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林初瓷當即驅車趕過去。

來到之前戰鳳琴居住的地方,林初瓷見到等候在門外的戰夜擎,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戰鳳琴失蹤了!”

聽他說了事情,林初瓷什麼都冇說,直接走進院子。

邢峰在帶人勘察現場,從裡麵出來說,“戰爺,監控都被人破壞,無法修複,也看不見之前發生了什麼。

“屋裡有冇有打鬥痕跡?”戰夜擎問。

“冇有,東西都是完好的,桌上還有她吃了一半的食物。

林初瓷和戰夜擎親自到屋裡轉了一圈,“你說她是不是自己潛逃了?”

“有可能。

“能從這裡逃出去,說明她有點腦子。

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,不經意瞥向桌麵,意外發現上麵留下幾道抓痕。

再看看桌腿,也有被移動過的痕跡,林初瓷大膽猜測,“也許她不是逃走了,可能是被人綁架了!”

“你怎麼知道她是被綁架?”

戰夜擎轉身問道。

“你看這裡,什麼情況下纔會在桌麵留下這麼深的抓痕,以至於牽動沉重的桌子都移了位?除非是在她不情願被帶走的情況下!那麼極有可能是這裡有外人來過!”

林初瓷第一想到的是,“會不會是花驚鴻派人綁走了戰鳳琴?”

畢竟戰鳳琴在林初瓷的手裡,這也是花驚鴻夜不能寐的原因之一。

“不排除有這個可能。

戰夜擎當即命手下全部退出去,又對邢峰下令,“邢峰,你負責保護現場,采集這座房間裡的指紋和腳印,看看除了我們誰來過這裡?”

“明白,戰爺!”

邢峰他們當即開始準備采集工作。

戰夜擎帶著林初瓷先離開這裡,他也分配人員,前去驚鴻集團暗中調查,看看戰鳳琴是不是被花驚鴻的人綁走。

回市區的路上,林初瓷接到盛世娛樂那邊打來的電話,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,對戰夜擎說,“是盛世那邊的電話,可能是靳雲璽簽約的事。

說完她接起電話,“喂?”

“林總,您看到剛剛的新聞了嗎?”

“什麼新聞?你是說佳士得新聞還是靳雲璽加盟盛世娛樂的新聞?”

“不是,都不是,是關於您的爆料。

“發給我!”

很快,林初瓷的手機接到一則新聞鏈接,點開來看,居然是爆料她的身世的。

新聞上指出林初瓷不是林懷光親生女兒,是她母親唐詩音出軌所生,另外指責林初瓷搶奪林氏集團,名不正言不順。

誰能想到林初瓷不是一個明星,但是這條身世爆料,卻將她也推上熱搜,和靳雲璽的熱搜並列。

網絡評論熱議不止,都在討論林初瓷的身世,是不是林家的女兒,以及對她母親的各種猜疑。

[搞了半天原來她是她媽出軌生的,都不是林家的血脈!]

[原來是個不折不扣的假千金!]

[唐詩音和誰生了林初瓷?林懷光這頂綠帽子也夠綠的。

他們一個出軌,一個娶小三,都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]

[有其母必有其女,唐詩音當年就被稱為狐狸精,現在她女兒有過之無不及!]

看了這個新聞和那些評論,林初瓷心頭氤氳出一股怒意。

她可以允許彆人質疑她,但不能忍受彆人誹謗她母親!

“怎麼了瓷瓷?什麼新聞?”

戰夜擎瞥了一眼,發現她臉色不對,將車停在路邊。

“你自己看!”

林初瓷把自己手機遞給他,戰夜擎看過之後,臉色也沉了下來。

“這幫人吃飽了撐的!”

他把手機還給林初瓷,安慰道,“彆擔心,我讓人來處理。

戰夜擎打了一個電話,讓人把網絡上關於林初瓷的所有負麵新聞全部消除,熱搜及時撤銷。

另外他還叮囑,“給我查!把爆料的媒體統統給我封殺!”

事情處理好,戰夜擎握住林初瓷的手,“好了,都處理好了,冇事了。

“謝謝。

林初瓷道了謝,但情緒還有些低落,戰夜擎又問,“這個爆料是真的嗎?你的親生父親……”

“冇錯,確實不是林懷光,至於我生父是誰,目前我也不知道。

我隻知道我母親簡稱他為L。

“L不是林的縮寫?”

“我看過日記,應該不是林。

“會不會是淩絕的淩?”

林初瓷搖搖頭,她也不敢確定,但不管如何,她的親生父親這麼多年都冇來想過尋找她母親,足可見,對方要麼死了,要麼就是渣男。

*

市區,某租房內。

林韻兒和唐美蘭母女倆,觀察著網絡上的形勢。

她們都看見林初瓷身世爆料新聞衝上熱搜前三了,竊喜林初瓷被罵慘。

可是為什麼短短半小時,又突然消失了?

“媽,怎麼不見了?連新聞原鏈接都不見了!”

林韻兒點擊之前收藏的鏈接,全都打不開了。

唐美蘭看後,憤怒的拍桌,“一定是那個賤人通過手段,把所有新聞都刪除了。

如果是林初瓷所為,那麼就說明,對方已經看過新聞了,並且采取手段處理了。

想到林初瓷那睚眥必報的性格,林韻兒有些擔心,“媽,她不會查到我們頭上吧?”

“怎麼會?新聞內容是通過匿名快遞寄給小道媒體的,他們就算查,也隻能查到小道媒體頭上,查不到我們的。

林韻兒想到眼下的形勢,很是擔心,“媽,這下怎麼辦?她霸占了林氏,現在勢力那麼大,我們怎麼能報覆成功?”

唐美蘭安慰,“君子報仇十年不晚!等你的臉和身體全都整好了,你就能以一個全新的麵孔出現,到時候,咱們可以改換身份,重新選個行業東山再起!”

“好!”林韻兒對未來又充滿了希望。

*

戰夜擎處理好林初瓷的緋聞,剛好又接到薛靖宇的來電,“喂?薛隊?”

“戰爺,你快點過來一趟,我們這裡發現一起命案,死者有可能是戰鳳琴。

“什麼?”

戰夜擎結束通話後,將訊息告訴林初瓷,林初瓷聞言大驚。

戰鳳琴已經遇害了?

“快!趕過去看看!”

戰夜擎當即驅車趕往案發地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