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玉怎麼都冇想到,京都武道協會連山南村都找到了!

遠處,虞琴臉色有些惶恐。

她小聲說道:“你你們不是秦玉的朋友嗎?”

“嗬嗬”曾極冷笑了一聲,忽然大手一揮,一巴掌打在了虞琴的臉上!

虞琴那嬌弱的身軀,頓時直接被抽飛了出去!

爾後,曾極身體直接飛到了半空。

“我再說一遍,三天之內見不到秦玉,雞犬不留!”

曾極的聲音蘊含內勁,那巨大的聲音震動的整個村子都在嗡嗡作響!

所有人都出門抬頭看向了曾極,對於曾極的出現,似乎充滿了疑惑。

曾極手掌閃爍光芒,爾後輕飄飄的一掌向著下方拍去。

“轟!”

那一片地麵,頓時下陷!房屋更是在頃刻之間倒坍!

“我不是在和你們開玩笑!”曾極冷冷的說道。

看到曾極的手段後,所有人臉色都不禁大變,紛紛四散分逃。

對此曾極頗為滿意。

他緩緩落在了虞琴的身邊,爾後掐著她的下巴,冷冷的說道:“你和秦玉關係不俗,應該知道他在哪兒吧?”

虞琴咬緊了牙關,大眼睛裡除了惶恐之外,還有一絲堅毅。

本就性格柔弱的虞琴,此刻眼睛裡更是涔出了淚水。

淚水順著她的麵頰滾落而下,可她愣是一言不發。

“哈哈,好,有意思!”曾極淡淡的說道。

“我不著急,就等你們三天。”

“三天之後若是見不到人,我就屠村!”

扔下這句話後,曾極一把將虞琴扔到了一旁……

藏在暗處的秦玉,瞳孔不禁猛縮!

“怎麼,那妮子對你很重要?”鐵蛋淡淡的問道。

秦玉咬了咬牙,說道:“不是重不重要的問題,她救過我,我不能看著她死。”

鐵蛋淡笑道:“簡單,隻要你把身體借給我,我幫你殺了他們。”

“不過我得提前告訴你一句,一旦我出手,便會陷入長時間的沉睡,至於什麼時候甦醒,不好說。”

秦玉半晌冇有說話。

許久過後,秦玉低聲呢喃道:“三天的時間,或許還來得及。”

“來得及?什麼意思?”鐵蛋問道。

秦玉咬了咬牙,說道:“既然想要得到天香草這麼難,我也不抱希望了,我總不能永遠卡在武侯之境。”

“你要乾什麼?”鐵蛋的聲音裡,帶有一絲震驚。

秦玉冷聲說道:“我要試著強行踏入武聖,成功與否,就在此一舉了。”

“或許,道傷帶來的影響,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可怕。”

鐵蛋沉聲說道:“你瘋了麼?如果你失敗的話,很有可能修為儘失,金丹爆炸!”

秦玉冷聲說道:“我還有彆的選擇麼?難不成你要去找一個高級秘境?”

鐵蛋頓時陷入了沉默。

是啊,想找一處高級秘境,那比登天還難。

而且高級秘境的人,根本不會來這裡,更不會帶一株天香草。

秦玉不再多言,他轉身便走。

三天的時間,足夠秦玉嘗試踏入武聖了。

一路疾馳,秦玉迅速離開了山南村。

“你們可要堅持住。”秦玉在心底暗道。

隻要踏入了武聖,秦玉將不再懼怕所有人!

到時候再來救他們也不遲!

一路逃出去了數十公裡。

直到確定自己突破不會吸引來曾極後,秦玉才頓住了腳步。

秦玉特意找了一處峽穀,以防止被人發現。

“就是這裡了。”秦玉深吸了一口氣。

他盤腿坐在地上,微微閉上了眼睛。

“秦玉,我可得提醒你一句,這是一件極為冒險的事情。”鐵蛋沉聲說道。

“如果你失敗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秦玉恩了一聲,說道:“我知道,這種冒險我已經嘗試過很多次了,每一次我都賭對了,相信這一次,我依然會保持好運。”

鐵蛋默不作聲,但心底卻對秦玉產生了一絲欽佩。

這簡直就是拚命三郎啊。

秦玉不再多言,他微微閉上了眼睛,開始試著突破武聖。

一絲絲氣息,從秦玉的丹田內暴湧而出!流淌向身體各處!

隨後,那一絲絲氣息更是直衝頭頂!

秦玉的神識化作金芒,向著丹田內湧去。

兩種氣息,在這一刻開始試著融合!

一絲絲大道之威,在秦玉的周身蔓延!

這正是踏入武聖的跡象!

金丹和秦玉的神識,在急速的融合著,秦玉的整個軀體,都開始顫抖了起來!

因為金丹受損之故,金丹和神識融合的過程極為痛苦!

那一處道傷像是要被撕裂一般,疼痛直逼全身!

秦玉咬緊牙關,死死地忍受著這痛苦。

他控製著自己的神識,儘量柔和、平靜的與金丹融合!

不僅僅是秦玉受到了痛苦,就連處在秦玉腦海中的鐵蛋也承受了這同等的痛苦!

“我尼瑪”鐵蛋疼得呲牙咧嘴,幾乎崩潰!

反觀秦玉,他的臉上不見任何神情。

雖然有冷汗不停地墜下,但臉上卻雲淡風輕!

“你他媽是瘋子就算了,還他媽要拉著我一起”鐵蛋忍不住破口大罵!

在這種疼痛之下,秦玉還能控製神識融合,這不禁讓鐵蛋對秦玉的敬佩之情又多了幾分!

伴隨著融合的持續,疼痛開始加劇。

金丹的裂縫,更是在急劇的變大!丹田處傳來的痛處,苦不堪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