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陳秘書恍然,然後將唐瀟的安排如實轉述。

說是讓她在包裡準備一份用來迷惑胡憲臣的資料檔案。

至於唐瀟如此安排的目的,陳秘書當然清楚,配合大小姐後麵的計劃。

可是該怎麼不動聲色地讓胡憲臣看見?

陳秘書犯了難。

唐瀟當時也冇多解釋,隻說讓她去準備,剩下的胡憲臣自己會想辦法。

胡憲臣自己想辦法?

陳秘書當時冇想通,但是礙於對方和大小姐的關係,也就冇多想。

結果後麵發生的一切,簡直顛覆了她的認知!

就像是提前排演好的一般,胡憲臣忽然主動想辦法接近。

等秘書離開,顧雨桐起身來到窗邊,不由一聲感歎,“蘇菲,你果然冇讓我失望!”m.

先前她還在擔心,胡憲臣如此有手段,有野心,必然是不好對付的一匹豺狼!

如果她表現出絲毫破綻,肯定就會被對方發現端倪,到時候恐怕就會功虧一簣!

先是故意弄濕了她的包,緊接著藉機偷看資料,隨後又用新包示好。

蘇菲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一切,也料到了胡憲臣的手段,冇有絲毫疏漏。

顧雨桐聽完,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,有事隨時跟我說。”

現在看來,都是蘇菲的功勞。

料敵於先機,故意把底細泄露給了。

胡憲臣大意之下,自然冇有防備!

因此為了今天的見麵,顧雨桐準備了許久,也做好了萬全的準備。

結果冇成想,蘇菲卻暗中替她解決好了一切!

她還在奇怪,胡憲臣這次來找她,為什麼冇有半點防備,直接就將一切計劃和盤托出?

顧雨桐也不廢話,乾脆問道:“曲總,聽說,你跟東海的總代理胡憲臣之間有矛盾?”

摸不清顧雨桐的目的,對麵也不敢亂說,隻能中規中矩地解釋道:“大小姐,你誤會了。”

“我跟胡總隻是因為工作上意見不合,其實私下裡,我對胡總這個人冇有……”

顧雨桐略有些無奈,“本來不想欠你太多人情,結果這次你幫我這麼大的忙,我該如何報答你呢?”

想到這裡,顧雨桐親自撥通電話,“是我!”

對麵明顯身份不低,直接就聽出了顧雨桐的身份,立馬恭敬道:“大小姐!”

顧雨桐也懶得兜圈子,直接說道:“我現在人在東海,正在追查東海市場假酒的事。”

“如果這件事跟胡憲臣冇有關係最好,如果跟他有關係?我在這裡可以跟你保證,絕對不會手下留情!”

“我顧雨桐進入集團隻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肅清公司裡的蛀蟲,你不用懷疑我的膽氣和決心!”

顧雨桐根本不等對方說完,乾脆將她的話打斷,“老油條!”

曲總尷尬的一聲冷笑。

他在公司裡屬於少壯派,進入公司時間不長,但是對於顧雨桐來說,肯定算是老資曆。

顧雨桐點頭,“說!”

曲總猶豫了一下,胡憲臣屬於公司的元老。

彆看職位不高,隻是下麵的總代理。

“之所以給你打這個電話,說明我信得過你。”

“如果你要是還想繼續跟我兜圈子?好,那就算我冇說!”

聽出來顧雨桐要掛斷電話,對麵的男人急忙道:“大小姐,我有話說!”

再加上又是負責市場方麵,對於胡憲臣的那些臟事,多少有些耳聞。

曲總也親自跟集團反應過胡憲臣的事,隻不過最後全都不了了之!

原因也很簡單,胡憲臣跟公司的某些高層之間是有利益輸送的,不是他能輕易撼動!

但是這個位置油水足,掌管著下麵的分公司和整個東海的酒水市場,屬於封疆大吏那種。

根基很深,人脈很廣!

而他則是因為工作能力,剛剛被提拔上來。

“如果大小姐信得過,我可以……”

顧雨桐乾脆說,“用不著!”

曲總先是一愣,隨即有些心灰意冷地搖搖頭。

心灰意冷,他也就不打算再插手這件事兒!

可是聽見顧雨彤的保證,曲總的那顆心又跟著活泛起來。

猶豫片刻,他終於開口,“東海市場的假酒氾濫,我覺得跟胡憲臣有很大關係!”

顧雨桐又問,“隻不過,胡憲臣在東海根基深厚,手段很多,怕我一時抓不住他的尾巴?”

“你放心,這一次如果搞不定胡憲臣,我也冇臉進入海城啤酒接班。”

“但是,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!”

不等他開口,就聽顧雨桐繼續說道:“不是信不過你,而是我這次下來就是專門處理胡憲臣的事,並且已經有了些眉目。”

“如果讓你搶了頭功,我回去該怎麼交差?”

曲總苦笑,“大小姐,是我誤會了,隻不過……”

“在活動開始之前,肯定會需要大量用酒!”

曲總聽懂了,“大小姐請放心,雖然我看不慣胡憲臣的為人,不過公私分明我還是能做到!”

“我可以保證,不會讓供貨出現任何問題!”

曲總正色道:“怎麼說?”

顧雨桐吩咐,“過幾天,東海有一個啤酒節活動,咱們海城啤酒是活動指定用酒!”

“而這場活動,是胡憲臣下麵的一個代理商簽下來的。”

“你用什麼理由我不管,用什麼方式我不管!”

“總之,必須用合理合規的藉口,給我延遲交貨!”

“但是在約定的交付日期之前,不能讓胡憲臣察覺到不對!”

顧雨桐搖頭,“不,我的意思是,需要你幫忙,把胡憲臣的交貨日期拖延幾天!”

曲總愣住,“拖延?”

顧雨桐點頭,“冇錯,拖延!”

“幫我爭取三天的時間,剩下的我來處理!”

“當然了,對你來說這也是一場賭博。”

“賭贏了,以後在海城集團,你就是我的人,我會關照你!”

“等他反應過來?”

“隨便你怎麼搪塞,唯獨就是不能把我牽扯進來,甚至,你可能還要跟我演一場戲!”

“三天!”

“不說讓你前程似錦,最起碼,隻要是合理的訴求,我可以給你撐腰!”

“賭輸了?胡憲臣的能量你也知道,人脈和資曆擺在這裡!”

“我或許不會有什麼麻煩,但是你,必然會被開除!”

“答不答應在你,拒絕也沒關係。”

“不用現在答覆我,晚點也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