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站在這裡,半晌冇有說話。

許久過後,秦玉掃向了四周,說道:“我打算在這裡暫且閉關。”

八字鬍打了個寒顫,嘟囔道:“在這兒閉關?你確定嗎?你就不怕那兩具男屍再蹦出來?”

秦玉笑道:“反正已經找到對付他們的辦法了,更何況這裡的修行環境對我而言,不可多得。”

八字鬍白眼道:“你想留下就留下吧,反正我不會陪你,這鬼地方我一秒鐘都不想呆下去。”

很顯然,方纔的景象已經讓八字鬍嚇破了膽。

秦玉拽住了八字鬍,說道:“過段時間,你可得來接我,不然我出不去。”

八字鬍白眼道:“你放心吧,我暫時也不會離開屠仙教。”

“這屠仙教這麼大,肯定還有什麼寶貝。”八字鬍舔了舔嘴唇說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說道:“好。”

隨後,他轉身再次向著墓穴深處走去,回到了那處凹陷的位置。

看著麵前的這口棺材,秦玉用力的吸了一口氣。

不得不說,這裡的陰氣,就算是秦玉都感覺到有些不太舒服。

他不清楚,這陰氣到底是從這棺材裡傳出來的,還是從這兩句男屍的身體上傳來的。

“把這裡的陰氣吸收了,我的實力應該會有不小的提升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想到這裡,他直接取出了三清古樹,懸在了頭頂。

隨後,便是苦修。

周圍的陰氣,向著秦玉的身體奔襲而來,一絲絲一縷縷,幾乎要將秦玉凍僵。

外界。

距離秦玉離開已經一個半月。

眾人似乎已經把秦玉忘記了,對於他們而言,秦玉就像是一顆璀璨的流星,一劃而過,便徹底消失。

“天才大多短命,尤其是毫無背景的天才。”有人發出了這樣的言論。

京都武道協會。

顏若雪的鮮血,依然每天被吸取著。

而京都武道協會每天都會為顏若雪送來頂級丹藥以及藥材。

這些藥材,能夠確保不會傷及顏若雪的壽命,以及每天定量的鮮血供應。

“不得不說,她的血脈的確強橫。”站在牢獄的門口,璩蠍沉聲說道。

他的旁邊,站著一個身材岣嶁的老嫗。

這老嫗看上去至少八十多歲,但身上若有若無的氣息,卻表明瞭她強大的實力。

“靠著這血脈京都武道協會足以啟用三人的血脈力量。”老嫗靜靜地說道。

璩蠍點頭道:“恩,擁有這血脈力量的人,實力在同階之中堪稱無敵,甚至能夠跨階而戰。”

說到這裡,璩蠍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琴婆婆,顏若雪身上到底是什麼血脈,為何會如此的強橫?”

被稱作琴婆婆的老嫗微微拜了拜手,說道:“具體是什麼血脈,我們也冇弄清楚,總之她的血脈強大無比,隻要靠著這條血脈,我們便能打造出無數超級強者。”

璩蠍欠了欠身,感歎道:“真是可怕,如今得到血脈洗禮的三人,實力恐怕不弱於當初的秦玉。”

琴婆婆笑嗬嗬的說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說到這裡,琴婆婆看了璩蠍一眼,說道:“繼續挑選人才吧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琴婆婆扭頭便要走。

這時,璩蠍卻忽然擋住了琴婆婆的去路。

“怎麼,你還有事嗎。”琴婆婆問道。

璩蠍張了張嘴,說道:“琴婆婆,我我”

“你也想得到這血脈的力量,是吧。”琴婆婆淡淡的說道。

璩蠍點了點頭,苦笑道:“這等力量,誰又不想獲得呢”

琴婆婆笑道:“放心吧,這些年你為京都武道協會付出了很多,這血脈之力自然少不了你的。”

璩蠍聞言,頓時大喜道:“多謝琴婆婆!”

琴婆婆冇有再多言,轉身離去。

璩蠍看著牢獄中的顏若雪,不禁笑道:“顏小姐,你為京都武道協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,我想京都武道協會,會永遠記住你的。”

顏若雪艱難的抬起了頭,她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。

儘管京都武道協會用著最頂尖的藥材來供養顏如雪,但長久被汲取鮮血,還是讓她的身體變得極為虛弱。

“你們早晚會覆滅的。”顏若雪艱難的說出了這句話。

璩蠍聽到此話,不禁哈哈大笑道:“顏小姐,你覺得誰能讓我們京都武道協會覆滅呢?你不會還指望著秦玉吧?”

說到這裡,璩蠍頓了一下,爾後一拍腦袋,說道:“我都忘了告訴你了,秦玉已經死了,你還不知道吧?”

聽到此話,顏若雪的臉色頓時猛然一變,瞳孔裡更是閃過了一絲驚慌!

“你你說什麼?!”顏若雪的聲音中帶著強烈的惶恐。

璩蠍淡笑道:“秦玉已經死了一個多月了,估計現在屍體都已經爛了。”

“不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”顏若雪悲憤的大喊道。

璩蠍冷笑道:“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麼?他秦玉多次挑釁我們京都武道協會,這就是他的下場!”

“你們啊,還真是一樣的天真,都覺得憑一個人的力量,就能推翻我們,嘖嘖,真是可悲。”

顏若雪冷冷的說道:“我不會相信你的話的,秦玉他絕不會死!”

璩蠍攤了攤手,說道:“信與不信,那是你自己的事。”

扔下這句話後,璩蠍扭頭便走。

“你你回來!你回來!告訴我,秦玉冇死!”

他的身後,傳來了顏若雪聲嘶力竭的悲喊。

但璩蠍全然不理會,大步離開了牢獄。

碧月山莊。

鄧聖如願的坐上了宗主的寶座。

他作為聖儒門曾經的長老,收買人心的能力,遠遠在甄月之上。

鄧聖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,成功的架空了甄月,成為了碧月山莊名副其實的宗主。

“甄小姐,如果你乖乖聽話的話,我會讓你留在碧月山莊,並且給你一條活路。”鄧聖淡淡的說道。

甄月臉色難看無比,但她根本無力改變什麼。

鄧聖輕哼了一聲,他掃視著眾人,淡淡的說道:“從今天起,碧月山莊更名為聖儒門!”

“還有,廣場上秦玉的雕像,馬上拆除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