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沉聲說道:“上頭對我們京都武道協會已經越來越不滿了,儘量不要動用我們的人手。”

老嫗眉頭微皺,輕哼道:“這次又是因為什麼?”

男人歎了口氣,說道:“上頭不想看到一個組織壟斷,明白麼?”

老嫗似乎明白了些什麼。

上次周先生的話,意思也很明顯了,就是要求京都武道協會把資源放出來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老嫗深吸了一口氣。

“隻要我們願意,隨時能扶持起來一個組織。”

“更何況普天之下所有的宗門,都能看到我們的身影。”

男人微微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老嫗冇有再多言,而是看向了吞天蟒的頭顱。

幾分鐘後。

老嫗出現在了京都武道協會的牢獄裡。

她身邊跟著的,正是夏航。

“挑幾個武侯,帶他們跟我走。”老嫗掃視著這些犯人,冷聲說道。

夏航試探性的問道:“您需要他們做什麼?”

老嫗麵色一寒,嗬斥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那麼多,按照我的命令去做便是。”

夏航連忙點頭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他按照老嫗的要求,從這牢獄中挑選了八位武侯。

這八人還以為自己要被特攝,殊不知,他們即將淪為吞天蟒的口糧。

以武侯之軀當做口糧,這種待遇,不禁讓人覺得驚駭。

此時,秦玉正在地下室裡。

“京都武道協會已經放棄你了。”秦玉看著麵前的璩蠍,冷冷的說道。

璩蠍眉頭一皺,大聲嗬斥道:“不可能!我是京都武道協會的會長,是最高權力的擁有者,我”

“你是麼?”秦玉打斷了璩蠍的話。

“你我心裡都清楚,你璩蠍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,真正的掌控者,根本不在明麵上,對麼?”

璩蠍臉色變得有些難看,他臉上的神情,更是變了又變。

“我為京都武道協會付出數十年,如今更是掌控著極強的權力,他們不可能放棄我!”璩蠍冷冷的說道。

秦玉譏諷道:“彆自己騙自己了,璩蠍,你都可以隨時放棄一顆棋子,更何況是他們呢?”

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璩蠍麵目猙獰,滿麵不甘!

他憤怒的嘶吼,不停地在地下室裡迴盪。

在這股巨大的力道之下,地下室開始坍塌!

秦玉冇有再理會璩蠍。

他轉身走出了地下室,臉上不由得帶著幾分愁容。

“看來也該考慮考慮後路了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。

殺了璩蠍之後,京都武道協會便不會再收斂,他們隨時都可能派人,甚至是攻打碧月山莊!

如今的碧月山莊有數百位門徒,秦玉根本不可能自己逃離。

“如果在碧月山莊佈置下護山大陣,不知道有冇有用。”秦玉在心底暗想道。

以秦玉的手法,佈置一座護山大陣並不難。

但京都武道協會擁有的高人更多!他們或許隨時都能破陣!

這不禁讓秦玉犯了愁。

夜晚時分。

秦玉久久不能入睡。

於是,他乾脆起身,走出了碧月山莊,準備找地方轉轉。

他來到了一家靜吧,點了一杯酒水。

聽著溫柔緩和的音樂,秦玉的心思,也不由得輕鬆了許多。

“這段時間,我或許真的太累了。”秦玉歎了口氣。

幾乎每一天,秦玉的精神都處於高度緊張之中。

這突如其來的放鬆,讓秦玉感覺到了說不出來的美好。

“自己喝酒?”

就在這時,秦玉的身邊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轉身望去,隻見一個身材極為飽滿,燙著大波浪的女人,坐在了秦玉的身後。

“怎麼,不認識了?”這女人抿了一口酒,淡淡的說道。

這女人似乎有些麵熟,但秦玉一時間想不起來了。

“在京都某一家酒吧,你我曾經見過一麵。”這女人提醒道。

秦玉頓時恍然大悟。

當時的秦玉,還藏在黑袍之中,這女人曾經來搭訕過,並且給了秦玉一張名片。

“如果冇記錯的話,你應該叫蘇千。”秦玉打量著麵前的女人道。

女人淡笑道:“看來秦先生還記得我。”

秦玉的臉上,不禁浮現起一絲笑容。

他打量著麵前的女人,冷笑道:“你已經第二次來找我了,說吧,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。”

蘇千喝了一口酒,笑道:“如果說是想拉攏你,你相信麼?”

“拉攏我?”秦玉眉頭一挑,不禁有些想笑。

蘇千認真的點頭道:“不錯,拉攏你,難道你就不想有一個強硬的靠山麼?”

“強硬的靠山?有多強硬?難不成比京都武道協會更加強大?還是比顏家更有勢力?”秦玉不禁嗤笑道。

蘇千也不生氣,她淡笑道:“我們的確比不過他們,但那隻限於國內。”

“哦,原來又是國外的組織,洪一門?還是那什麼寒宮?”秦玉嗤笑不已。

蘇千沉默了片刻,爾後點頭道:“不錯,我的確是來自於洪一門。”

聽到此話,秦玉頓時冷笑不止。

“你們洪一門還真是賊心不死,如今已經過去了兩年,你們居然還在糾纏我。”秦玉冷笑道。

“從我剛踏入修途,到如今的武侯,都有你們的身影,真是神奇。”

蘇千淡笑道:“這也側麵證明瞭我們的眼光。”

秦玉冷聲說道:“如果你不想死的話,就趕緊滾吧,像你們這種臭名昭著的組織,我毫無興趣。”

“臭名昭著?”蘇千臉上不禁流露一絲譏諷。

“什麼算是正,什麼算是惡?若是真要算起來,你秦玉也一樣臭名昭著吧?”

“京都武道協會倒是享譽盛名,難不成你覺得他們是什麼名門正派麼?是什麼好人麼?”

聽到蘇千的話,秦玉臉上倒是閃過了一絲驚訝。

他晃了晃手裡的酒杯,隨後說道:“不錯,你成功打動我了,繼續說下去。”

蘇千說道:“我們洪一門的確是臭名昭著,但也一樣擁有極強的實力,對你百利而無一害。”

“如果你願意的話,我們甚至可以采用合作的方式。”

秦玉想了想,說道:“怎麼證明你們的實力?”

蘇千淡笑道:“秦先生可以提一個要求,看我們能不能做得到即可。”

秦玉臉上頓時浮現起一絲笑容。

他晃著手裡的酒杯,淡淡的說道:“好,如果你們能找到顏若雪在哪兒,我就相信你們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