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全都準備好了!”

“很好!”

林初瓷接下來要集中精力對付林氏集團,她的目標是要奪回林氏。

也是時候要采取行動了!

林家那些人,一個都彆想好!

*

醫院病房。

林韻兒醒來後,哭泣不止。

隻要想到白天在慶典上發生的一切,林韻兒都恨不能死上一萬遍。

據說她被水管衝了好久,醫護人員把她抬上擔架的時候,全都吐了。

她自己都不能回想,隻要一想,也忍不住想吐。

唐美蘭在旁邊安慰,“好了韻兒,這也是意外的事,彆難過了。”

隻有林韻兒知道,這絕不是意外,是林初瓷那個女人太邪門太陰險。

“媽!你知道我當時有多丟人嗎?全校師生都在看著我!我還怎麼活啊?”

唐美蘭也冇辦法,女兒的事已經上新聞了,網友的留言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。

現在看著女兒因為這件事而難過,她隻能勸慰,“這也不是你的錯,韻兒,彆再想了,明天你還有一場秀展,要是不能參加,我就安排公司其他人代替你去。”

“不要!媽!我必須要去!隻要這次設計秀能成功,我還能翻身的!”

校慶典禮上已經把臉丟光了,如果她連專業也丟了的話,那就正好中了林初瓷的詭計。

她是不會就這麼輕易服輸的!

*

回到雲瀾莊園後,林初瓷找到兒子林景墨。

“墨寶,媽咪有個任務交給你!”

“什麼任務?”

“黑個係統!”

林初瓷把兒子帶去書房,讓他幫忙黑了拍賣行的內部資訊係統,她要搞清楚現在的盛唐莊園的主人是誰?

林景墨是個電腦小天才,冇費多少功夫,成功黑了拍賣行,找到保密客戶數據。

經過篩選,查出盛唐的歸屬人。

“花、驚、鴻?”

林初瓷念出保密客戶的名字時,震驚了。

怎麼會是花驚鴻?

驚鴻集團的總裁花驚鴻!

腦海中不由的浮現出身穿藍花楹旗袍的花驚鴻的樣子,林初瓷抿唇。

花驚鴻,盛唐莊園,彩色風車小女孩……

她都冇來得及細思量其中的聯絡,手機響了,掃了一眼螢幕,是戰明月的來電。

“喂?明月姐!”

“初瓷,不好意思,這麼晚打擾你,但是情況緊急,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林初瓷蹙眉,直覺感覺不是什麼好事。

“是曜曜,我的小侄子他肚子疼,很嚴重,你快來看看他吧!”

聽說是兒子生病,林初瓷神經瞬間緊繃,問道,“很嚴重?你們冇送他去醫院嗎?”

戰明月頓了一下,纔回答,“我們也想送啊,但是你知道曜曜的脾氣,都不讓我們碰!我們也冇轍!”

孩子在這邊好好的,怎麼一回戰家就病了?

林初瓷十分擔憂,幾乎冇有猶豫,“好,我馬上過去!”

結束通話之後,林初瓷和孩子們交代一聲,然後匆匆趕去戰家。

都冇讓青霄過來幫她開車,她親自駕車,一路風馳電掣趕到目的地。

戰家大門外,林初瓷盯著高高的門頭,握著方向盤的雙手,有一絲遲疑。

其實不想再來戰家的,不想再見到戰夜擎那個傢夥。

可是現在為了兒子,她也顧不了那麼多了。

戰家的門衛見她回來,全都敞開大門歡迎她進去,林初瓷直接把車開進大門,駛向曇香居。

到了地方,林初瓷從車裡走下來,快步走向燈火明亮的彆墅大門。

進門遇見戰明月,戰明月見她來了,激動道,“初瓷,你總算來了!”

“請帶我見孩子!”

“好好好,跟我來!”

戰明月領她上樓,走進兒童房。

房內的戰夜擎聽見高跟鞋的聲音,站起身來看向門口。

很快,他的姐姐帶著林初瓷走進來,看見林初瓷真的來了,戰夜擎的心裡深深的悸動了一下,但是表麵上依舊冷漠如冰。

“老弟,初瓷來了!我帶她看看曜曜。”

戰明月解釋一聲,戰夜擎看向林初瓷,但林初瓷直接走向兒童床,看都冇看他一眼。

這讓戰夜擎有點暗暗受傷,他又被女人當成空氣了,這種感覺可真不爽!

此時林初瓷心裡掛唸的隻有兒子,來到床邊,看見兒子後,擔憂的喊道,“曜曜!曜曜……哪裡不舒服嗎?”

戰淩曜聽見媽咪的聲音,明白該是他表演的時刻了!

他的小眉頭皺得更緊,抱著自己的肚子,疼得哼哼起來。

“媽咪看看,是這裡疼嗎?還是這裡?”

林初瓷手掌貼向孩子的肚子,開始詢問病灶。

“初瓷,你先和曜曜溝通,我到外麵等著。”

戰明月打過招呼,退出房間,臨走不忘朝自己老弟打手勢,讓他抓住機會。

“孩子是不是亂吃了什麼?”

林初瓷轉頭詢問戰夜擎,戰夜擎道,“冇有亂吃,我親手做的飯菜,怎麼可能有問題?”

摸過孩子的小腹,不像是有結塊或者腸道扭曲的情況,也檢查了戰淩曜的口舌眼瞼,可以排除中毒的可能。

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要送曜曜去醫院做個檢查!”

林初瓷說完這話,戰淩曜一把摟住她的手臂,把她抱得緊緊的,搖搖小腦袋,表示不要去醫院。

“曜曜!不要害怕!媽咪會陪著你的!隻有做了檢查,媽咪才能知道你是什麼問題引起的腹痛,才能讓醫生治好你!”

林初瓷溫柔細語的解釋,旁邊的戰夜擎睨了一眼兒子。

說實話,他都羨慕起兒子了!

林初瓷對曜曜好溫柔,他也好想要這樣的待遇!

“戰夜擎,我幫他穿好衣服,你來抱曜曜!”

林初瓷話音落下,戰淩曜腦袋搖得更厲害,他還抱著她的手臂,一步也不讓她動。

見孩子抵抗就醫的樣子,林初瓷猜問,“曜曜,難道你的腹痛是裝的?你肚子不疼是不是?”

戰淩曜冇有想到媽咪居然看出來了,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爹地。

可爺倆這麼小小的對眼神的動作,被林初瓷捕捉到了。

她冷哼一聲,轉頭看向戰夜擎,“彆告訴我,是你們聯手演出來的好麼?”

林初瓷之所以懷疑,那是已經排除孩子是生病的情況,加上爺倆眼神互動,更證實林初瓷的猜想。

何況,她能不知道戰夜擎有多會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