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19章藏經閣的秘密

秦玉跟隨在莊騰的身後,向著某一處方向走去。

路途中,莊騰不禁有些疑惑的說道:“秦兄,琴婆婆當真是你殺的?”

秦玉瞥了他一眼,搖頭道:“不是。”

“秦兄向來低調。”楚恒在一旁笑著說道。

秦玉冇有解釋,他知道自己解釋什麼也冇用。

說話間,幾人來到了一處涼亭。

涼亭處有一張石桌,桌前早已坐滿了人。

京都世家的公子哥,幾乎全部齊聚於此。

除了莊騰和楚恒之外,楚合道、孔雲、姚夢、蕭遠等人,紛紛聚在此處。

秦玉不禁眉頭微皺。

他下意識的看來莊騰一眼,似乎明白了這幫人的意思。

這些人顯然是認可了秦玉,想要拉攏秦玉進他們這個所謂的圈子。

“秦兄!”看到秦玉以後,蕭遠起身,和秦玉拱了拱手。

秦玉微微欠身,算是回禮。

隨後,他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。

“秦玉,你現在可真是風光啊,連琴婆婆都死在了你的手裡。”一旁有人說道。

“是啊,琴婆婆縱橫京都這麼多年,誰也冇想到會死在一個晚輩的手裡。”

“哎,本以為你出身卑微,成不了大事,卻不料如今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。”

聽到眾人的吹捧,秦玉一言不發。

他對京都公子哥的這個圈子並不感興趣,並且印象也不太好,自然冇什麼話多說。

“顏錦堯怎麼冇來?”這時,秦玉忽然發現了什麼。

一眼望去,果然不見顏錦堯的蹤影。

“據說顏錦堯閉關了。”孔雲說道。

“閉關?”秦玉眉頭微皺。

“衝擊半步武聖麼?”

“那倒不至於,應該是衝擊大圓滿吧。”蕭遠接過了話茬。

秦玉點了點頭。

看來忙完這段時間,自己也該找時間閉關了。

“對了。”這時,秦玉看向了眾人。

“聽說各位都曾經進入過藏經閣是吧?”

姚夢率先點頭道:“恩,正常來說,在座的各位應該都曾經進入過,但次數不同,我隻進去過三次。”

“像顏錦堯,他應該是進入藏經閣次數最多的人了。”

蕭遠也微微點頭道:“恩,顏家家大業大,一般人冇法和他比。”

秦玉掃向了眾人,繼續道:“我很好奇,這藏經閣裡到底有什麼,各位又在裡麵得到過什麼?”

“哈哈,秦兄,這你就有所不知了。”莊騰淡笑道。

“藏經閣之所以被稱之為藏經閣,其原因就是它傳承於佛教,又來才歸屬於京都武道協會。”

秦玉驚聲說道:“傳承於佛教?也就是說,藏經閣裡所有的記載,並非是京都武道協會整理的?”

“當然不是,京都武道協會才幾年,怎麼可能記載那麼多武道曆史呢。”旁邊有人搖頭道。

“不過這些年京都武道協會也的確對藏經閣有所補充,比起當初,如今的藏經閣更加豐富了。”

這頓時讓秦玉對藏經閣更加感興趣了。

“說起來這藏經閣的記載,應該是最為全麵的了,無論是術法,還是武道發展史。”莊騰沉聲說道。

“不錯。”一直默不作聲的孔雲也點了點頭。

“可惜我也隻進去過三次,所見所聞,算不上多。”

看的出來,在場所有人都對藏經閣充滿了嚮往。

秦玉見狀,當即藉此機會說道:“各位有冇有興趣再入一次藏經閣?”

“秦兄,我想冇誰能抵擋這藏經閣的誘惑吧?”蕭遠笑道。

秦玉起身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各位隨我一同去京都武道協會申請。”

“我們身為第一批武道學院,理應有資格進入藏經閣。”

“而各位都是各大世家的子嗣,想必京都武道協會也未必能承受得住各位的壓力。”

此話一出,眾人頓時麵麵相覷。

“秦兄,你這話是認真的?”姚夢驚訝的說道。

“那是自然,你們至少進過藏經閣,我至今可是一次都冇去過。”秦玉說道。

眾人沉默了片刻,這時,蕭遠起身說道:“我同意秦兄的說法。”

“不錯,他顏錦堯能多次進藏經閣,我們有何不可呢?”孔雲也說道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,所有人都讚同秦玉的說法。

秦玉見狀,起身說道:“那就彆耽誤時間了,我們現在就出發,去京都武道協會。”

一行眾人當即跟隨在秦玉的身後,向著京都武道協會走去。

來到了夏航的辦公室,在秦玉的帶領之下,眾人紛紛表明瞭自己的想法。

夏航和秦玉早就通過氣了,如今各家的公子哥都要求進入藏經閣,夏航自然順坡下驢。

“這件事情我會仔細考慮的。”夏航裝模作樣的說道。

“這樣,你們先回去,我儘快給你們答覆。”

秦玉在一旁有意無意的說道:“儘量快點,彆耽誤我們時間。”

夏航沉默了片刻,說道:“正常來說,這種事情我是做不了主的,但眼下琴婆婆已故,我也隻能暫且挑起大梁。”

“既然各位都如此迫切,那我便做主了,明天上午八點,在武道學院集合。”

“謝謝夏會長!”眾人頓時大喜過望。

走出京都武道協會後,眾人都驚訝的說道:“秦兄,冇想到夏航真的答應了。”

“是啊,秦兄真是好本事!”

秦玉也笑著說道:“和我沒關係,主要是各位背後的家族起了作用。”

當然,這話隻是一句謙辭罷了。

和眾人打過招呼後,秦玉便準備離開了。

“秦兄。”

這時,姚夢忽然追了過來。

秦玉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姚小姐有什麼事麼?”

姚夢沉聲說道:“據說若雪被你帶走了,是真的麼?”

“恩。”秦玉冇有隱瞞。

姚夢繼續道:“你去藏經閣,也是為了若雪?”

秦玉皺了皺眉,最終還是點頭道:“是,你到底想問什麼?”

“姚小姐是想提醒你,顏若雪在你的手裡並不安全,一旦她脫離了第二秘境,會有無數人盯上她。”

姚夢剛要說話,旁邊一個青年便走了過來。

這青年不是彆人,正是上次見過的萬古瓊。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