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已經把車開出去了,林初瓷冇有再說其他。

她也搞不清為什麼,總是拒絕不了淩絕的主動和好意。

“初瓷姐,送你到玉瀾莊園對嗎?”

淩絕查過她住的地方是在這裡,林初瓷點頭,“嗯。”

在淩絕的麵前,好像什麼都瞞不過他,林初瓷也冇有故意隱藏什麼。

兩人一路無話,林初瓷閉目養神,淩絕將她平穩送回玉瀾莊園。

車輛是莊園的,莊園門衛直接給他們開門,淩絕將車開進去,停在彆墅前。

到了地方下車,淩絕轉過來打開副駕駛位的門,“初瓷姐,到了,該下車了!”

林初瓷睜開眼睛,果然看見車已經停在家門口,她解開安全帶,從車裡走下來。

“多謝你了,淩絕,我讓人送你回去?”

淩絕玩世不恭的笑了笑,“我送你回來,你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?我口渴了。”

男人陽光的笑容,真誠的語氣,讓人無法拒絕他的要求。

“好吧,請進!”

林初瓷邀請他進屋,還讓人給他泡茶喝。

淩絕得以走進林初瓷的住處,充滿好奇,在沙發落座冇一會,有傭人端來泡好茶水放在他的麵前。

“淩絕,你自己慢慢喝吧,喝完想回去,外麵有司機可以讓他們送你一程。我先去休息了!”

“好的,你去休息吧!我喝完就走!”

淩絕也能感覺到林初瓷對他的刻意疏遠和保持距離,不得不說,這個女人的防備心挺重的,似乎已經察覺出來什麼。

淩絕的眸色微微暗了暗,好不容易有了走進玉瀾莊園的機會,他是不可能輕易放過的。

冇人知道他來華國的任務是什麼,就是要接近一個名叫林初瓷的女人,想辦法從她的手裡獲得傳世秘譜《宓香集》。

但第一次的開車差點撞到她,和第二次在醫院經過遇見她,都是偶然,在此之前,他還不知道她就是他的任務目標。

到後來出麵打傘幫助她,約她一起吃飯,纔是他精心設計好的。

要先和她熟悉了,取得她的信任,纔好著手找秘譜。

客廳裡傭人去忙了,淩絕喝完杯中最後一口茶,冇有離開,而是悄然上樓去。

經過主臥,主臥的房門關著,他便摸向書房,悄然閃身進去。

林初瓷會把珍貴的《宓香集》藏在什麼地方呢?

淩絕開始仔細尋找,書架,箱子,盒子……等等地方都已經找了,可惜都冇有。

他來到書桌前,打開幾個抽屜找過冇有,不過其中有個抽屜上了鎖,打不開。

會不會藏在這裡?

淩絕找出一根隨身攜帶的細鐵絲,經過一番搗鼓,終於打開了上鎖的抽屜。

輕輕拉開抽屜,淩絕發現裡麵有個盒子,心中一喜,趕緊把打開蓋子。

可是當他看清盒子裡裝著的東西時,才知道,不是什麼秘譜,而是一個相框。

他拿出相框,翻到正麵看,隻一眼,他驚呆了!

相框裡是一位母親帶著自己的兒女坐在櫻花樹下的合影。

那片燦爛的櫻花不就是他記憶裡閃現過的櫻花林嗎?

細看那照片上的小男孩,淩絕詫異,這不是他的小時候嗎?

如果這是他,那照片裡麵容和藹美麗的女人就是他的母親,和他一樣年齡大小的天真可愛的女孩就是他的姐姐?

他終於找到他的母親和姐姐了!

這合影竟然是在林初瓷的書房裡,難道說林初瓷就是……

淩絕越是想下去,越是震驚,一個答案已經在他心底裡呼之慾出。

然而就在這時,書房的大門被人踢開,林初瓷清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。

淩絕抬起眼眸,看向林初瓷時,內心五味雜陳,思緒翻江倒海。

“放下這裡的東西!請你離開!”

林初瓷冇有休息,她故意放任淩絕一個人在樓下,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目的。

現在,他露出馬腳了吧!

“初瓷姐,我……”

心口酸澀的要命,淩絕有好多話想說,可是此時此刻,那些話如鯁在喉,不知從何說起。

“什麼都彆說了!淩絕,看在你幫過我的份上,我不追究你的責任,但是,從今往後,彆再以任何藉口,企圖接近我!你走吧!”

林初瓷態度冷硬,她已經篤定,淩絕是故意接近她,目的可能也是為了《宓香集》而來。

淩絕心裡很難過,他把一切搞砸了,他萬萬冇想到自己要找的親人,會是他的目標。

現在,就算他解釋說自己是她的弟弟,她可能也不會相信。

此時此刻,他冇有辦法,隻能放下相框,垂手走出書房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

經過林初瓷身邊時,他對她說了一聲抱歉的話。

林初瓷冇有任何反應,直到淩絕下樓離開,她才緩緩轉身,看向他消失的地方。

看著他一步步走遠,林初瓷的心形容不好是什麼樣的感受。

為什麼會有一種莫名的缺失和遺憾的感覺?

那樣一個溫暖如陽光的大男孩,她真的不希望,他是受人指使而來!

*

淩絕被趕出玉瀾莊園。

回頭再看一眼莊園大門,他的眼眶裡熱淚滾滾。

他的心太痛了!

剛纔他的舉動,一定是傷了他姐姐的心了。

她可能再也無法對他信任,也不會再和他來往了。

想到這些,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,淩絕懊悔不已。

他該怎麼做才能挽回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形象呢?

淩絕不知道該怎麼做,但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再盲目的幫師父去找《宓香集》了,因為《宓香集》在他的姐姐手裡。

淩絕斂起暗傷,撥打一個電話給他的師父。

他的師父,也是後來將他從鳳城修道院領走並養大的人。

“喂?淩絕,是不是已經得手了?”

淩絕強忍著悲痛,質問道,“師父,為什麼當年你要領養我?修道院那麼多孩子,為什麼獨獨選擇我?”

突如其來的質問,導致對方陷入短暫的沉默。

“你說話啊?是不是你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世,才特地選擇我?你讓我來找秘譜,可你卻冇有告訴我,林初瓷她就是我的姐姐,我的親姐姐!”

悲憤的淚水滑落下來,淩絕的手緊握成拳,他不能相信,師父把他養大,都隻是一個圈套,他隻是彆人手裡的一個利用工具!

還是要戳向自己親姐姐的利刃!

“淩絕,我供你長大,你要知恩圖報,我已經得到最新訊息,《宓香集》的另一半最近可能會問世,你要務必儘快將上下部都弄到手。如果你冇有辦法勝任這個任務,那麼我會讓藤野接手,你就不要再插手了!”

電話中斷,淩絕咆哮著叫,“喂,喂師父……”

再撥打過去,已經無法接通。

淩絕的心也被緊緊揪起,他懊惱剛纔不該直接和師父攤牌,如果師父真的讓他的師兄藤野來執行這個任務,那就麻煩了!

藤野是個心狠手辣的傢夥,而且喪心病狂,尤其是喜歡虐殺女人!

他現在唯一能做的隻有留下來保護姐姐,然後查清楚《宓香集》的內幕,以及,他的師父的真正目的?

另外,他也要查清楚自己的真正身世!

他的姐姐姓林,是林家人,那麼他從前的名字也姓林了?

調查林初瓷的時候,他瞭解到林家有個叫林航一的兒子,5歲走失,林航一是不是就是他從前的名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