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季寧兒跟蘇瑾約完會正準備吃飯,崔心怡突然衝到了他們麵前。

“寧兒,求你救救溫家,救救你溫叔!”

崔心怡說著就衝上來,不由分說一把抓住了季寧兒的手。

季寧兒嚇得瞪大了眼睛,旁邊的蘇瑾立刻過來把她搶過去護在身後。

“溫夫人,請你自重!”

崔心怡滿臉焦急。

“我、我不會傷害寧兒的,我是來跟她道歉的,隻要她原諒我,願意救溫家,我馬上就跟她道歉。”

崔心怡眼圈都紅了:

“寧兒,你溫叔快被那些人逼死了,你不能見死不救啊!”

季寧兒緊緊抓著蘇瑾的外套,嘴裡就一個字。

“走……走……”

她看都不願意看崔心怡一眼,隻想趕緊離開。

蘇瑾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,眼神都冷了。

“溫夫人,你說話也太好笑了。你們溫家的事跟寧兒有什麼關係,憑什麼要救你們?而且,寧兒隻是一個女孩子,也冇那麼大的能耐救你們家。”

蘇瑾冷嗤一聲:

“那些工人在安泰乾了那麼多年,現在你們突然就要辭退他們,他們找你們溫家要說法那不是正常的嗎?隻要妥善安置,那些工人也不會把你們溫家怎麼樣的。大家隻是要吃飯,又不是想要人命。”

季寧兒有些詫異地看蘇了瑾一眼,這人對溫家的事知道的還挺及時。

崔心怡這會兒已經來不及管這餐廳還有冇有外人在了,急道:

“妥善安置就要錢,可我們家現在已經冇有錢了!”

“寧兒,如果你們家不幫我們,你溫叔叔就要被他們逼得跳樓了啊!”

“彆這麼說。”蘇瑾一手攬住季寧兒的腰:“我們可冇那麼大的能耐。”

“寧兒有!”崔心怡立刻道:“隻要寧兒原諒我,季家就會願意出手。隻要季家出手,我們溫家就有救了。”

蘇瑾挑眉:“你要寧兒原諒你?”

崔心怡連連點頭:“對對。”

蘇瑾也點頭:“那好,你既然要跟寧兒道歉,那總得拿出點誠意吧?想當初,你為難羞辱寧兒的時候可是不分場合的。”

崔心怡愣了愣,知道對方這是準備為難她。

可是想到現在還被工人堵在醫院的溫楷,想到已經亂成一團的公司和醫院,想到離家出走現在不見人影的兒子。

崔心怡暗暗咬牙:“寧兒,你要怎樣才能原諒我,你說。”

季寧兒臉色有點發白,眉頭緊皺。

她隻想離溫家的人遠遠的,並不需要什麼道歉。

蘇瑾卻道:“這會兒安泰不是有很多記者嗎,不如就請溫夫人當著記者和所有人的麵誠心誠意地給寧兒道個歉,怎麼樣?”

“你、你讓我當著……”崔心怡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麵,隻覺陣陣眩暈。

那麼多記者,一旦曝光,她以後還怎麼在燕城立足?

可是如果溫家垮了,燕城又哪裡還有他們的一席之地?

“溫夫人好好考慮,反正我們不急。”蘇瑾摟著季寧兒就走。

崔心怡頓時就急了:“我答應我答應,寧兒,那、那……”

蘇瑾道:“溫夫人隻管去道歉,寧兒如果原諒你會告訴你的。還有,道歉的時候麻煩說得清楚一些,免得大家不清楚事情的起因經過,影響吃瓜。”

崔心怡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