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刻。

昭陽城內,兩軍之間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。

密集的爆炸聲不絕於耳,五顏六色的靈光交織肆虐。

昭陽城早已化作一片荒蕪,雙方死傷慘重。

人域大軍由三皇旗下的人族大軍和女媧旗下的妖族大軍組成,數量原本有三千億之眾,如今隻剩下千億餘人。

魔族大軍同樣折損嚴重。

從剛開始的四千多億的魔兵,銳減至不到兩千億。

數量上魔族依舊占據明顯優勢。

但自蚩尤隕滅後,魔族大軍士氣大減。

原本一直被壓著打的人域大軍越戰越勇,逐漸竟有反撲之勢。

人域大軍的數量雖然明顯遜於魔族大軍,但雙方天尊魔尊級彆的強者數量接近。

人域三皇與女媧麾下共有二百位天尊強者!

魔族大軍雖號稱有三百魔尊,但實際數量要大打折扣,隻有不到二百五十位魔尊,且絕大多數都隻有半神境修為。

像千影魔尊那種神源境修為的魔尊,僅有三十位不到而已。

人域大軍這邊也有二十多名神源境的天尊。

即便數量上有些許的劣勢,但真正死鬥起來,魔族大軍那邊並不能占據絕對的優勢。

……

沈浪通過伏羲打開的傳送通道,匆忙趕到了昭陽城戰場。

他化作一團血雲,來到了戰場上空。

“諸位,暫且休戰!!!”

沈浪口中發出一道震懾雲霄般的吼聲,宛如萬道雷鳴般震耳,瞬間蓋過了戰場中的神通炸裂聲和嘶吼聲。

這一嗓子,的確是吸引了兩軍中所有修士的注意力。

“沈某代三皇媧皇前輩以及魔域皇族紅蝶公主,向各路大軍統帥傳訊!”

說罷,沈浪神識鎖定戰場中的人域天尊和魔族魔尊,將伏羲與紅蝶刻錄的傳訊玉簡投擲而出。

眾天尊和魔尊下意識接過玉簡,窺其內容,頓時駭然失色。

伏羲和紅蝶在傳訊玉簡中大抵都交代了噬天蠕蟲破卵而出的經過,並告知眾人停止爭鬥,前往北冥葬魔海助他們催動大陣,將噬天蠕蟲放逐至外星域。

“各部落大軍,暫且停手!”

人域眾天尊紛紛號令旗下的軍隊停戰。

不少魔域魔尊也下令停戰。

雙方大軍左右抱團,各後退了數千裡。

人域眾天尊與魔域眾魔尊彼此在陣前對峙。

沈浪從天而降,向雙方簡述事情經過。

魔族陣營中的千影魔尊瞥見沈浪,當即厲喝出聲:“此人絕不能信!這小子正是先前在虛界奪走大帝魔核的那個人域修士!”

“此人不但奪了大帝魔核,還殺我魔域六位魔尊,罪大惡極!”

“再者,紅蝶公主早已身隕,怎麼可能會突然釋出訊息?就算紅蝶公主要號令我等,也應該親自現身,而不是讓一個人域修士代為傳訊!”

千影魔尊在魔域地位極高,位列十大魔尊之一,排名末尾。

他的質疑聲,讓其他魔尊也產生了懷疑,擔心這是人域修士的圈套。

“千影皇兄說的不錯,非我族類絕不能信!”

“這人域小子如此心急火燎想將我們騙去葬魔海,說不定那裡早就布好了殺陣,就等我們自投羅網!”

一名魔域皇族的神源境魔尊死死盯著沈浪,冷喝出聲。

魔域修士天生排斥異族,沈浪知道很難跟這群魔尊解釋,乾脆說道:“實話告訴你等,我雖身在人域,卻並非異族,而是你們魔域的始祖魔轉世!”

“什麼?!”

這話一出,眾魔尊大驚失色。

對麵的人域天尊們也是麵麵廝覷。

“放肆!區區人域螻蟻,也敢妄稱是始祖轉世?真是找死!”

千影魔尊勃然大怒,周身魔焰翻騰,也不顧其他魔尊的勸阻,一爪朝沈浪劈了過去。

“沈道友當心!”

對麵幾名人域天尊驚喝出聲,欲上前助陣。

“沈某自能應付!”

沈浪麵色冷靜,同時劈出一記血影巨爪。

血影巨爪爆發出沖天掠地般的驚悚血光,以駭人聽聞的般的威力撞上了千影魔尊襲來的魔爪。

“轟轟轟!”

震天動地般的轟鳴爆裂聲傳來,沈浪擊出的血影巨爪,竟擋下了千影魔尊的魔爪。

“這……不可能!”

見沈浪居然能擋下自己的一爪之威,千影魔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數日之前,這小子明明隻是一個任其揉捏的人族雜碎,實力怎麼會突然暴漲到這種地步?

事實上,也多虧了血穴之行。

沈浪吞噬了那噬天蠕蟲幼蟲的分魂後,修為從原來的半神境初期一舉晉升至半神境巔峰!

得益於修為和元神之力的暴漲,他的實力也有了質的飛躍。

沈浪在半神境初期時,就能擊傷千影魔尊的魔體。

如今他不但修為暴漲,血神經更是突破至第三層,戰力已經完全不虛這千影魔尊了。

千影魔尊不信這個邪,再度劈出一爪,直取沈浪的麵門。

“轟”的一聲魔光爆裂。

這一擊看似威猛,但沈浪居然隻是輕描淡寫的抬手一抓,便牢牢抓住了千影魔尊的右臂,使其右爪無法向前挪動半分距離。

千影魔尊驚駭交加,渾身掀起沖天魔光,化身成本體暗影魔神。

沈浪也不再客氣,化身成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。

千影魔尊還冇來得及釋放靈域神通,就被沈浪化作的巨大黑影裹挾吞噬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就當千影魔尊驚駭之際,沈浪全力施展起血神經的吞噬神通。

黑影赫然爆發出巨大的吞噬之力,瘋狂的吸收起暗影魔神魔體元神中的力量!

“啊!!!”

千影魔尊的生命力和元神之力正在被這股詭異的黑影吞噬吸收,口出發出驚駭無比的尖嘯聲。

他試圖脫離這道黑影,卻發現這黑影竟如跗骨之蛆一樣,徹底纏住了他的元神肉身。

沈浪已經將血神經修煉至第三重,強大的吞噬神通即便是神源境天尊也難以抵擋。

“魔神秘典!?”

魔域大軍陣前的一眾魔尊見狀,不由得大驚失色。

眼前這人域修士施展出的神通,竟是他們魔域的上古禁術“魔神秘典”。

這是太古魔神才能掌握的神通!

大片的魔光沖天而起,在天空中彙聚成一張頭戴羊頭骨麵具的巨型人臉,散發出的強大且暴戾的氣息。

“蠢貨,我若不是始祖魔轉世,又如何能吸收魔域大帝的魔核,又如何能施展魔神秘典?!”

天空中那張巨型人臉死死盯著被黑影裹挾千影魔尊,暴戾之聲震徹心魂。

沈浪極儘模仿精神世界裡那名頭戴羊頭骨麵具青年散發出的氣息,終於震懾住了千影魔尊。

“你……你當真是……”

千影魔尊瞪大了雙眼。

天空中這張那巨型人臉帶來的威壓感讓他如墜冰窖,頭皮發麻!

他感受到了一股血脈上的壓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