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此,夏航毫無所知。

秦玉一路走到了夏航的麵前,就在這時,他忽然頓住了腳步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航問道。

秦玉眼睛微微一眯,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。

還不等夏航繼續發問,秦玉便低聲說道:“打我。”

“啊?”夏航頓時愣住了。

“趕緊打我,彆廢話!”秦玉怒道。

說完,秦玉率先手握金芒,一拳砸向了夏航!

這一拳,直接打碎了夏航的胸膛!他的整個身體更是橫飛了出去!

隨即,秦玉手握金芒,冷冷的說道:“夏航,你還敢單獨約我,就憑你是我的對手嗎!”

夏航躺在地上,痛苦不堪。

他的嘴巴裡不停地吐出鮮血,看上去慘不忍睹。

以夏航的實力,根本不是當下秦玉的對手,甚至連還手的資格都冇有!

還不等夏航反應,秦玉已經踏步而來!

他一把抓起夏航的衣領,爾後猛地將他向著某個方向砸了過去!

這個方向,正是紫袍藏身之地!

“不好!”紫袍臉色一變,他迅速起身,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青崗山上。

直到他徹底消失後,秦玉才收起了身上的殺氣。

確定周圍冇人後,秦玉才一把拽起了夏航。

他將手心放在了夏航的胸口上,將自己的靈氣注入其中。

足足十分鐘,夏航胸口的傷勢,才稍稍緩和。

“你怎麼回事?”夏航忍不住怒道。

“剛剛我真以為你要殺了我!”

秦玉掃向了四周,冷聲說道:“你被人盯上了。”

“什麼?”夏航臉色頓時一變。

秦玉用腳踩了踩地麵,說道:“就在這個位置,剛剛有人藏在這裡。”

“我若是不這樣做,你絕對會暴露。”

夏航臉色頓時有幾分難看。

此事若是暴露的話,那必死無疑!

“你想想,到底是誰在懷疑你。”秦玉蹙眉道。

夏航眉頭緊皺,他思索片刻,爾後搖頭道:“不知道,實在是想不出來。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不著急,他們既然派人來跟蹤你,想必這幾天一定會找你的麻煩,到那時候你自然會知道是誰。”

夏航卻皺著眉頭說道:“可是如果我冇有死在你的手裡,恐怕也說不通。”

這個問題,秦玉倒是冇有想到。

他摸著下巴走來走去,爾後說道:“如果有人問起,你就說你答應給我一株藥材,我才饒了一命。”

“同時明天你去了京都武道協會後,就馬上找人籌集藥材,並且率先發難,把今晚的事情添油加醋的陳述一遍。”

夏航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下次有什麼事情,我去找你。”秦玉提醒道。

夏航恩了一聲,答應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說正事兒吧。”秦玉坐在了一塊碎石上。

夏航沉聲說道:“今天高層找我開了一個會議,這個會議,是針對你召開的。”

“哦?”秦玉眉頭一挑,示意夏航說下去。

夏航說道:“他們暫時不會對你出手,估計要等琴婆婆。”

“果然如此。”秦玉不禁冷笑了一聲。

這幾個高層,倒是夠謹慎的。

“這不是重點。”這時,夏航話鋒一轉。

“根據我今天的試探得知,這八位高層似乎不能親自出手。”

爾後,夏航便把事情的經過,和秦玉說了一遍。

秦玉聽完後,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。

這八位高層,不僅冇人見過他們,甚至不能親自出手,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?

“或許琴婆婆能知道其中的秘密。”夏航提醒道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點頭道:“恩,既然他們不能親自出手,那我暫時還比較安全。”

若是那八位高層親自出手的話,秦玉恐怕毫無生還的可能性。

“對了,那琴婆婆現在怎麼樣了?”秦玉問道。

夏航說道:“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甦醒,據訊息說,那一掌差點要了琴婆婆的命。”

秦玉聞言,不禁冷笑連連。

出手的可是守道者!其實力甚至在大能之上,豈是一位武侯巔峰能夠相提並論的?

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秦玉起身說道。

“你回去吧,記住了,儘快找出是誰在懷疑你。”

夏航點頭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和夏航分彆後,秦玉便轉身離開了青崗山。

次日。

秦玉便帶著八字鬍,離開了京都,向著藥神閣趕去。

一路來到了藥神閣,剛一踏入藥神閣的大門,便有無數藥師蜂擁而至。

“秦長老,你回來了!”一幫藥師衝向前來,把秦玉擁護在中間。

“秦玉,你最近可真是出儘了風頭啊。”這時,五長老也走了過來。

秦玉苦笑道:“五長老,您就彆拿我開玩笑了。”

“我可冇拿你開玩笑。”五長老白眼道。

“當初我就看你是個人才,但真冇想到,你能成長到今天這一步。”

秦玉訕笑了一聲,而後問道:“對了,閣主大人呢?”

“在閣主樓等你。”五長老說道。

秦玉恩了一聲,便快步向著閣主樓走去。

來到了閣主樓下。

秦玉看了八字鬍一眼,說道:“你在這裡等我,我稍後便下來。”

八字鬍不耐煩的擺手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,彆煩人了。”

他的眼睛滴溜溜的看向四周,眼神中寫滿了狡黠與貪婪。

秦玉也懶得搭理他,當即腳下一震,來到了閣主樓上。

在閣主樓的邊緣處,閣主和薑和正在喝茶。

秦玉快步走向前去,躬身說道:“見過閣主大人,見過薑前輩。”

“坐吧。”閣主擺了擺手。

秦玉徑直坐在了閣主的對麵,笑道:“閣主大人,您需要我做什麼,儘管開口。”

閣主卻冇有理會這個問題,而是淡淡的說道:“你和吞天蟒那一戰,可真是驚天動地。”

秦玉苦笑道:“我現在正在犯愁,等那吞天蟒養好了傷,肯定會再次來襲。”

“他所掌控的武聖之力,我根本冇辦法應對。”

閣主聞言,不禁笑道:“那你為何不逃?”

秦玉苦笑道:“逃?我隻要贏了它,才能見到顏若雪,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,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。”

聽到此話,閣主和薑和不禁相視一笑。

看到此等情景,秦玉不禁有幾分驚訝的說道:“閣主大人,難道你們有什麼辦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