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術法儘施,卻依然無法奈何這扇大門。

這扇大門古樸無息,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,堅硬無比,就算是黑金石也無法相提並論。

“或許這裡有什麼機關,能夠打開這扇大門?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他當即釋放開神識,展開了地毯式的搜尋,想要找出這扇大門的機關。

但很可惜,秦玉花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,也冇有找到所謂的機關。

這不禁讓秦玉犯了愁。

難不成要一輩子被困在這裡?

“算了。”思索良久後,秦玉最終決定還是先閉關修行,把這些內丹吞了。

實力如果足夠強的話,或許能夠打破這扇大門。

儘管誰也不知道到底要到何種境界纔有這個可能,但眼下秦玉已經冇有彆的辦法了。

這屠仙教的麵積極大,幾乎占據了整個海島的內部空間。

實際上,不隻是秦玉,就算是閆歸一他們也冇有對屠仙教進行搜尋過。

因此,誰也不知道這屠仙教內,到底還冇有什麼寶物。

“屍體會腐爛,肉身會崩壞,但法器、兵器一定會留下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正常來說,修到大能之境的人,他們就算是死了,肉身也能留存很多年。

可屠仙教古怪的地方就在與冇有一具屍體,除了那教主有殘留的血肉之外,其餘的幾乎都成了枯骨。

秦玉不再多想,他取出了內丹,開始吞噬,修行。

眨眼間,時間過去了十天。

這十天裡,對於秦玉的言論一直不曾休止過。

秦玉的朋友等人,全部來到了碧月山莊,等候著秦玉的到來。

可是,過去了這麼久,秦玉依然杳無音信,這讓他們也開始失去了信心。

“秦先生難道真的死了嗎”姚青雙膝跪地,滿麵淚痕。

這些人當中,最難過的,莫過於姚青了。

他和秦玉結識最久,一起經曆了太多。

如今在希望消退後,那股痛苦還是湧上心頭。

甄月站在床邊,凝望著外麵,低聲呢喃道:“秦先生真的不會回來了嗎”

京都武道協會。

璩蠍一直冇有把這個訊息稟報上去。

儘管在他看來,秦玉不可能從屠仙教中逃出來,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如今過去了十天,璩蠍也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“看來此子是真的死了。”璩蠍冷笑道。

隨後,他轉身向著深處的會議室走去。

另外一邊,顏家、韓家更是彈冠相慶。

“哈哈,那秦玉可總算是了!”韓蒙端著杯子,笑眯眯的說道。

顏四海晃了晃手裡的紅酒,淡淡的說道:“我早就說過,他不值一提,一介武夫罷了,你們也太瞧得起他了。”

“顏總說的冇錯!”韓蒙急忙舉杯說道。

說到這裡,韓蒙給韓威使了一個眼色。

韓威見狀,連忙端著酒杯說道:“顏叔叔,您看我和顏小姐婚禮一事”

顏四海瞥了韓威一眼,輕哼道:“韓威,不是我看不上你,你當著天下人的麵,輸給了秦玉,還有臉來我顏家提親麼?”

聽到此話,韓威臉色頓時一變。

他急忙說道:“顏叔叔,您再給我一個機會,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“上次隻是一個意外,你要相信我,我的能力絕不在秦玉之下!”

旁邊的韓蒙也笑眯眯的說道:“顏總,這秦玉不是已經死了嘛,再說了,武道並不代表一切不是?”

顏四海擺了擺手,說道:“這件事情日後再說吧。”

韓威臉色有些難看,他咬了咬牙,但卻一句話都不敢多言。

在郊區的某一處民房。

這民房麵積算不上大,但卻住了整整七個人。

他們圍著一個身材精壯的壯漢,臉上都帶有幾分擔憂之色。

“常莽不會就這麼死了吧。”有人蹙眉道。

“如果真是如此的話,那秦先生豈不是白死了?”

“已經整整十天了,常莽依然冇有醒來的跡象這”

眾人眉頭緊皺。

秦玉是因為救常莽而死,如果常莽就這麼死了,那任誰都接受不了。

就在這時,常莽總算是微微睜開了眼睛。

他揉了揉額頭,緩緩起身說道:“這是哪兒?”

“你你總算醒了!”看到醒來的常莽,眾人頓時圍了上來。

常莽有幾分懵逼的說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眾人張了張嘴,爾後歎了口氣,把事情的經過,和常莽說了一遍。

常莽聽完後,猛然間從窗上坐了起來。

“你你說秦玉因為救我,而被關在了屠仙教?”常莽瞠目欲呲,眼睛瞪得像個銅鈴。

幾人點了點頭,說道:“恩。”

這讓常莽心裡痛苦無比,碩大的身體更是微微顫抖。

“秦玉”常莽咬了咬牙,他怒視著北方,大喝道:“秦玉,我一定會替你報仇,我一定會殺了那閆歸一!”

他怒吼的聲音,久久迴盪。

幾人一合計,最終決定投奔碧月山莊!

碧月山莊是秦玉的心血,他們決定守護好碧月山莊。

另外一邊。

賀騰正向著碧月山莊趕來。

如今的他,身上的陰柔氣息更加嚴重,幾乎雌雄難分,就連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。

“隻要吞噬足夠多的人我便能夠複生!不,準確的說,是與你共生!”那道沙啞的聲音,在賀騰的腦海中響起。

賀騰舔了舔嘴唇,陰惻惻的說道:“這就是你答應閆歸一的原因,是麼?”

“不錯和京都武道協會合作,更方便我們殺人!”那道沙啞的聲音傳出。

1賀騰冷笑道:“閆歸一想要利用我殊不知我也在利用他!”

他打算前往碧月山莊,大開殺戒!

這不僅能完成閆歸一交代的任務,同時,也能提升自己的修為!

賀騰的野心極大,他早就受夠了世家子弟那副嘴臉!

但和秦玉不同的是,秦玉所做的一切,不是為了自己能夠取代他們,他要的是人人都擁有同樣的權力。

而賀騰是想成為世家之一,淩駕於所有人之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