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69章雪山神邸!

丹傷的發作,讓秦玉麵色慘白,渾身更是在一刹那間便失去了力氣。

看到秦玉這幅模樣,眾人都不禁冷笑連連。

一旁的張逸九更是想不清楚。

就這等實力,為何還敢跑來寒宮送死呢?

“怎麼樣,把麵具交出來吧。”鬆哥走到了秦玉的麵前,居高臨下的說道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他從地上站了起來,緩緩地調整著自己的身體狀態。

“你們寒宮隻有四位半步武聖麼?”秦玉冷笑道。

鬆哥眉頭一挑,有幾分譏諷的說道:“怎麼,四位半步武聖殺不了你不成?”

秦玉掃了一眼四周,有些疑惑的說道:“有個問題我想不清楚,麵具的訊息幾乎無人所知,你們寒宮是怎麼知道的?”

鬆哥蹙眉道:“這和你有關係麼?”

秦玉擺手道:“當然和我沒關係,我隻是在懷疑,連麵具的訊息你們都能知道,為何對我的實力卻一無所知呢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鬆哥眉頭一皺。。。

秦玉咧開嘴,冷笑道:“你猜呢?”

話音未落,便看到秦玉身上爆發出一陣陣璀璨的金光!

他屈指握拳,金光順著胳膊,如注般的從拳頭上爆發了出來!

鬆哥壓根不懼,他譏諷道:“就你這點實力,也敢跟我拚拳?簡直是找死!”

言罷,鬆哥握拳迎了上來!

當拳頭即將觸碰之時,鬆哥臉色卻陡然钜變!

他感受到秦玉拳頭上所爆發出來的強大氣勁,心裡頓時暗道不妙!

但此時想要撤退根本來不及了!鬆哥隻能硬著頭皮迎了上來!

“哢嚓!”

觸碰的一刹那,秦玉拳頭上的金光頓時炸開!

這漫天雪地,直接被衝擊出了一條數米長的大道!

那金光,幾乎要把這冰天雪地分割成兩半一般!

看著這漫天四起的金光,眾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!

而那鬆哥更是慘不忍睹,他的半條胳膊直接炸開,餘威更是震碎了他的肉身!

“哇!”

躺在地上的鬆哥嘴巴一張,一口夾雜著內臟碎片的血液,便噴湧而出。

“這小子剛剛隱藏實力不成?”張逸九暗道一聲不妙。

其餘幾人的臉色,也變得有幾分凝重。

秦玉活動著手腕,冷笑道:“怎麼,就這點本事麼?”

鬆哥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冷冷的說道:“奸詐小兒,居然隱藏實力”

秦玉並冇有解釋,他冷眼看著眼前的幾人,說道:“你們一起上吧。”

鬆哥哈哈大笑道:“狂妄!你不過是仗著肉身的強橫罷了,隻要我等不靠近你,殺你不過抬手之間!”

說話間,這鬆哥雙手緩緩劃動,麵前的大雪,頓時向著他的身邊飛來!

鬆哥彷彿能夠控製大雪一般,每一粒雪花,都蘊含著強大無雙的力量!

“去死吧!”

伴隨著鬆哥的一聲怒吼,他手指微微一曲,漫天的雪花立馬向著秦玉爆射而來!

無數的雪花帶著淩厲的力量,讓秦玉幾乎無處可躲!

“這僅僅是一個開始!”鬆哥冷笑道。

隻見他的手掌再次滑動,周圍的雪山,居然開始爆裂!

那冰凍像是被賦予了生命一般,全部向著秦玉飛奔而來!

四周的雪花、雪山、冰淩,在這一刻都成為了秦玉的敵人!

秦玉手握一拳,打碎了一條又一條的冰淩!

但這裡畢竟是極寒地帶,冰雪根本取之不儘用之不竭!

“照這麼下去,非把我活活累死不可。”秦玉蹙起了眉頭。

他望向了不遠處的鬆哥,低聲說道:“隻有把他殺了,才能停止這無休無止的攻擊。”

想到這裡,秦玉身上爆發金芒,大步向著鬆哥衝去!

但鬆哥怎會輕易的給秦玉機會,隻見他手掌微微一動,兩座巨大的雪山便化為了牢籠,直接困住了秦玉的去路!

“哈哈哈!”鬆哥見狀,不由得放聲大笑。

“小子,在這裡我是無敵的!”

秦玉默不作聲,他猛地一拳打碎了麵前的雪山牢籠。

還不等秦玉靠近,腳下的冰麵忽然化作了兩隻大手,抓住了秦玉的腳踝!

“嘩啦啦”

周圍的冰雪向著秦玉快速覆蓋而來,幾乎眨眼之間,秦玉便被冰雪覆蓋,幾乎化為冰人!

“該結束了!”

鬆哥一聲大吼,他身體淩空而起,雙手緩緩抬了起來。

周圍的冰山、雪花,也跟著向上抬起!

這些冰山雪花,全部聚集在了秦玉的上空。

一眼望去,宛若一座巍峨的大山!

“看我如何鎮壓你!”鬆哥雙手快速向下按去!

那無數的冰雪,立馬壓向了秦玉的身體!

幾乎眨眼之間,秦玉的身上便覆蓋了一座高有數百米的冰山!

這雪山似乎受鬆哥的控製,在他的控製之下,本就龐大的雪山,頓時沉重無比!

這巨大的力量,讓秦玉根本動彈不得,哪怕秦玉力大無窮,也無法破開這雪山!

鬆哥向著秦玉慢慢地走來,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秦玉,說道:“在這裡,我,就是無敵的。”

秦玉用力的掙紮,但這冰山實在太大了,幾乎讓秦玉動彈不得。

“小子,也該送你上路了。”鬆哥冷冷的說道。

他手心一探,一道冰雪化作的利刃,便出現在了手上。

“去死吧!”鬆哥一聲怒吼,手中利刃向著秦玉的眉心狠狠地刺了過來!

就在這性命攸關之際,秦玉瞳孔忽然猛地一縮,眉心處瞬間爆發出了一道金光!

“神靈審判!”秦玉一聲大喝!

那金光頓時冇入了鬆哥的眉心!

刹那之間,鬆哥的神識如遭雷擊,身體也不自覺地摔倒在地!

他的神識幾乎要被撕裂,劇痛,讓鬆哥麵容扭曲!

“你你要毀我神識你啊!!!”鬆哥抱著腦袋,痛苦的哀嚎了起來!

他極力的做著對抗,腦海中光芒不斷。

鬆哥的額頭,涔出了一層層的秘汗。

此時的鬆哥也無心操控雪山,秦玉趁著這個機會震碎了雪山,一步踏了出來!

與此同時,鬆哥也扛過了神靈審判。

他的境界在秦玉之上,所以神靈審判很難直接抹除他的神識。

“小子這是什麼招式”鬆哥有幾分後怕的說道。

秦玉冷笑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鬆哥深吸了一口氣,低聲說道:“差點就要死在你的手裡了,我還真是小瞧你了”

“我也一樣。”秦玉眯著眼睛道。

鬆哥倒退了一步,他冷笑道:“秦玉,我不會再留手了,一切都要結束了!”

隻見鬆哥一聲怒吼,大喝道:“雪山神邸,出來吧!”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