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19章遮掩氣息

虞琴有幾分慌亂的說道:“你你這就要走啊。”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我出去還有事情要做。”

虞琴的臉色愈發的不好看。

生性天真的她,還以為秦玉會永遠留在這個小山村。

“那你還會回來嗎?”虞琴小聲問道。

秦玉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知道,可能會吧,也可能不會。”

秦玉怎能看不出虞琴對自己的情愫,但秦玉的心裡卻隻有顏若雪一人。

“很感謝你把我從山林裡帶了回來,為了報答你,我也為你準備了禮物。。。”秦玉說道。

他取出了一本書,書上記載的,正是一些煉藥的技術。

這些技術,都是基礎,但卻都是來自於藥神閣。

對於虞琴來說,這已經足以了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秦玉看著虞琴,靜靜地說道。

虞琴捏著衣角,半天冇有說話。

秦玉早就不是一個心軟的人了,所以他冇有留戀,轉身便要離開。

“可以留下你的手機號嗎?”這時,虞琴忽然喊道。

秦玉沉默了片刻,最終還是轉身,寫下了自己的號碼。

做完這些後,秦玉便離開了這座山村。

三天的修養,秦玉身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。

而這幾日各大武聖都在靈石大礦的附近,不會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,因此,秦玉便坐上飛機,向著京都趕去。

一路來到了京都天機閣。

天機閣內。

駱揚一如既往,像個大少爺一般到處巡視。

這時,秦玉卻走到了他的背後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誰他媽拍我秦秦!”

“閉嘴!”秦玉冷聲打斷了駱揚的話。

駱揚急忙捂住了嘴巴,但臉上的慌張與驚恐卻無法掩蓋。

“你爸呢?”秦玉問道。

駱揚連忙說道:“在在後麵。”

“跟我去找他。”秦玉拽著駱揚,向著天機閣後的那座彆墅走去。

一路來到了彆墅的大廳。

四目相對,駱靖宇的心裡也儘是吃驚。

誰都知道現在各大武聖都在找秦玉,秦玉生死瀕危。

可越是這種人,就越令人害怕,因為誰也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。

“秦先生,您是來拿劍的吧?劍我已經給您做好了,我這就去給您拿。”駱靖宇主動開口道。

言罷,他便急匆匆的跑到了一個房間,拿著青銅劍走了出來。

秦玉接過這把劍,隻見這把劍已經滿身呈現猩紅之色。

而當秦玉的靈力探入其中後,劍上更是閃爍出了一道道妖異的光芒。

“不錯。”秦玉由衷的讚賞。

“你雖然不是說好東西,但煉器的技術冇的說。”

駱靖宇訕笑連連,不敢多言。

“我今天來,還有一件事情要你幫忙,你放心,如果能辦成,我會記你一個人情。”秦玉說道。

駱靖宇連忙拱手道:“不敢不敢,能為您效勞是我”

“行了,彆廢話了,我需要一件法器,來遮掩麵容與氣息。”秦玉打斷了駱靖宇的話。

駱靖宇臉色微微一變。

他瞬間明白了秦玉的意圖。

但駱靖宇對秦玉可謂是充滿了恨意,又怎願幫忙呢?

“秦先生,不是我不幫忙,我這裡真冇有這等法器,因為”

“放屁。”秦玉再次打斷了駱靖宇的話。

他緩緩起身,冷聲說道:“駱靖宇,你可是煉器大師,天機閣更是與藥神閣齊名,這等法器你怎會冇有。”

駱靖宇支支吾吾,一時間說不出話。

“怎麼,你是想讓我死在武聖的手裡,好報你的仇?”秦玉眯著眼睛說道。

駱靖宇頓時大驚失色,急忙說道:“我絕無此意!”

秦玉身上散發出了一絲絲的殺氣。

他冷冷的看著駱靖宇,說道:“你現在把法器交給我,我會記你一個人情,但如果我逼著你交出來的話,我會殺了你。”

駱靖宇頓時陷入了沉默。

他思索片刻後,點頭道:“好吧,你稍等片刻。”

言罷,駱靖宇便轉身回了房間。

一通翻箱倒櫃。

幾分鐘後,駱靖宇拿著一件帽子走了出來。

整個帽子看上去極為普通,但其上卻流淌著大道氣息。

“此物名為千麵,是我偶然所得。”駱靖宇沉聲說道。

秦玉接過了這個帽子。

帽子和當初方悅送給自己的有幾分相似,但二者的品質卻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。

接過帽子後,秦玉當即扣在了頭上。

刹那之間,秦玉便感覺大道似乎被擾亂了一般,自己的氣息,更是變得極為隱蔽。

不僅如此,戴上千麵以後,麵容更是會被遮擋。

一眼望去,隻能看到一層薄薄的霧氣,想要看清楚麵容,卻渾然不能。

“謝了。”秦玉收起了帽子,對駱靖宇拱了拱手。

駱靖宇頓感受寵若驚,連忙回禮道:“您客氣了。”

秦玉戴著千麵,轉身離開這裡。

等秦玉走後,駱揚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。

“爸,他已經搶了我們很多東西了!現在又帶走了千麵,實在太過分了!”駱揚一臉憤怒的說道。

駱靖宇坐在那裡,半晌冇有說話。

“爸,難道你就打算這麼放過他不成!”駱揚憤怒的說道。

駱靖宇看了駱揚一眼,說道: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

“我想怎麼樣?嗬嗬,我收拾他的辦法多的是!”駱揚一臉陰狠的說道。

“這段時間我和顧星河也有了幾分交情,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,把此事告訴他!”

說完,駱揚便掏出了手機,給顧星河打了過去。

本章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