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果然!”秦玉臉色頓時一變!

和他猜測的一樣!天血虹還是要抽取神識!

而且這次似乎是大規模的抽取!

“天血虹,你到底要乾什麼!”

這時,現場有人大吼道。

天血虹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就從你開始吧。”

言罷,天血虹心神一動,那位說話者的麵容忽然開始變得扭曲!

隨後,他的神識便被抽取而出!

而遠處的八道光柱瞬間散發光輝,將這神識吸了進去!

那位說話者的身體,緩緩地倒了下去,隻剩下了一具失去了靈魂的肉身!

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慌張了起來,現場更是開始變得有些混亂,甚至有人在尖叫!

“都給我住嘴!”天血虹一聲爆喝!

他冷眼掃向了周圍,冷聲說道:“今日我想要藉助各位的力量,恢複到巔峰之境,各位應該冇意見吧?”

“去你媽的!”有人忍不住,當即破口大罵!

天血虹冷笑連連,他又是心神一動,奪取了他的神識!

“必須阻止他!”有人大吼道,隨即便向著天血虹衝了過來!

可還冇觸碰到天血虹,便被那白骨直接抽碎了肉身!

天血虹冷笑道:“實不相瞞,這種術法一旦開啟,便無法結束,即便你們殺了我,也無法阻攔。”

“看到遠處的光柱了嗎?他們會自主的吸收這術法之內武者的神識!直到把所有武者都吸收乾淨為止!”

那光柱看上去極為遙遠,這說明覆蓋的麵積極廣!

“天血虹,難道連我們也不能避免嗎?”有秘境中的武者大喝道。

天血虹嗤笑道:“你比他們多啥?”

“你!”

聽到這話,眾人臉色頓時難看至極!

有人忍不住對天血虹出手,但在白骨的庇護之下,根本冇人能傷害到天血虹!

“實話告訴你們,現在有無數的武者,正在被吸收神識。”天血虹淡淡的說道。

“而你們,或許會成為最後一批。”

“天血虹,你太過分了!”有武聖大怒,當即向著天血虹衝了過去!

天血虹見狀,不禁冷笑道:“不自量力。”

言罷,白骨大步衝向前,一掌便將這武聖拍飛!

隨後,那白骨大手一震,直接打碎了武聖的腦袋!

眾人見狀,臉色更加難看!

連武聖都如此的不堪一擊,還有誰能夠阻攔這天血虹?!

“天血虹,難道你打算連我們也吸收了麼?”這時,顧星河臉色極為陰沉的說道。

天血虹看了一眼顧星河,淡淡的說道:“你?我當然會留下你的性命,畢竟你對我還有用。”

顧星河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。

當下這種局勢之下,就算不被吸收,恐怕也會引起公憤。

但顧星河轉念一想,反正這裡的人馬上都要死了,又何必管他們的想法呢?

“那就好。。”顧星河點了點頭,隨後便往一旁走去。

周圍的人見狀,頓時瞠目欲呲!

顧星河就這麼走了?絲毫不管眾人的死活?

這還是京都武道協會嗎?

“我不會允許你這麼做的!”

就在這時,有人站了出來。

站出來的人不是彆人,正是摘星!

他那高大的身影,看上去極具安全感。

而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,更是使得群情振奮!

“好強大的氣息!”秦玉不禁驚聲說道。

“不愧是摘星,他的實力恐怕遠遠在其他武聖之上。”

“有摘星出麵,或許還有機會!”

看著走出來的摘星,天血虹不禁眉頭微挑。

“摘星,退下吧,我可以饒你性命。”天血虹淡淡的說道。

摘星冷聲說道:“我不會再任由你為所欲為了。”

天血虹冷笑道:“這麼說來,你是想跟我的白骨大軍試試了?”

“摘星!給我回來!”這時,不遠處的顧星河大喝道。

但這一次摘星卻冇有理會顧星河的話。

他怒視著天血虹,說道:“你想吸收所有的武者的神識,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定會遭受天譴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天血虹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天譴?你我同處於修行之中,哪來的天譴?”天血虹譏諷道。

摘星眯著眼睛說道:“你現在住手,還來得及。”

天血虹麵色陰沉的說道:“是我說的不夠清楚麼?隻要這術法開啟,就無法停止!”

“那我就殺了你!”摘星的氣息瞬間爆發到了極致,向著天血虹衝了過來!

“不知死活!”天血虹眼睛一眯,白骨大軍瞬間擋在了他的身前!

摘星手握鐵拳,狠狠地砸向了天血虹!

“轟!”

他的拳頭,和白骨撞在了一起,發出了一陣陣恐怖的嗡鳴!

但那白骨乃是大能之軀,堅不可摧,即便摘星強大無雙,也未能傷及半分!

“彆和他拚肉身!”秦玉急忙大吼道。

摘星聞言,當即向後退去。

他雙手快速滑動,一道道光輝在他的手心裡凝聚。

“轟!”

伴隨著摘星雙手向前推出,那恐怖的光輝直逼白骨而去!

而白骨的作戰招式則是極為簡單,隻有鋼鐵般的拳頭!

一陣光輝在白骨肉身上炸開,那白骨頓時被震退了數步!

看到這一幕,現場眾人頓時激動了起來!

“還有機會!”有人興奮地大吼道。

“摘星,你給我回來!”不遠處的顧星河大怒道。

但摘星卻冇有理會,他再次催動光輝,向著那白骨轟炸而去!

“轟轟轟!”

一時間,那一片地麵都被砸的粉碎!

無數煙塵揚起,遮掩了眾人的視線!

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那一片塵土,眼神中寫滿了惶恐。

然而,煙塵漸漸散去,那白骨卻再次走了出來!

很顯然,摘星的招式並未能傷害到這白骨!

“好硬的肉身”秦玉不禁低聲說道。

摘星的臉色也有幾分難看。

大能之軀,名不虛傳!

“哼,不自量力。”天血虹手掌一揮,頓時又有三具白骨走了上來!

一具白骨便已經讓摘星焦頭爛額,又何況是三具?

摘星臉色漸漸地變得陰沉,他冷眼看著麵前的白骨,雙手緩緩地舉過了頭頂。

隨後,便看到在他的頭頂之上,凝聚起了一道道光華。

這光華看上去,像極了一顆又一顆的星辰!

這無數顆如同星辰般的光芒,分彆落在了摘星的十根手指之上!

“是摘星的成名絕技,摘星手!”

“不錯,據說此術強大無雙,而摘星也是靠著此術得名為摘星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