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冇工夫多想,當即開始拔內丹。

一顆,兩顆,三顆

無數顆內丹,被秦玉收入了空間神器當中。

但這裡的內丹實在太多了,就算秦玉施展術法,拔的速度也極慢。

整整花費了接近一個小時,秦玉從這海島下麵拔下來了至少數千顆內丹!

令人尷尬的是,空間神器很快便空間不足了。

整個神器裡,已經被內丹塞得滿滿的。

“媽的,真是可惜了。”看著麵前這數不勝數的內丹,秦玉心底乾著急。

如果能把這些內丹全部帶走,那就不需要再去擔心靈氣的問題了。

秦玉絞儘腦汁,但卻想不出任何辦法。

“可惜,可惜。”秦玉不停地呢喃著這句話。

秦玉咬了咬牙,既然空間神器裡裝不下,那就吞了它,能吞多少算多少。

於是,秦玉繼續開始往下拔內丹,每拔下一顆,秦玉便塞進肚子裡。

與此同時,秦玉默默地運轉真心法,以免靈氣太多對身體造成了太大的壓力。

吞下了大約二十多顆內丹後,秦玉終於有些承受不住了。

他咬了咬牙,硬著頭皮繼續往肚子裡塞去。

就在他拔下第八千零三十七顆內丹的時候,在它的麵前,忽然呈現出一扇大門!

這扇大門極為龐大,恢弘無比。

碩大的牌匾帶著一絲威嚴之氣,在海地之下顯得極為另類。

隻見牌匾上寫著幾個大字:屠仙教。

如此霸道的名字,不禁讓人大驚失色!

“這名字未免起的太過於霸道了。”秦玉皺眉道。

他凝望著這扇大門,低聲說道:“莫非這正座海島實際上是一個下沉的教派?”

倘若真是如此的話,這教派恐怕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!

看著麵前這極具威嚴的大門,一道道古樸的氣息撲麵而來。

秦玉並不知道這屠仙教到底是什麼來曆,但能有如此龐大的教派,想來必定不凡。

秦玉施展聖體術,護住了肉身,警惕的向著這大門走去。

大門緩緩地被打了開來,一副令人震驚的景象便映入了眼簾。

和想象中雕梁畫棟的景象不同,取而代之的,是遍地的狼藉。

一眼望去,遍地枯骨屍骸!不見生機!

這裡彷彿是一片戰場,數不清的枯骨讓人驚悚不已!

“難不成這教派被屠門了?”秦玉想到了一個可能。

整個教派內全是已經乾枯的屍體,很顯然是遭受了一次災難。

秦玉警惕的向著這教派內走去,就在這時,秦玉忽然感覺腳下踩到了一個硬物。

低頭望去,隻見在他的腳下有一個頭蓋骨。

秦玉彎下身子,拿起了這塊頭蓋骨。

這骨頭看上去至少陳放了數千年有餘,但令人吃驚的是,這頭蓋骨絲毫冇有風化的跡象。

秦玉手上緩緩用力,想要捏碎這頭蓋骨。

可讓秦玉吃驚的是,哪怕他使出吃奶得勁兒,也無法將這頭蓋骨捏碎!

“好硬的骨頭!”秦玉不禁大驚失色!

以秦玉現在的實力,就算是一位武侯的腦袋也能瞬間捏爆!卻無法捏碎這頭蓋骨!

要知道,這頭蓋骨已經陳放了至少數千年!正常的骨頭恐怕一碰即碎!

“真不知道這頭蓋骨的主人生前到底是何等的層次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道。

秦玉繼續向前走去,他又撿起了多塊骨頭。

讓他吃驚的是,每一塊骨頭都無比堅固,無法碾碎!

“這屠仙教真可怕!”秦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隨便撿起來一塊骨頭便有如此堅硬的程度,這足以說明屠仙教派內的成員,每一個都超乎想象!

“如此強大的宗門,到底是經曆了什麼,纔會被屠教出手的人,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”秦玉不禁感覺後背發涼!

和他們比起來,秦玉的實力似乎顯得不值一提!

“當下所謂無敵的武侯,在幾千年前恐怕不值一提。”秦玉低聲說道。

他扔下了骨頭,繼續向前走去。

很快,秦玉便來到了大殿之中。

大殿裡同樣是遍地枯骨,地上還有被打碎的法器以及被折斷的刀劍。

在這大殿中的骨頭似乎更加堅硬,哪怕秦玉施展太初聖拳,也無法打碎。

“看來這大殿裡的人,實力更強。”秦玉在心裡暗想。

他們生前,到底是何等層次?武聖?還是超越武聖?

武聖在當下時代已經成為了傳說,但放眼整個修仙道路卻壓根不值一提。

武聖也隻是修仙界的元嬰之境,而在元嬰之上,還有化神、返虛、合道、渡劫!

按照秦玉的推測,這些枯骨生前至少達到了化神之境!

“化神境界那可是真正的大能啊。”秦玉不禁微微感歎。

化神之境也被稱作大能,即便是放眼修道界,那也是頂尖的存在。

據說,踏入大能之境,壽命高達數千年,他們隨手一擊,便能夠摧毀一個小國,絲毫不弱於當下頂尖的熱武器!

擁有這麼多大能之境的宗門,居然會被屠門,天知道幾千年前到底有多少能人異士。

繼續向前走去,在這大殿的儘頭,有一把椅子。

而椅子上坐著一個背對著大門的枯骨!

秦玉躡手躡腳,走到了這枯骨之前。

隻見枯骨披頭散髮,身上的血肉還未完全退去,甚至能看到他麵龐的表情。

他的表情看上去極為驚悚,像是在懼怕什麼!

“想來這人應該就是屠仙教的教主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作為教主,他又得是何等的層次?

秦玉伸出手,放在了這枯骨之上。

刹那之間,秦玉的大腦如遭雷擊!一幅幅畫麵頓時呈現在了秦玉的大腦之中!

“啊!”

秦玉不禁臉色大變,他想要倒退,卻已經來不及了!

整個神識似乎和這枯骨榮融合,一幅幅畫麵,在秦玉的腦海中上映!

隻見畫麵中,有數百位修士在廝殺,他們的術法堪稱通天,隨意一擊便能震碎虛空!

“這這是何等的層次啊!”看到他們的術法,秦玉不禁大驚失色!

秦玉順著畫麵望去,隻見在那屠仙教的大門處,站著一道人影。

她抬手一揮,便有數十人直接被打碎肉身!

“難道說此人便是屠殺屠仙教的凶手?!”秦玉不禁驚聲說道。

這麼說來,強大的屠仙教,居然是被一個人給滅了門?!

秦玉順著目光看向了門口處的那道身影。

這時,秦玉忽然發現,這身影似乎有些麵熟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