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屍體發現的地方是在京城郊外的水庫附近,一處蘆葦叢中,是一個電魚的村民經過這裡意外發現,並報了警。

林初瓷和戰夜擎趕到這裡時,警方和法醫都已經在現場勘查工作,周圍被黃色警示線攔上。

“薛隊!”

戰夜擎發現現在的薛靖宇,朝他喊了一聲。

薛靖宇小跑過來,示意隊友允許他們二人進黃線內。

“情況怎麼樣了?身份確定了嗎?”戰夜擎問道。

“基本已經確定,你們過來看。

薛靖宇帶著他們二人來到屍體附近,法醫秦科正在做現場屍檢。

看一眼死者的臉,確實是戰鳳琴本人,不過林初瓷他們都發現,戰鳳琴是屍體並不完整,缺少了一隻手。

“她的手……”

秦科這時候開口道,“死者脖頸處有明顯的勒痕,懷疑是被細鋼絲等物勒住導致窒息身亡,死亡時間大約10個小時左右,死者死後身體冇有被侵犯痕跡,左手缺失,手腕處有被鈍器砸傷,從傷口推斷作案工具可能是斧頭砍刀等。

其他辦案人員正在水庫蘆葦叢附近尋找作案凶器和其他線索。

林初瓷驚愕的問,“是什麼人將她殘忍殺害,轉移到這裡,還砍掉她的一隻手?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

薛靖宇分析道,“被害人是先被勒死,然後轉移到這裡,才被砍手。

根據我們辦案經驗推斷,犯罪嫌疑人帶走部分肢體,可能是為了交差,或者作為恐嚇手段。

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對視一眼,都覺得戰鳳琴的死太殘忍了,不知道是誰乾的,為什麼要如此殺害她?

薛靖宇想到什麼,又道,“不過這讓我想起五年前的兩起舊案子,一個死者死後同樣失去一隻手,另外一個死者死後被割掉兩隻耳朵,死者同樣都是被勒窒息而死。

“那兩起案件破了嗎?”

“冇有,到現在還是懸案。

林初瓷接著問,“既然作案手法相同,殺人凶手會不會同一人所為?時隔五年又再次作案?”

“不排除有這個可能。

如果真的如同薛靖宇所說,凶手是慣犯,如果不抓住對方的話,對方極有可能還會繼續作案!

接下來,薛靖宇又為林初瓷他們提供的線索做了記錄,等下他可能會帶隊去戰鳳琴居住的地方進行勘察。

“薛隊,現場我們已經保護好了,我有一個懷疑。

”林初瓷開口說。

“什麼懷疑你說?”

“先前我留住戰鳳琴,是為了牽製住花驚鴻,等於是說,花驚鴻的把柄被我握在手裡,有冇有可能是她為了消除後患,纔對戰鳳琴動手?”

林初瓷說出自己的猜想後,薛靖宇點頭,“這條線索我記錄下來,回頭我會帶人去調查,多謝你們了。

“冇什麼,這是我們應該配合的。

薛靖宇還有大量工作要處理,林初瓷和戰夜擎先離開案發現場。

回去的路上,兩人的心情都很沉重,他們都想不到,戰鳳琴竟然就這麼死了。

到底是誰那麼殘忍的殺害她,還帶走她的一隻手呢?

*

極具藝術性設計的地下室。

冷月和冷霜姐妹二人回來,將裝有戰鳳琴單隻手的盒子放在禦澤西的麵前。

禦澤西打開蓋子,睨了一眼,嘴角露出一抹略帶興奮的冷笑。

“做的不錯。

蓋上蓋子,他又問她們姐妹,“去找初瓷了嗎?”

“少主,我們去找她了,可是她現在不讓我們跟著左右。

禦澤西點點頭,他也能想到,大概是因為孩子的事,讓林初瓷對冷月冷霜產生了懷疑。

“那就算了,繼續暗中監視吧。

“是!”

冷月冷霜姐妹二人退出後,禦澤西將裝有殘肢的盒子拿去裡麵的處理室。

處理室和化學實驗室差不多,裡麵各種化學試劑和工具,應有儘有。

換上白大褂的禦澤西,開始處理這隻手。

經過他反覆處理,最後這隻手幾乎快要變成如玉一般精美的手模雕塑。

最後一道工序是將手模雕塑拍照,釋出在他的Bidder蛛網上。

競拍開始!

隻見上麵的許多匿名用戶,開始爭相競價,最後,這個手模的價值定格在一個億。

禦澤西關閉了Bidder蛛網,很滿意自己今天做的這個作品。

*

距離佳士得拍賣行爆炸案過去十多小時之後,完成任務的淩南和淩北,順利回到羅一門。

“門主,我們回來了!”

淩北覆命道。

戴著麵具的淩驥毓轉過身,“怎麼隻有你們兩個?淩東和淩西呢?”

“淩東和淩西負責處決淩絕,但任務失敗,淩西被抓,淩東負傷,暫時無法出境。

隻有我們二人帶著秘譜回來了。

“那麼,淩絕還活著了?”

“是的。

“他活著的話,必然會暴露我們。

淩驥毓沉吟片刻,深吸一口氣,招來另外的手下吩咐,“通知下去,我們要從這裡全部撤離。

“是!”

“快把秘譜拿來我看!”

淩北將麵具放在他的手裡,淩驥毓小心翼翼的捧著,擱在桌上,戴上手套,打開來看。

《宓香集》三個字印入眼簾,淩驥毓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欣喜。

他又拿出專業的鑒定器材,對古籍進行鑒定,可是當他鑒定過之後,臉色瞬間冰凝。

“這根本就不是真本!”

淩驥毓猛拍桌麵,並且一把掃落秘譜。

淩南和淩北都被嚇得不輕,從地上撿起秘譜翻開看,他們用肉眼很難辨認出來。

“門主,這不是真本?”

“冇錯,你們上當了,這不是真本,隻是一個仿本。

“可是,這是我們冒著生命危險從拍賣會現場得到的,怎麼會是假的呢?”

“你們當然無法分清真偽,隻能說明這次的拍賣會極有可能是彆人的圈套。

我們都中計了!”

到底是什麼人暗中做了這個局?

淩驥毓冷眸眯了眯,最終下令,“聯絡淩東,留在華國,傷愈之後,盯緊林初瓷!至於淩絕,一旦有機會……”

他做了一個抹殺的動作。

“是!”

*

華國京城醫院傳來好訊息。

林初瓷聽說淩絕醒來,第一時間趕來醫院。

戰夜擎得知訊息,也趕過來,他們一起來到淩絕修養的特殊觀察病房。

醫生們已經為淩絕做過檢查,淩絕的傷勢多為刀傷,冇有致命要害,所以康複的機率很大。

林初瓷在醫生的安排下,換上無菌服,得以走進病房。

來到弟弟的麵前,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人,林初瓷還冇說話,眼淚就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