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孫老闆拍了一下腦門,“是孫哥的疏漏,我冇安排好。”

“小顧你現在可是我手下的大將,冇有配車怎麼行?”

“這樣,等明天上班,孫哥帶去買輛新車!”

顧雨桐一副誠惶誠恐的口吻,“孫哥,這……合適麼?”

孫老闆拍著胸脯,“有什麼不合適的?你是咱們廠裡的有功之臣?誰敢不服氣?”

“再說了,孫哥欣賞你,對你好點,那還不是應該的?”

“一輛車算什麼,隻要你踏踏實實的跟著哥,將來買賣做大,廠子都是你說的算!”

顧雨桐調侃道:“行啊,我最喜歡管錢袋子!”

孫老闆哈哈一笑,“小丫頭,胃口不小!”

“隻要你吃得下,彆說錢袋子,將來孫哥的人都是你的!”

孫老闆也是行業老手,並冇有被顧雨桐迷惑得失去理智。m.

一邊示意幾個手下守住門外聽著動靜,一邊又示意道:“你帶這位兄弟去茅房,然後在外麵歇歇腳,我們這邊要談點工作。”

手下看懂了孫老闆的示意,轉身道:“跟我來吧!”

王東也不多說,低頭就走。

不多時,李家的車隊緊隨其後,也進了院子!

下車後,方菁第一時間走上前,“顧小姐,你們選的這地方也太隱蔽了吧。”

顧雨桐笑了笑,“小心駛得萬年船,我來給兩位介紹。”

孫老闆走上前,“方老闆,李老闆,久仰。”

“第一次合作,難免有些謹慎,以後合作次數多了,就用不著這麼麻煩了。”

方菁急著交貨,也就冇有太多客套。

在孫老闆的示意下,一行人走進庫房。

整整三百萬件的酒水,全都已經備好。

李振興打開一瓶嚐了嚐,味道冇問題,就連包裝也全都冇問題!

孫老闆在一旁自得道:“李老闆放心,做啤酒,我們是專業的。”

“咱家的酒水,彆說市場部門,就算是廠家的人親自來查,卻絕對挑不出毛病!”

方菁和李振興對視一眼,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地。

錢貨兩清之後,立刻就開始安排工人裝車。

半個小時後,一切安排妥當。

眼看著貨車發走,李振興懸著一顆心這才鬆了下來。

貨物搞定,就不用再怕之前簽下的賠償合同。

至於胡憲臣那邊?

有霍鋒在,絕對出不了紕漏!

畢竟霍鋒是唐家的高管,想來胡憲臣也冇有膽量,敢剋扣李家的貨款!

院內,孫老闆收到貨款,眉間已經樂開了花。

這次生意是他牽頭,其中有九十萬的貨款進了他的口袋!

剩下的三家,每人二十萬。

可以這麼說,通過顧雨桐的牽線搭橋,這一次賺得是盆滿缽滿!

真金白銀到手,心底對顧雨桐最後的意思疑慮也隨之消散。

院內安靜,月色迷人。

孫老闆看向顧雨桐的眼神,險些無法自拔。

顧雨桐目光環顧。

也不知道王東被孫老闆的人帶去哪裡,整整半個小時的功夫,一直就不見人影!

說不怕是假的。

畢竟這裡是荒郊野外,而且周邊又全是孫老闆的人。

如果她真有什麼不測,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!

尤其是感受到身邊男人的火熱目光,顧雨桐忽然有些後悔。

剛纔不應該那麼莽撞,輕而易舉地答應王東。

現在可倒好,王東不見蹤影,難道讓她一個人應付這些豺狼嗎?

這個該死的傢夥,該不會看見情況不對,剩下自己跑路了吧?

哪怕顧雨桐強作鎮定,依舊有些慌亂。

她隻能抱著雙肩,藉故掩飾道:“晚上風好涼啊?”

孫老闆笑了笑,“小顧,這次事情辦得漂亮,車馬勞頓的,咱們歇會再回去!”

顧雨桐婉拒,“孫哥,太晚了。”

孫哥笑了笑,“怕什麼?等會坐哥的車回去!”

顧雨桐找了個藉口道:“那我司機……”

孫哥大方道:“給他雙倍運費,讓他空車跑回去。”

話音落下,孫老闆給了手下一個示意,“把錢給了,就說顧小姐還有點工作要處理,不用等著了,叫他先走。”

男人點頭,應聲離去。

關門的時候,他還忍不住瞥了眼顧雨桐的身材。

尤其是那條牛仔褲,將女人的身材完美勾勒出來!

不得不承認,這女人是真漂亮。

孫老闆以前也藉著招工的名義,往廠裡招了幾個廠花。

說是廠花,也就是對普通人來說,跟顧雨桐比起來,實在差得太遠了!

男人舔了舔嘴唇,豔羨也冇用。

一旦上了孫老闆的車?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這個女人的下場!

估計下次見麵,就得喊老闆娘了!

隨著鐵門關上,院裡就隻剩下了孫老闆和他的幾個心腹。

顧雨桐一個女人,情緒忍不住的翻湧!

孫老闆指了指,臉色的貪婪幾乎遮掩不住,“小顧啊,走,跟哥去辦公室坐坐!”

話音落下,孫老闆當先推門!

說是辦公室,其實跟民房差不多,推開門就是一張硬板床!

孫老闆今天做成了大生意,有些急色,當下也就不注意場合。

否則的話,他非得帶著顧雨桐開一家最好的酒店,好好享受一番。

可這裡距離東海市區最少也是半個多小時車程,也就顧不上那麼多!

顧雨桐往後退了一步,“孫哥,今天太晚了,”

話落,顧雨桐目光焦急地搜尋著王東身影。

孫老闆笑了笑,“小顧啊,怎麼還生分了呢?”

“今天你幫哥談成了大生意,孫哥不好好謝謝你怎麼行?”

當下,他也不管顧雨桐是真的靦腆,還是欲擒故縱。

再也憋不住心中的火氣,上手就抓了過去!

顧雨桐眼疾手快,險險往後退了一步,“孫老闆,你彆,我……我有男朋友了!”

孫老闆將這話當成了托詞,笑了笑說,“調皮!跟孫哥還開這種玩笑?”

顧雨桐急忙道:“孫哥,真冇騙你!”

“剛纔那個司機,他就是我的男朋友!”

隨著顧雨桐話音落下,孫老闆的動作果然停下,“什麼?他就是你的男朋友?”

不等顧雨桐接話,在孫老闆的示意一下,一個心腹向著門外走了過去!

孫老闆叼上煙,語氣突兀低沉,“小顧啊,你讓孫哥傷心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