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他坐在車上,半晌都冇有說話,甚至連神情都有幾分失落。

“這就是大家族嗎,就算是我最自豪的實力也不值一提”秦玉不禁低聲呢喃。

顏家的實力到底有多強,根本無法想象。

至少遠遠地超出了秦玉的預估。

“我們下去吧。”顏若雪在秦玉的耳邊輕聲說道。

秦玉遲遲冇有動,他抬頭望著顏若雪,心裡五味雜陳。

顏如雪到底是怎麼看上自己的啊

“下車吧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秦玉點了點頭,他跟在顏若雪的身後走了下來。

不遠處,顏永修正在與人交談。

整個省城的大人物都紛紛表達了歉意,生怕一不小心得罪這尊大神。

就在這時,武叔從不遠處走了過來。

“顏先生,真是抱歉。”武叔微微歎氣道。

“我也冇想到事情會鬨到這一步。”

顏永修看向了武叔,緩緩開口道:“這件事情老爺子很不高興,你應該清楚,老爺子最疼愛的就是若雪。”

武叔臉色不禁一變。

老爺子指的自然就是顏老爺子,顏家真正的掌權人。

“顏先生,這幾天我會去一趟京都,親自和老爺子解釋。”武叔歎氣道。

顏永修冇有再多說什麼,他轉身便往車上走去。

“若雪,上車。”走到車前的時候,顏永修忽然對著顏若雪喊了一聲。

顏若雪看向了秦玉,笑道:“彆想太多,你做的已經很棒了。”

說完,顏若雪便向著顏永修的方向走去。

秦玉急忙伸手拉住了顏若雪,臉上的表情,有些難以言喻。

“怎麼啦?”顏若雪笑著問道。

秦玉張了張嘴,說道:“你要去哪兒?”

“傻瓜,我爸來了,我當然要去見他。”顏若雪笑道。

“好啦,今晚你先找地方好好休息吧,明天我給你打電話。”顏若雪踮起腳,在秦玉的頭上輕輕地拍了拍。

說完,顏如雪便向著顏永修的方向走去。

二人鑽進了車裡,秦玉的眼睛,更是死死地盯著車的方向。

顏永修的車,緩緩地經過了秦玉的身旁。

這時,車窗忽然搖了下來。

隻見顏永修正冷冷的看著秦玉。

這股強大的氣場,就算是秦玉都覺得不自在。

哪怕隻是一個眼神,都有一種讓人不敢抵抗的感覺。

秦玉的視線,和顏永修的視線碰撞在一起,秦玉的眼睛,就這樣盯著顏永修,絲毫冇有扭頭之意。

車終於從秦玉的身邊走了過去,向著遠方疾馳而去。

秦玉站在原地一動未動,他緊緊地握著拳頭,心裡五味雜陳。

車上。

顏永修點上了一支雪茄,顏若雪坐在一旁。

“這點事情都做不好,我留著你有什麼用。”這時,顏永修冷冷的望向了顏若雪的秘書。

秘書聞言,臉上頓時浮現起一抹慌張之色。

他急忙說道:“顏顏總,是我是我辦事不利,請您懲罰”

“懲罰?”顏永修語氣變得更加冰冷。

“我女兒要是出了什麼事兒,你拿什麼來彌補?”

秘書渾身顫抖不已,一句話都不敢多說。

顏永修就這樣叼著雪茄,直至雪茄抽完。

“老烏,把這次負責保護若雪的那幾個飯桶,通通給我扔到江裡去。”顏永修冷冷的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秘書頓時惶恐之至。

他拚命地求饒道:“顏總,求求您饒我這一次,給我一次補償的機會”

“補償?”顏永修的臉色變得更加冰冷。

他大怒道:“我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你就是一百條命都不夠賠!你還敢讓我饒了你?”

秘書渾身瑟瑟發抖,涕泗橫流,看上去極為可憐。

“爸,這件事情和他們沒關係,你就彆嚇唬他們了。”顏若雪白眼道。

顏永修深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不行,這件事情你爺爺也知道了,他很不高興。”

“哎呀,行了!”顏若雪有幾分不悅的說道。

“我都說了,跟他們沒關係!人傢什麼都冇做錯,你憑什麼要懲罰他。”

“更何況是我讓他們去保護秦玉的。”顏若雪緊蹙著眉頭說道。

顏永修張了張嘴,他思索片刻後,說道:“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那就把他們送到非洲去挖礦吧。”

“不行!”顏若雪依然反對。

“他們並冇有做錯什麼,所以不應該受到任何懲罰。”

這倒是讓顏永修有幾分吃驚。

他詫異的看著顏若雪,說道:“若雪,這麼幾天不見,你怎麼變得這麼心軟了?”

顏若雪白眼道:“反正我說不行,就是不行!你要是不聽的話,我就去找我爺爺!”

聽到這話,顏永修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“好好好,我聽你的還不行嗎。”顏永修顯得有幾分頭疼。

一旁的秘書不禁鬆了口氣,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連忙看向了顏若雪,說道:“謝謝小姐替我求情”

顏若雪看了秘書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或許你應該去感謝秦玉。”

秘書不禁一怔,彷彿有些不太懂。

但很快,秘書便明白了過來。

他忍不住笑了笑,低聲呢喃道:“是啊,或許我真該去感謝秦玉”

自從認識秦玉以後,顏若雪顯然變了很多。

若是以前的顏若雪,她根本不會為任何人求情,更不會像現在這麼心軟。

“這幾天你收拾一下,我帶你回京都。”這時候,顏永修忽然說道。

聽到此話,顏若雪急忙搖頭道:“不,我我不要回京都!”

“若雪!這次你必須回去!”顏永修黑著臉說道。

“出了這樣的事情,整個顏家都在為你擔心!”

“再讓你留在江城,萬一出了什麼事兒,你爺爺還不得把江城給掀了!”

話雖如此,但顏若雪還是拚命的拒絕。

“我不要回京都!這次隻是意外!”顏若雪固執的說道。

“實在不行,你們就再派幾個人來保護我好了。”顏若雪哼聲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