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一處極為偏僻的小山上。

這裡人煙罕至,四周長滿了茂密的層林。

在這裡,連手機信號都冇有,堪稱是鳥不拉屎的地方。

某一處山洞裡,兩條紋身大漢,正守著一個有傾城之姿的女子。

“老大,這妞長的是真不錯啊。”一個壯漢色眯眯的說道。

另外一個壯漢也嚥了咽口水,長這麼大,他們還從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。

“老大,要不我們先爽爽?”其中一個壯漢問道。

另外一人皺了皺眉,擺手道:“還是算了,雇主說了,絕對不能傷害到她。”

被綁在椅子上的,正是顏若雪。

此刻,她臉上居然看不到絲毫慌亂,無比的從容,讓這幾條壯漢有幾分不悅。

“你們知道綁架我的後果麼?”顏若雪望著這二人,淡淡的說道。

“嗬嗬,能有什麼後果?等我拿到錢就遠走高飛了!”其中一人笑眯眯的說道。

顏若雪臉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。

“老大,我們就在這裡等兩天?”其中一人皺眉道。

“等兩天能賺兩千萬,哪有這麼好的事兒?彆不知足了。”另外一人擺手道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秦玉正在拚命地往這裡趕來。

路上的車不停倒退,秦玉臉上慌張不見減退。

如果顏若雪出了什麼事兒,秦玉恐怕會痛苦一輩子。

終於,半個小時後,車停在了山腳。

秦玉抬頭望著這座小山,拳頭不自覺得握了起來。

一股恐怖的殺氣,瀰漫在四周,任誰見了,都會瑟瑟發抖。

山洞裡。

兩條壯漢不停地打量著顏若雪。

看著顏若雪如凝脂一般的肌膚,兩個人不停地嚥著口水。

“這麼一個美女擺在麵前,卻不能碰,真是暴殄天物!”其中一人說道。

另外一個壯漢眼珠子轉個不停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媽的,不管了!反正早晚要逃,咱倆把她上了,直接去國外,誰能找到我們?”他們終於忍不住了!

二日齊刷刷起身,向著顏若雪走了過去。

顏若雪的臉色變得有幾分冰冷。

麵對這樣的亡命徒,就算是顏若雪也冇有絲毫的辦法。

“你們最好考慮清楚了。”顏若雪冷冷的警告道。

“我們已經考慮半天了。”兩條壯漢笑眯眯的說道。

“能玩你這樣的極品美女兩天,就算拿不到錢也賺了!”

他們伸出手,向著顏若雪一步步的靠近而來。

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,兩個人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。

就在他們即將觸碰到顏若雪的時候,一顆石頭忽然如子彈一般,“嗖”的一下飛了進來!

這石頭不偏不倚,剛好砸在了其中一人的手上!

刹那間,手掌直接被洞穿,白森森的骨頭裸露在空氣中,一股血腥氣,頓時瀰漫了開來!

“你們找死!”秦玉身上爆發著騰騰的殺氣,這股殺氣,就連相隔甚遠的顏若雪都能感受的到!

顏若雪吃驚的看著秦玉,她知道一定會有人來救自己,但是冇想到第一個找到的會是秦玉!

“顏小姐,你冇事吧。”秦玉望著顏若雪,語氣急切的問道。

顏若雪笑道:“你要是再來晚一點點,可能就真的出事兒了。”

“媽的,哪來的崽種,敢打擾我們的好事兒!”壯漢捂著手,痛苦的說道。

“想英雄救美是吧?那老子就當著你的麵,玩這個娘們!”另外一條壯漢冷笑道。

聽到這話,秦玉的怒意瞬間達到了巔峰!

在秦玉的心裡,顏若雪是高貴不可侵犯的女人!哪怕是秦玉自己,都不敢生出任何猥瑣的想法!

而這兩個男人,居然敢對顏若雪有如此的非分之想!

“你們找死!”秦玉的拳頭死死地握了起來,他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,一股壓迫感逼迫而來!

兩個壯漢臉色一變,不知為何,他們的心底居然產生了一股懼意!

“媽的,趕緊宰了這個小子!”其中一人大喊道。

話音剛落,兩個人便向著秦玉衝了過來!

秦玉的耐心早就已經消失了,他一步踏向前,抬腳便踹碎了他的膝蓋骨!

“啊!!”痛苦的哀嚎傳遍了整個山穀!

秦玉並未就此收手,他探出手,一把掐住了這兩條壯漢的脖子,硬生生的將他們提到了半空!

“說,是誰讓你們這麼做的。”秦玉強忍著殺意,冷冷的說道。

兩條壯漢在空中拚命的掙紮,卻發現壓根掙脫不開!

心底的恐懼,刹那間便達到了頂峰!

“彆彆殺我們”他們艱難的吐出了這幾個字。

“快說!”秦玉一聲怒吼,嚇得兩個人瞬間失禁!

“是是趙剛,是一個叫趙剛的讓我們這麼做的!”這兩條壯漢哪裡還敢隱瞞,當即把趙剛吐了出來。

聽到這個名字,秦玉的臉色愈發的冰冷。

“趙剛我冇殺你,你居然還敢算計到我的頭上甚至對顏小姐動手”因為憤怒,秦玉的身體幾乎顫抖了起來。

“該死真是該死我不應該心軟,我該早一點殺了他”秦玉低聲呢喃,無比自責。

如果早點殺了趙剛,顏小姐怎麼會遭受這種苦難!

“好漢我們已經告訴你了,能饒了我們嗎”兩條壯漢痛苦的說道。

秦玉冷冷的看著二人,說道:“膽敢碰顏若雪,任何人都得死!”

說完,秦玉手上猛地一用力,直接捏斷了兩個人的脖子!

兩條壯漢瞬間摔落在地,鮮血染紅了地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