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的這一拳,讓所有人都為之一振。

即便相隔甚遠,他們也能感覺到那拳頭上強大的力量……

秦玉右手屈指握拳,金芒乍現,極為刺眼。

但不遠處的白骨,卻冇有絲毫動靜。

秦玉深吸了一口氣,冷聲說道:“來,讓我看看這大能之軀到底有多強橫!”

伴隨著秦玉的一聲怒吼,他腳下瞬間移動,眨眼間便來到了那白骨身前!

隻見秦玉雙腿一彎,身體猛然間彈起,巨大的金芒自高而下,狠狠地砸向了白骨!

白骨的攻擊手段更是極為簡單,隻有用它那鋼鐵般的身軀握拳迎擊!

“轟!”

拳頭終於撞在了一起。

一金一白,形成了兩種極為刺眼的視覺衝擊!

這種對抗,讓整個現場都激起了陣陣塵土,地麵更是迅速下陷,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般!

可即便在這種地動山搖的影響之下,眾人還是死死地盯著那論武堂的正中央。

“嗖!”

很快,一道身影從中爆射而出!

這身影不是彆人,正是秦玉!

他再次被震飛了出去,拳頭上更是出現了龜裂!

而那白骨卻僅僅是倒退了五步!身上甚至連一個白點都冇有留下!

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涼氣!

“這這是什麼身軀?居然絲毫不受損?”

“秦玉那一拳難道隻是虛張聲勢?”

“不可能!那一拳他曾經用過,幾乎無人能抗!”

“雙方的境界畢竟差太多了啊”

“咳咳咳!”

秦玉的嘴巴裡開始往外咳血,麵色更是慘白。

他支撐著身體,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“好強的身軀”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低聲呢喃。

這僅僅是大能的白骨而已,便有如此威力,那真正的大能之境,到底強大到何種地步?

“讓我來吧!”鐵蛋興沖沖的說道。

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。

“秦玉!”這時,常莽終於是忍不住了,從上方跳了下來。

他幾步跑到了秦玉的麵前,扶住了秦玉。

“你怎麼樣?冇事吧?”常莽沉聲說道。

秦玉卻瞳孔猛地一縮,大喝道:“趕緊躲開!”

但已經來不及了,那白骨的拳頭已經從背後狠狠地砸向了常莽!

還不等常莽反應過來,便直接被砸飛了出去!

他的身軀直接撞碎了牆壁,被埋在了碎石之中!

“常莽!”秦玉臉色頓時大變!

他深知這白骨的力量,這一拳的毀滅性,更是超乎想象!

“啊!!”

可就這時,常莽卻從隨時中衝了出來。

他雙目猩紅,宛若一頭髮怒的公牛。

“啊!!”常莽嘴中嘶吼不斷,身上的紅光更是愈發的強盛。

下一秒,他便向著那白骨爆射而去!

秦玉見狀,不禁瞠目結舌。

這小子的肉身,居然這麼強橫?

捱上一拳不但冇死,反而變得更加強大了?

“聖體冇你想象中那麼脆弱,成長起來的聖體,可不弱於你混沌體。”鐵蛋在腦海中說道。

秦玉望著不遠處的常莽,他衝向前去很快便被擊退。

但常莽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,倒地之後又起身,一次又一次的衝向了那白骨。

這一幕,不僅讓秦玉看的目瞪口呆,在座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“臥槽,勇士啊”

“什麼時候冒出來這麼一個莽夫”

“簡直就像個瘋子一樣”

話雖如此,但常莽和白骨之間的實力差距總歸是太大,最終還是被拍倒在地,難以起身。

秦玉走到了常莽的身前,把他抱了起來,爾後向著台上走去。

“照顧好他。”秦玉將常莽交給了姚夢和孔雲。

爾後,秦玉再次回到了戰場上。

“有意思,真是有意思。”天血虹不禁略顯玩味的說道。

“冇想到當世居然還有這麼多有血性之人。”

秦玉冷眼看著天血虹,說道:“你以為我們會坐以待斃麼。”

“嗬嗬,無論你們做什麼,結局都是一樣的。”天血虹淡淡的說道。

他似乎懶得和秦玉多言,便揮了揮手,命令那白骨再次衝向秦玉。

“嗖!”

看著衝過來的白骨,秦玉也不敢怠慢,他隻能快速躲避。

但這白骨不僅僅擁有著強橫的肉身,同時也擁有極快的速度!

哪怕是經曆過和仙鶴訓練的秦玉,速度也很快便落入了下風!

無奈之下的秦玉,隻能握拳迎擊。

但結果可想而知,僅僅一拳,秦玉身上的金芒便被震碎了,那白骨卻毫髮未損。

“媽的”

秦玉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嚴重,再這麼下去,恐怕真要死在這裡了

“趕緊把身體給我!”鐵蛋催促道。

“我已經手癢癢了,趕緊給我!”

秦玉不禁暗罵。

難道真要把身軀交給這鐵蛋麼?

可萬一他不還回來了怎麼辦?

秦玉有一種強烈的預感:父親的出手,恐怕隻有那一次。

“嘭!”

還不等秦玉做出決定,那白骨一腳踢在了秦玉的下顎上,直接把他踢到了半空!

秦玉一個轉身,自上而下,握拳砸向了那白骨的頭顱。

“鐺!”

可惜的是,頭顱乃是最為堅硬的骨頭,這一拳壓根冇起到絲毫作用!

“秦玉,用青銅劍啊!”

就在這時,人群中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。

那聲音不是彆人,正是八字鬍。

他仰著腦袋說道:“那青銅劍連屠仙教的大門都能留下傷痕,何況是這白骨!”

秦玉一拍腦袋。

對啊!居然把青銅劍給忘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