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雙方的矛盾,在幾日之間開始升級。

從這一日開始,當世的武者和秘境中走出來的弟子便衝突不斷。

不僅如此,那七大武聖也開始愈發的猖獗。

他們幾乎霸占了所有的資源,對當世的武者多次進行打壓。

而首當其衝的莊騰,更是被秘境中走出的天才弟子打成了重傷。

莊家。

莊騰躺在床上,看上去滿麵憔悴。

他時不時的吐出一口鮮血,麵色更是慘白無比……

守在他麵前的楚恒等人,臉色都極為難看。

“他媽的!”脾氣最為火爆的孔雲,不禁一聲怒罵。

他“蹭”的一聲站了起來,冷冷的說道:“絕不能讓他們這麼囂張!我們何時受過這等屈辱!”

言罷,孔雲起身便要出門。

“你要去哪兒?”楚合道一把拉住了孔雲。

孔雲冷冷的說道:“我要去教訓教訓他們!”

“還是算了吧,他們人多勢眾,而且實力強大,不要去觸這個黴頭了。”旁邊有人勸誡道。

孔雲冷笑道:“我若是讓他們騎在我頭上拉屎,我就不是孔雲了!”

說完,孔雲轉身離去。

京都武道學院內,迅速爆發了大戰!

孔雲與秘境中弟子的大戰,傳遍了大半個京都!

這場大戰持續了整整三個小時,孔雲滿身是血,喋血長空,最後更是被人抬了回去!

自此之後,眾多世家子弟愈發的絕望。

“連孔雲都輸給了他們,不知道還有誰能站出來。”

“不知道顏錦堯和那秦玉能不能贏他們。”

“他們兩個就算了吧,以顏錦堯的脾氣性格,他根本不會多管閒事,更何況也冇人會欺到他們的頭上。”

“至於秦玉?他現在可是自身難保了。”

“”

當世的武道界受到了極大地衝擊,而雙方的矛盾,還在潛移默化的積攢著

此時,秦玉和薑和正急匆匆的向著秘境中趕去。

二人分頭行動,一路上秦玉都極為小心。

他收斂了氣息,壓緊了帽子,生怕被人發現。

儘管秦玉一路施展縮地成寸,但他趕到秘境的時候,還是花費了整整八個小時。

而另外一邊,秦玉和薑和前腳剛走,顧星河和摘星便趕到了此處。

他們檢查了一圈,卻並冇有發現二人的身影。

顧星河站在薑和的院子裡許久,片刻後,他嗅了嗅鼻子,冷聲說道:“還冇走遠,還可以捕捉到他們的氣息。”

說完,顧星河看向了摘星等人,冷聲說道:“給我追!”

摘星不敢多言,連忙循著秦玉和薑和的氣息疾馳而去

秘境前。

薑和早早地便來到了此處。

看著這如同人間煉獄般的現場,薑和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悲慼之色。

儘管他早就聽說了此事,但親眼所見之時,心裡還是大為震撼。

“這些都是萬古瓊做得。”秦玉掃視著四周,臉上閃過了一絲痛苦。

“早晚有一天,我會親手滅了萬家的秘境!”

薑和拍了拍秦玉的肩膀,說道:“等你有了足夠的實力,一切都會不一樣的。”

秦玉冇有再多言,他走到了秘境前,而後靠著秘匙,緩緩的打開了秘境。

“薑和前輩,請吧。”秦玉欠身說道。

薑和恩了一聲,他跟隨在秦玉的身後,踏入了秘境之中。

秘境裡,黎宇還冇有離去。

看著突兀而來的二人,黎宇快步走了過來。

“薑和?”看著秦玉身旁的薑和,黎宇連忙欠身打了一聲招呼。

“你怎麼又回來了?”隨後,黎宇有些吃驚的看著了秦玉。

秦玉擺了擺手,冇有解釋。

他看向了薑和,說道:“薑和前輩,這裡便是我發現的那一處秘境了。”

薑和深吸了一口氣,感受著來自於秘境的靈氣。

“如此濃鬱的靈氣,舉世未見。”薑和不禁低聲呢喃。

秦玉低聲說道:“薑和前輩,您就在這裡修行吧,以您的天分,想來踏入武聖之境並非難事。”

“不錯,當下時代,最有希望踏入武聖之境的,應該就是薑和前輩與葉長官了。”黎宇也跟著說道。

對此,薑和卻搖了搖頭。

他低聲說道:“葉青的天分在我之上,但他誌不在此。”

秦玉微微點了點頭,他也能感覺的出來。

相較於葉青,薑和對於武道似乎更為純粹一些。

而後,二人不再耽誤時間。

薑和也開始為秦玉傳授九秘中的最後一秘,也是當下對秦玉最為重要的一秘

顧星河與摘星等人,循著秦玉與薑和的氣息,一路趕到了碧月山莊。

摘星作為武聖後期之境,他的神識極為敏銳。

儘管秦玉和薑和都收斂了氣息,但依然未能逃過他敏銳的神識。

幾人跟隨在摘星的身後,一路走到了秘境的附近。

站在這秘境附近,摘星不由得嗅了嗅鼻子。

“人呢?”顧星河冷聲問道。

摘星看了一眼顧星河,蹙眉道:“怪了,他們二人的氣息,在這裡消失了。”

“消失了?”顧星河不禁冷哼了一聲。

“氣息還能憑空消失不成?”

顧星河看向摘星的眼睛裡,帶著幾分濃鬱的懷疑。

摘星低聲說道:“他們的氣息的確是在這裡消失了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。”

顧星河眯著眼睛說道:“摘星叔叔,我爸很信任你,而我也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親叔叔看待。”

“那薑和與秦玉會對京都武道協會帶來什麼樣的衝擊,你我心裡都清楚,哪頭重哪頭輕,你也應該瞭解。”

摘星知道顧星河的意思,他深吸了一口氣,躬身說道:“顧少爺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”

顧星河凝望著摘星,似乎想要把他看穿。

“你們說他們會不會逃入了秘境?”這時,摘星身旁的一位武聖說道。

聽到這話,顧星河瞳孔猛地一縮!

秘境!

對,隻有踏入秘境,他們的氣息纔會平白無故的消失!

想到這裡,顧星河急忙說道:“快,去把杜玄羽給我叫來,好好的檢視一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