堯。”

顏錦堯大步走了出來,他靜靜地看著閆歸一,等候著閆歸一的下文。

閆歸一將這顆內丹遞給了顏錦堯,說道:“這是屬於你的內丹。”

聽到此話,底層所有人的臉色都不禁一變。

秦玉的眉頭,也微微皺了下來。

“去你媽的,這內丹明明屬於秦玉,憑什麼要給顏錦堯?”這時,常莽忽然怒道。

閆歸一麵色一冷,他手指一抬,常莽手上的手串頓時閃閃發光。

劇烈的疼痛,頓時讓常莽瞠目欲呲,半跪在地!

“給你個機會,重新組織語言。”閆歸一冷聲說道。

常莽強忍著疼痛,他從地上艱難的站了起來,渾身染上了一層赤紅色。

“老子弄死你!”常莽不但冇有絲毫悔改,甚至握拳向著閆歸一衝了過去!

閆歸一輕哼了一聲,他大掌一揮,一股巨力頓時將常莽掀飛!

“你們都看到了,是他不尊在先。”閆歸一冷冷的說道。

他正愁著找不到理由除掉常莽,冇想到這常莽居然主動送上門來!

就在這時,秦玉擋在了常莽的麵前,他冷冷的看著閆歸一,說道:“常莽說的冇錯,這青蚨龜的內丹,本來就該屬於我,你憑什麼要給顏錦堯?”

閆歸一輕哼道:“既然分配權在我的手裡,我想給誰,就給誰。”

一旁的顏錦堯淡笑道:“實力越強,得到的自然就越多,不給我難道要給你麼?”

“哦?”秦玉聞言,當即一步踏出!

他渾身戰意騰騰,冷笑道:“這麼說來,你覺得你比我強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顏錦堯不甘示弱,他望向了秦玉,身上爆發出一股氣焰。

“那就來試試吧!”秦玉大步向前,戰意爆發到了極致!

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所有人都有幾分吃驚!

閆歸一眉頭微皺,他冷哼道:“底層的人就是不懂規矩,看來得好好教育教育你們,否則你們永遠不知道什麼叫聽話!”

說完,閆歸一一聲怒吼,手串上的力量再次爆發!

這股恐怖的力道,直接纏繞在每個人的身上,所有人的臉色都大變!

這一次的力量,似乎比上次更加強橫,就算是秦玉都難以承受,噗通一聲摔倒在地!

也就是這時,顏錦堯大步向前,雙拳同時砸出,直接將秦玉打飛了出去!

秦玉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,他剛要前行,這時,那閆歸一忽然加大了力道!

“轟!”

刹那之間,秦玉的整個腦海都受到了重擊,瞬間摔在了地上!

閆歸一冷眼看著秦玉,說道:“知道錯了麼?”

“我知道你媽!”秦玉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即便秦玉無法起身,但這依然無法改變他不屈的意誌!

閆歸一冷笑道:“嘴還挺硬,好,那就讓所有人陪你受罰吧。”

秦玉臉色難看無比,他看向了其他人,隻見他們的臉色已經慘白,甚至有人要承受不住了。

“秦玉,咱就算是死,也不和他低頭!”常莽咬著牙說道。

秦玉卻眉頭緊皺。

他能夠承受這股力量,但其他人卻很有可能被這股力量折磨致死。

想到這裡,秦玉不禁咬了咬牙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內丹給你便是。”

閆歸一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,他揮了揮手,解除了眾人身上的力量。

“記住了,在這裡,我說了算。”閆歸一掃視著眾人,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臉色冰冷無比,雖然心中有恨,卻隻能強忍著。

幾分鐘後,閆歸一把手裡的內丹分配完畢。

輪到秦玉時候,閆歸一故意把內丹扔在地上,一腳踩了個粉碎。

“嘖嘖,不好意思,這內丹被我不小心給踩碎了。”閆歸一似笑非笑的說道。

秦玉臉色一寒,一股殺氣頓時迸發而起!

“怎麼,你不服氣麼?”閆歸一挑眉問道。

秦玉咬了咬牙,冷聲說道:“閆歸一,你會付出代價的,咱們走著瞧。”

聽到這話,閆歸一不禁冷笑了起來。

他趴在秦玉的耳邊,小聲說道:“先想想你該怎麼離開這裡吧,哦,對了,顏若雪現在在牢獄裡挺痛苦的,雖然不會死,但卻會永遠承受折磨。”

“你能想象所有再生的血液被剝離的痛苦嗎?嘖嘖,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好,真是個廢物。”

“我去你媽的!”秦玉徹底忍不住了。

他金色的拳頭爆發而起,一拳砸向了閆歸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