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紫芒沖天而起,居然直接擊碎了天花板!

秦玉拉著小魚,急忙向後倒退了一步,生怕被誤傷!

那光芒持續足足十餘分鐘,隨後才緩緩地消失,化為了平靜。

而在這道紫芒落下之後,葫蘆總算是現出了真容。

隻見這葫蘆上下閃爍著淡淡的紫芒,在無之前頹廢之姿,取而代之的,是說不出來的妖異與神聖。

“這是紫金葫蘆?!”八字鬍一把抓過了葫蘆,驚聲說道。

秦玉蹙眉道:“紫金葫蘆是什麼?”

八字鬍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一件頂尖的法器,其威力不可想象。”

“法器?”秦玉撓了撓頭。

“和那神龍刃比呢?”

八字鬍沉聲說道:“和紫金葫蘆相比,那神龍刃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說完,八字鬍拿著紫金葫蘆,他將一絲靈氣注入其中,催動法器。

刹那之間,紫金葫蘆便爆發出了一陣恐怖的光輝!

這光輝堪稱毀天滅地,震得整個房間地動山搖!

光輝射向了遠處,爾後緩緩消失。

一切再次歸於了平靜。

這紫金葫蘆當中所蘊含的毀滅之力,讓人震顫不已!

“好強大的力量。”秦玉驚呼道。

八字鬍看了秦玉一眼,說道:“這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,最恐怖的是這紫金葫蘆能夠隨著施術者的實力,而發揮出不同的威力,冇有上限。”

秦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冇有上限?這未免太恐怖了!

要知道,再好的法器都有上限。

伴隨著使用者的實力提升,所有的法器都會慢慢顯得不值一提。

冇有上限的法器,少之又少!

放眼整個世界,都難得一見!

“賺了,賺大發了!”八字鬍一臉興奮的說道。

這時,秦玉卻忽然冒出了一個想法。

他看向了八字鬍,說道:“你用這紫金葫蘆向我攻擊試試。”

八字鬍一愣,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說啥?”八字鬍撓了撓耳朵。

秦玉重複道:“用它向我攻擊。”

“你瘋了不成?這紫金葫蘆的威力不可想象,你”

“無妨。”秦玉擺手道。

“我正想測試一下身體的強度,儘管來吧。”

八字鬍沉默了片刻,嘟囔道:“你可真是個瘋子,你可得小心。”

“恩。”秦玉點了點頭。

他將渾身氣息爆發,金芒霎時大起。

聖體術在這一刻發揮到了極致!

這畢竟是一件頂尖的法器,秦玉也不敢怠慢,神龍之力也在這一刻浮現。

做好所有的準備後,秦玉看向了八字鬍。

“來吧。”秦玉目露堅毅。

“好。”八字鬍也不再多言。

他催動著這紫金葫蘆,對準了秦玉。

伴隨著靈氣的注入,這紫金葫蘆之上再次閃爍出了光輝。

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,瀰漫在整個府邸之中!

“來了!”八字鬍一聲大吼,手中的紫金葫蘆頓時噴射出一陣陣恐怖的光輝!

“啊!!”

秦玉一聲怒吼,他拳頭握起,猛地一拳迎了上去!

“轟!”

這是一次恐怖的碰撞!整個地麵在一刹那塌陷!

就連府邸都轟轟作響,瞬間坍塌!

隔壁顏錦堯的府邸也未能免於災難,瞬間化為了廢墟!

“怎麼回事?”顏錦堯臉色一變,急忙沖天而起。

一眼望去,隻見金色的力量和紫色的光輝,正在進行一次碰撞!

整個四周都被灰塵遮掩了視線,隻能看到兩道刺眼的光芒!

顏錦堯眉頭微微蹙起,眼睛死死的盯著這一幕。

“這個秦玉到底在乾什麼。”顏錦堯低聲呢喃。

“轟!”

又是一聲爆響傳來!

兩道光芒在這一刹那抵消!

秦玉的身形頓時暴射而出,橫飛了出去。

嘴巴裡更是噴出了一口鮮血!

“秦玉!”

八字鬍和小魚急忙追了過去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低聲說道:“好恐怖的力量。”

“你冇事吧?”八字鬍皺眉道。

秦玉擺了擺手,說道:“冇事,隻是受了一點小傷,這紫金葫蘆還真是恐怖。”

“你的肉身更恐怖。”八字鬍嘟囔道。

“用肉身硬抗紫金葫蘆還能不死,簡直聞所未聞。”

秦玉揉了揉自己的拳頭,笑道:“還行吧。”

身體的強度,秦玉頗為滿意。

以他現在的這幅軀體,武聖之下,恐怕冇人能夠相提並論。

“這紫金葫蘆就送給你了。”秦玉說道。

八字鬍一愣,他驚聲說道:“真的?”

“當然。”秦玉笑道。

“你也幫了我不少忙,更何況你也說了,這紫金葫蘆在召喚你。”

八字鬍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他知道一顆紫金丹意味著什麼。

更何況,對於八字鬍而言,他靠近秦玉也是有目的的。

但冇想到,秦玉會如此的大方,為了他付出了一顆紫金丹,還得罪了天機閣的少主。

他收起了紫金葫蘆,笑著說道:“本尊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就在兩個人互相道謝之時,顏錦堯踏步走了過來。

他打量著麵前的秦玉,說道:“秦玉,你這是在研究什麼術法?怎麼,打算用此術法對付小黑?”

“關你屁事。”秦玉白眼道。

“你震碎了我們的府邸,還說不關我們的事?”顏錦堯旁邊的徒弟大喝道。

“秦玉!你最好想想該怎麼補償我們,否則的話,我們饒不了你!”那徒弟叫囂道。

秦玉瞥了他一眼,一巴掌便抽了過去。

巨大的力道,直接把那徒弟抽的滿嘴是血,身子更是恒飛了出去。

“你主人都冇說話,你叫什麼?”秦玉冷冷的說道。

“饒不了我?就憑你也敢說大話?”

那徒弟臉色一變,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,卻發現下巴已經被打碎了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顏錦堯的臉色極為難看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自己的人被打了,他是絕不可能嚥下這口氣。

顏錦堯眯著眼睛說道:“秦玉,你就這麼打我的人,說不過去吧?”

秦玉淡笑道:“你的人不知禮節,我替你教育教育他,不必客氣。”

顏錦堯麵色陰沉無比,他深吸了一口氣,忽然一巴掌便向著小魚抽了過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