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出是黑鷹的聲音,林初瓷神情緊繃,心臟也提到嗓子眼。

黑鷹能成功逃出公寓樓,難道說戰夜擎受傷了?

“快點!”

黑鷹再次威逼,另隻手裡的匕首尖抵在她的腰際,林初瓷強迫自己冷靜,隻能將車開出去。

戰夜擎已經從樓上窗戶看見黑鷹坐進車裡,等他從公寓樓裡狂奔下來,見車已經開走,便拚命狂追。

可兩條腿哪裡追得上四個輪子,眼睜睜的看著黑鷹劫走林初瓷,戰夜擎急得崩潰。

早知道會是這樣,他剛纔就該把她帶在身邊的,結果現在弄巧成拙,害林初瓷陷於危險境地!

就在戰夜擎心急如焚通知修翼他們快點趕來之時,剛好薛靖宇的警車來了。

“戰爺!”

“薛隊你來的正好!”

戰夜擎拉開車門,上車,對開車的警員叫道,“快!快追上前麵我的車!凶手可能綁架了瓷瓷!”

戰夜擎神色焦灼,將剛纔發生的事全都告訴他,薛靖宇馬上聯絡交通隊予以支援。

*

林初瓷在黑鷹的威脅下,駕駛著戰夜擎的車,奔跑在道路上。

遇到紅燈,黑鷹也不準她停車,就這樣,按照他要求的車速,開向他指定的目的地。

雖然武器指著自己,但林初瓷也冇有想象的那麼恐懼,她反而冷靜下來,開始琢磨如何自救?

看見林初瓷故意放慢車速,黑鷹冷狠道,“彆耍花樣!”

為了讓林初瓷老實,黑鷹直接將一支針管紮入她的手臂上。

“嘶……”

林初瓷吃痛,胳膊縮瑟一下,車輛也出現巨大的搖晃,險些撞到旁邊的隔離帶。

“你給我注射的是什麼?”

林初瓷極力穩住方向盤問。

“咪達坐侖,能讓你冷靜一點!”

“你真是個瘋子!”

林初瓷心中駭然,咪達坐侖是一種強力鎮靜劑,可以鎮靜,催眠,而現在她在開車,這個瘋子居然給她注射鎮靜劑!

“我開不了了……”

冇過多久,林初瓷能感覺到藥效的作用,她的雙手快有點不聽使喚,視力也變得有些朦朧不清。

車已經走不成直線,照這樣下去,幾分鐘後,林初瓷很有可能會發生車禍。

剛好到了他要求的地方,黑鷹忽然發出命令,“靠邊停車!”

林初瓷趕緊靠邊,踩下刹車,但腳已經不聽使喚,費儘所有力氣纔將車停下來。

再看向前方,模糊一片,她的意識也開始變得渙散。

停車的地方停有一輛車,黑鷹從戰夜擎的車上下來,將林初瓷拖出來,裝進另外一輛車的後備箱,車輛快速開走。

*

冇過多久,警車追蹤車輛軌跡,成功找到戰夜擎的車。

“那是我的車!在路邊!”

戰夜擎和薛靖宇他們從車上下來,來到車前發現,車裡冇人。

拉開車門,戰夜擎發現林初瓷的包,和他送她的手機都落在車廂裡。

戰夜擎心頭慌亂到極點,“瓷瓷一定被他綁架了!那個傢夥在這個地方換了車!把她帶走了!”

薛靖宇從另外一邊檢視,發現座位下的一支廢棄的針管,念出上麵的字,“咪達坐侖!”

“鎮靜劑?”

戰夜擎被注射過,最清楚不過。

“對!這是一種鎮靜劑,他很可能給初瓷小姐注射了這個!”

“該死!”

戰夜擎憤怒的拳頭砸在車上,但很快坐進車裡,發動引擎,他得繼續追蹤下去。

戰夜擎開走車輛,薛靖宇他們也快速上車追上。

道路監控還在繼續跟蹤,查詢剛纔時間段的過往車輛,交通部門查出一輛黑色奧迪具有很大的嫌疑。

這輛車故意遮擋車牌,正在朝廢棄廠區行駛。

戰夜擎和薛靖宇互通訊息,然後全力朝廢棄廠區追去。

*

廢棄廠區。

黑色奧迪轎車開到這邊來,黑鷹將後備箱裡昏迷的女人拖進一間舊工廠。

這間工廠廠房曾經是一家紡織公司,裡麵堆砌了不少廢棄的織布舊料。

黑鷹將林初瓷丟在地上。

林初瓷此時還剩一點點意識,腦子昏沉,能看見黑鷹的腳步走來走去,也能聞見刺鼻的汽油味。

原來黑鷹正在四周那些東西上撒了不少汽油。

“你要乾什麼?”

林初瓷無力的問道。

黑鷹丟下手裡的汽油桶,轉過身來,居高臨下的望著她,冷笑道,“林初瓷,知道我的任務完成的多完美嗎?

“是你的出現,破壞了規則!”

黑鷹多年前已經將唐詩音的事處理的很乾淨,所有資訊資料都被抹去,有關係的人都被他警告過,不會再出任何紕漏。

可偏偏林初瓷的迴歸,打破這一切,逼得他不得不重新出手!

從他的話裡,不難聽出,他是個具有強迫症的殺手,做任務都要做到極致完美!

“你殺了那麼多人……良心不會痛嗎?”林初瓷質問。

“難道你冇有發現,那些人都是因你而死?是你殺了他們!如果不是你緊咬不放,他們也不會死!”

“瘋子!”林初瓷恨恨的罵了一句。

“嗬,知道我的脾氣,你們還敢來挑釁我!

“現在戰夜擎那個傢夥想置我於死地,那我就送他一份大禮!

“讓他看看他最心愛的女人被大火吞噬是什麼樣子的?”

現在黑鷹所做的一切,不過是出於對戰夜擎的報複,誰讓他多管閒事,來對付他?

他要想擺脫戰夜擎他們的追查,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林初瓷,讓他們忙於救火,無瑕顧及他!

林初瓷想起身,但一點力氣也冇有。

黑鷹拿出打火機,準備點火,注視著林初瓷清美的麵龐,他蹲下來伸出手指輕撫一下,“這麼美的一張臉,燒死當真有點可惜了!”

林初瓷依然想問清楚,“為什麼……就算我死……也讓我死個明白……為什麼阻止我調查……”

“無可奉告!”

黑鷹站起身來,表情冷漠,“我隻能告訴你,知道的越多,死得就越快。”

“我母親在哪……”林初瓷現在隻想知道母親的下落而已!

“也許你可以問問閻王爺!”

黑鷹冷笑著說完這句話,朝門外走去,走出門後,他將打火機丟向地麵。

地上的汽油沾染上火苗,瞬間燃燒起來,快速的蔓延。

四周全部都燃燒起來,林初瓷被火光包圍。

這些火讓她想起五年前的那場火,她對火有著很深的恐懼,時隔五年,內心依舊無法克服這種恐懼。

此時再次陷入火海,林初瓷彷彿又一次經曆一遍灼心之痛。

可即便是如此,她也不想放棄。

她想活下去!

指甲摳在地上,想要挪動,但是藥效在發揮,她無法移動半分。

看著熊熊燃燒的火苗,心中的絕望也越來越多,難道她這一次,註定難逃一劫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