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兩道武侯巔峰的氣息,向著秦玉的方向疾馳而來!

如此恐怖的氣息,不禁讓人臉色聚變!

迄今為止,秦玉還未曾遇上過武侯巔峰之境!對於他們的實力,秦玉也一無所知!

而在陣台之上的八字鬍,自然也清晰的感覺到了這兩道氣息的靠近。

“秦玉,無論如何不能讓人打擾我。”八字鬍一臉凝重的說道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點頭道:“放心吧,我會攔住他們的,你要儘快。”

八字鬍恩了一聲,便不再多言。

秦玉眼睛望向了氣息靠近的方向,靜靜地等候著他們的到來。

那兩道氣息越來越近,一公裡,五百米,一百米!

很快,他們便出現在了秦玉的視野當中!

隻見一男一女,站在了秦玉的麵前。

男人身高八尺,極為壯碩。

而女人身材更是曼妙,扭動的水蛇腰不禁讓人想入非非。

秦玉冷冷的看著這兩個人,說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,京都武道協會的人?還是某個世家派來的人?”

女人聞言,臉上不禁浮現起一起嬌媚的笑容。

“小弟弟,我們可不是什麼世家的人。”女人掩嘴嬌笑道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那你們到底是什麼人!”

“你殺了我們兩個成員,還問我們是什麼人?”那男人冷冷的開口道。

秦玉蹙眉道:“寒宮的人?”

“不錯,你好大的膽子!”男人冷聲說道。

“哎呦,你可彆嚇著人家。”女人笑眯眯的說道。

秦玉臉上浮現起一絲凝重。

這個寒宮到底是什麼來曆?居然直接派出了兩位武侯巔峰?

“小子,把麵具交出來,留你一個全屍。”男人語氣冰冷,身上的威壓,也隨之釋放了開來!

秦玉頓時感覺雙肩如抗大山,沉重無比!

“小弟弟,看你細皮嫩肉的,姐姐也不捨得殺你,不如你把麵具交出來,再陪姐姐快活一晚上,我就替你求情,怎麼樣?”女人舔著嘴唇說道。

秦玉麵色冰冷無比,一言不發。

這兩個人的實力,絕對比想象中還要強大!

“你們休想拿走麵具,也最好彆打麵具的主意。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“嗬!”男人不由得冷笑。

“秦玉,你口氣不小啊,真以為你無敵了不成?”

“小弟弟,趕緊把麵具交出來吧,不然你可得受苦哦。”女人的眼睛裡,閃過了一絲嬌媚。

秦玉二話不說,身上的氣息迅速提升!

一道道金光,圍繞在秦玉的周身,將周圍照的通亮!

“行了,人家顯然對你冇興趣。”男人見狀,不禁嗤笑道。

女人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遺憾,她微微歎了口氣,一臉惋惜的說道:“那我隻能殺了你呢”

話音未落,女人的眼睛裡便迸發出瞭如同毒蛇般的目光!

下一秒,她身形爆閃,瞬間來到了秦玉的麵前,一記淩厲的手掌拍向了秦玉的胸口!

秦玉一聲大喝,當即握拳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巨響傳開,肉身的碰撞,將那女人震退了數步!手掌更是泛紅!

“好堅硬的肉身。”男人在一旁微眯著眼睛說道。

而女人則是嬌滴滴的吹著自己的手掌,可憐兮兮的說道:“小弟弟,你把人家打疼了呢,你說姐姐該怎麼懲罰你呢?”

“去你媽的!”秦玉一聲爆喝,手握太初聖拳便衝了過去!

“嗖!”

女人自知肉身不敵秦玉,也冇有選擇硬抗,而是憑藉靈活的身體躲了過去。

她站在不遠處,可憐的說道:“不知道憐香惜玉,可不是一個好孩子。”

秦玉臉色微微有些難看。

這女人的速度太快了,幾乎眨眼間便退出了數百米!

如此的速度,還真是讓人犯難。

“彆玩了,任務要緊。”旁邊的男人提醒道。

女人歎了口氣,她一臉晚些到說道:“就這麼把你殺了,還真是不捨得但我冇得選擇,你不會怪我吧?”

說話間,女人的身上爆發出了一道道冰藍色的寒芒!

一股冰冷的寒意,頓時傳來!

秦玉不敢怠慢,當即催動神龍之力,警惕的看向了她。

“嗖!”

隻見女人身體輕輕一動,身上的冰藍色的氣息便向著秦玉爆射而來!

秦玉不敢怠慢,急忙施展縮地成寸,向後倒退!

可這寒芒卻像是生出神識一般,緊隨在秦玉的身後!

女人也不著急,就這麼看著秦玉,眼神中帶有幾分玩味。

“彆玩了!”男人不禁大喝道。

女人吐了吐舌頭,小聲嘟囔道:“人家知道了”

話音剛落,女人便抬起了手掌,向下輕輕按去!

刹那之間,秦玉隻感覺一股渾厚的力量壓在了自己的身上!

“轟!”

這股巨力,直接把秦玉給拍入了地麵!

隨後,那女人手掌輕輕劃動,一股巨大的力道頓時憑空而現!

秦玉隻感覺自己的四肢彷彿要被撕碎了一般,疼痛不堪!

“嘩啦啦!”

緊隨咋秦玉身後的寒芒,也在這一刻爆發,直接插入了秦玉的各個穴位,將他按倒在地!

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浮現,秦玉的氣息,彷彿被封鎖了一般,根本動彈不得!

女人邁著貓步,向著秦玉緩緩地走了過來。

居高臨下的位置,暴露了她短裙之下兩條修長的美腿。

女人彎下身子,輕輕拍了拍秦玉的臉蛋,歎氣道:“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呢?”

秦玉咬了咬牙,他試著想要掙紮,卻發現根本掙脫不開!

“不愧是武侯巔峰啊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。

這女人顯然還未儘全力!比起武侯後期,武侯巔峰顯然要強大的多!

女人把手放在秦玉的身上,順著臉蛋,向下撫摸。

“恩結實的肌肉”女人像是一臉享受。

秦玉麵色冰冷,他悄悄的調動著自己的氣息,妄圖衝破穴位。

“彆白費力氣了,冇用的。”這時,女人卻笑嘻嘻的說道。

秦玉心裡暗道一聲不妙。

這女人的手法,顯然比之前那兩個黑袍人要高明的多!

“陪姐姐一晚上,把姐姐伺候舒服了,就饒你一命,如何?”女人把臉貼在秦玉的耳邊,如蘭的氣息吐在了秦玉的臉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