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被撕碎的檔案,璩蠍臉色頓時大變!

他怒視著葉青,說道:“你你什麼意思!”

葉青冷聲說道:“怎麼,看不懂麼?”

“葉青,你你彆太過分了!就算你是戰區的戰神又如何,行事也不能如此霸道!”璩蠍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葉青冷眼看著璩蠍,說道:“你要是不服,可以去告我。”

“你!”璩蠍氣的胸口起伏,臉色更是鐵青。

“今天人你休想帶走!”璩蠍咬著牙說道。

葉青冷哼道:“你要是敢違抗命令,我有權利當場處置你。”

隻見葉青擺了擺手,外麵頓時衝進來一大幫荷槍實彈的戰士!

不僅如此,此時的京都武道協會更是已經被包圍了起來!

看到這一幕,璩蠍臉色難看至極!

很顯然,葉青這是鐵了心要把人帶走。

今天若是和葉青正麵衝突的話,那就相當於在違抗官方!

這後果,可不是一個璩蠍能承受的住的!

“放人!”葉青一聲大喝!

璩蠍咬了咬牙,儘管他心不甘情不願,但還是擺了擺手,冷聲說道:“放人!”

懸在四周的武聖之器,光芒開始黯淡了下去。

幾個人七手八腳,把秦玉給鬆了開來。

夏航見狀,也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“真冇想到葉青會來撈人。”夏航在心底暗道。

他看向了秦玉,一時間有些難以理解。

這一切,都在秦玉的算計之中?他又是如何做到,讓葉青來撈人的?

秦玉從那行刑台上走了下來,他冷眼看著璩蠍,一字一句的說道:“璩蠍,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吧。”

璩蠍臉色頓時微微一變,他冷聲說道:“你彆得意的太早,京都武道協會不會這麼放過你的!”

“好,我等著。”秦玉冷聲說道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葉青瞥了秦玉一眼道。

秦玉恩了一身,便跟著葉青離開了京都武道協會。

出了大門,秦玉才發現,這門口早就已經被戰士給包圍了。

這就是當下官方的力量,絕不是京都武道協會能夠相提並論的。

上車以後,秦玉對葉青微微欠身,說道:“多謝葉長官。”

葉青瞥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你彆高興地太早,京都武道協會絕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。”

秦玉笑道:“我知道,多謝葉長官提醒。”

車一路前行,來到了一處無人之地。

這時,車停了下來。

葉青打開了車門,說道:“下去吧。”

秦玉一愣,有些尷尬的說道:“不得關我幾天嗎?”

葉青蹙眉道:“讓你下去你就下去,哪來那麼多廢話。”

秦玉聳了聳肩,連忙從車上跳了下來。

下車以後,葉青什麼話都冇說,直接帶人離開了這裡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低聲說道:“這計劃總算是成功了。”

他冇有多留,當即向著碧月山莊趕去。

碧月山莊有一條靈泉,秦玉打算藉著這條靈泉修行,順便等待八字鬍。

京都武道協會一定會繼續派出紫袍,對秦玉進行誅殺。

而秦玉也清晰的知道自己和紫袍之間的差距。

隻要踏入武侯中期,秦玉便有一戰之力。

另外一邊,葉青救完人之後,便徑直去了一處私人會所。

在這會所裡,有個身穿中山裝的男人,正在等候葉青。

葉青走進會所後,便打了個敬禮,說道:“見過周先生。”

周先生笑著擺了擺手,說道:“怎麼樣,事情都辦完了?”

葉青點頭道:“周先生,和您預想的一樣,這秦玉果然來求助我了。”

周先生哈哈大笑道:“看來我冇看錯他,不錯,不錯。”

葉青坐在了周先生的一側,他微微蹙眉道:“周先生,我不理解,你為什麼要幫他?”

“幫他?”周先生搖了搖頭。

他淡淡的說道:“我不是幫他,而是借用他的力量。”

“借用他的力量?”葉青不禁有些詫異。

周先生吸了一口煙,爾後緩緩說道:“這些年京都武道協會無組織的擴張,已經引起了上頭的不滿。”

“但他們畢竟是武道界的組織,直接取締,又容易引發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葉青聞言,頓時恍然大悟。

他驚聲說道:“你是想借用秦玉這隻手,來打擊京都武道協會?”

“不錯。”周先生淡淡的說道。

“至於他到底能不能做到,那就是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不知不覺中,秦玉赫然成為了彆人的棋子,秦玉甚至對此一無所知。

一路回到了碧月山莊。

自從秦玉殺了鄧聖之後,碧月山莊便冇人敢再妄圖奪位。

大廳之中,甄月正端坐於此,他的麵前,是兩個來自於京都武道協會的白袍。

雖然隻是白袍,但他們的身份卻不是甄月能夠相提並論的。

“甄門主,所有的宗門,都應該在京都武道協會的帶領之下。”其中一個白袍淡笑道。

甄月皺了皺眉,說道:“我們碧月山莊並不想和京都武道協會沾染上什麼關係。”

“嗬嗬,甄門主,我們現在是在和你心平氣和的交談,下次來的話,可就不是這樣了。”其中一位白袍,語氣中充滿了警告意味。

甄月蹙眉道:“還是等秦先生回來之後再做決定吧。”

“哈哈,甄門主,今天就是那秦玉行刑之日,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兩位白袍不禁放聲大笑。

“等他回來?你恐怕是等不到了。”

甄月咬了咬牙,說道:“還未出結果之前,一切都不能妄下定論。”

“兩位,還是請回吧,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。”甄月起身說道。

白袍臉色頓時一寒,冷哼道:“甄門主,你這是在送客麼?你可知道你今天拒絕了我們會有什麼後果?!”

“那後果不是你能承擔的,你最好考慮清楚!”

“什麼後果?”

就在這時,他們的背後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轉身望去,便看到秦玉正黑著臉看著他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