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"都在這裡!”

蔡餘把一份資料遞給她。

看完內容後,林初瓷內心觸動很大,合上檔案,立刻起身,“給我備車!我要回林家!”

林初瓷不僅要討債,還要找到她的大寶。

當年她懷了那個男人的孩子,一共生下4個,最小的一個女兒出生後夭折了。

她履行承諾,把先出生的大寶送給那個男人,自己帶走了剩下的兩個兒子。

如今五年過去,大寶怎麼樣了呢?

每每想到送出的大寶,她很想念。

想了五年,心痛了五年。

*

林家,門庭高懸。

因為吞併唐氏集團的緣故,她的父親林懷光一躍成為京城新興四大家族之首,成了名副其實的商業大亨。

當了钜富就是不一樣,連這門頭都被重新裝修過,看起來高不可攀。

林初瓷走進大門的時候,被林家的兩個門衛攔住,“什麼人?”

“你們惹不起的人!”

林初瓷一身黑衣,冷煞至極。

門衛聽見她口氣狂妄,覺得好笑,“這裡是林家,閒雜人等不得入內!趕緊滾,滾滾滾……”

隻聽得“卡巴”一聲,其中一門衛發出一聲慘叫,“啊啊啊……我的手,我的手……要斷了……”

門衛疼得跪在地上,另外一個門衛愣了一下,他們剛纔都在大笑,根本冇看到來人是什麼時候動的手。

那手法簡直快如閃電,讓人防不勝防!

“你也想嚐嚐斷了的滋味?”

林初瓷抬起頭來,冷眸睨向另外一個門衛,那門衛被她眼神裡的那股狠戾殺氣震到,嚇得想跑進去搬救兵,“來……來人……啊……”

“哢嚓”又是一聲,門衛的腿已經斷了,跌倒在地上,慘叫起來。

林初瓷居高臨下的掃了一眼兩個人,冷冷的命令,“如果不想死的話,就給我閉嘴!”

“……”兩門衛快疼死了,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,因為眼前這個女人太特麼狠毒了!

林初瓷邁步走進林家花園,一直到正廳這裡。

此時,屋裡傳出女人的哭聲,“媽,我真的不想嫁給戰夜擎,我不想嫁,戰夜擎他都快死了,讓我嫁給一個活死人,我還不如死了算了!”

林初瓷聽出聲音來,是夏韻兒的聲音,現在她已經變成林家千金,改名叫林韻兒了。

林韻兒口中的戰夜擎,就是赫赫有名的擎天集團的總裁。

從他接手家業,集團公司在他的帶領下,呈現多元化發展,涉及金融房地產連鎖酒店等行業,如今已經穩穩成為國內最大的巨無霸財團。

可惜這樣一個商業天才,一個月前出了一場車禍,據說導致他癱瘓在床,變成了活死人,時日無多。

戰家為了他,找人沖喜,從全城未婚女性選八字,正好選中了林韻兒。

“唉,我也不想讓你嫁給他啊,當時送過去的八字用的是初瓷的八字,可哪裡想到,居然被他們給選中了!現在戰家要來接你過去,我能怎麼辦?戰家我們可得罪不起啊!”唐美蘭也後悔莫及。

林韻兒又轉過去求林懷光,“爸,你想想辦法,我不想嫁,我真的不想嫁,為什麼非要我嫁啊?我喜歡的是少傑,我想和少傑在一起啊!要不然你們找個人替我嫁過去好嗎?”

“還能找誰,戰家的車很快就要來了!”

“爸媽……我真的不想嫁啊……”

就在林韻兒絕望哭嚎之際,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了進來。

“她不嫁,我嫁!”

屋裡的人,忽然聽見聲音,全都轉頭看去,隻見林家大門,站在一個纖長的黑影。

當那黑影走進來,幾人都看見是一個女人,女人有著一張絕美的臉龐,美且冷酷,整個人身上散發著冷寒的氣息。

“你……你是什麼人?”

林懷光驚訝的打量眼前的女人,覺得熟悉,可是又確定不認識。

“林總真是貴人多忘事,五年不見,連自己的女兒都不認識了?”

林初瓷走了進來,黑色高跟鞋發出噠噠的聲音,像是在人的心臟上敲擊一般,震懾人心。

“你……你該不會……”

林懷光緩緩站了起來,不敢置信的盯著她,模樣變化太大,可是聲音冇有變化。

是她!

他的大女兒林初瓷!

可是她當年不是已經被燒死了嗎?

唐美蘭也辨認出聲音了,臉上露出極度驚恐的表情來,“懷光,她該不會是初瓷吧?”

“初瓷?”林韻兒震驚的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。

想到林初瓷已經被燒成灰燼了,怎麼忽然冒出來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