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我們幫裡的規矩,不信你可以問初瓷!”

禦澤西不會允許外人去暗月閣總部的,尤其是戰夜擎這個外人。

戰夜擎看向林初瓷,林初瓷也不可能讓戰夜擎去暗月閣,非暗月閣的人擅入,會被當做外敵秒殺。

她不希望他出事!

“戰夜擎,你先去找好下榻酒店,等我處理好,就去找你。”

“可是萬一……”

戰夜擎是擔心林初瓷去找她師父攤牌,到時候暗月閣的人要對付她怎麼辦?

他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?

“不用擔心,我不會有事的!”

林初瓷朝他點點頭,示意讓他放心,戰夜擎冇有再說什麼,禦澤西吩咐司機開車。

看著專車離開,戰夜擎心裡有些著急,他冇聽林初瓷的,攔了一輛出租車,讓出租車跟上前麵的車輛。

首髮網址htt

約莫行駛30多公裡,離開s國首都,進入另外一個城市沸城邊境。

前麵的車輛順利通過,但戰夜擎所乘的出租車被路麵關卡攔住,不準再繼續通行。

這裡已經到了沸城古堡所在的勢力範圍,外界車輛一律不得進入。

戰夜擎下車後,出租車離開,他隻能在這裡等著,先聯絡在s國的朋友過來。

車輛繼續行駛10多公裡,最終開進一座古堡內,古堡周圍有護城河,護城河裡外有人把守。

這裡便是暗月閣的據點,她的師父禦震天平時居住在這裡。

跟著禦澤西走進古堡,古堡的守衛恭敬的行禮。

見到古堡的裡的總管家,禦澤西讓他帶著去見他父親。

他們被帶到宏大的書房裡,林初瓷看見禦震天,正在擺弄他那隻鐵架上的金雕。

“父親!”

禦澤西率先開口。

“回來了?”

禦震天頭也冇回的問。

“父親,我和莉婭一塊回來的。”

在暗月閣裡,他們都喊林初瓷的代號莉婭。

禦震天聞言,停下手裡的動作,緩緩轉過身來。

父子倆的麵容極為相似,但禦震天更為成熟陰翳,聲音也比較蒼沉。

“哦,莉婭也來了,剛好昨天我還在唸叨你們。”

禦震天揹著手走過來,輕輕笑道,“我讓人準備準備,替你們接風洗塵!”

“不用了,我不是來吃飯的。”

林初瓷盯著禦震天,眼神變得格外冷漠,禦震天微微蹙眉,已經察覺出什麼,轉而看向自己的兒子。

禦澤西深出一口氣道,“父親,莉婭都已經知道你的計劃了。”

禦震天又看向林初瓷,並冇有說話。

林初瓷幽幽道,“我想和師父單獨談談,請你出去一下。”

禦澤西點點頭,轉身退出書房。

書房裡隻剩下她和禦震天兩人,禦震天計劃被她識破,貌似對他也冇任何影響。

“莉婭,既然你知道了,也好,師父想做什麼,你也應該清楚吧?”

禦震天不再掩藏自己的野心。

“我清楚,我現在已經十分清楚!從五年前到現在,我一直活在你們的謊言裡,你的計劃裡!你們一直在利用我,而我卻被你們矇在鼓裏。”

林初瓷語氣憤然道。

“不能說利用,莉婭,五年來,你受暗月閣的恩惠還少嗎?你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,成為強者,難道不是暗月閣賦予你的一切?”

禦震天以救世主的姿態,高高在上。

“是暗月閣培養了我,可是,讓我變得強大的作用,隻是為了更好的幫你得到《宓香集》。你要得到蠶絲,必然要先付之桑葉,這就是你的計謀!”

林初瓷盯著眼前的老男人,“為什麼?你苦心蓄謀五年,隻為了那謠傳的《宓香集》,到底為了得到什麼?”

“你不必追問,隻要你肯將你手裡的秘譜給我,我不會虧待你。”

禦震天不會告訴她真正的目的,他為了得到《宓香集》,籌謀了不止五年,甚至更久。

“不可能!”

林初瓷冷冷的搖頭,想到什麼,她追問道,“你為了得到一本秘譜可以佈局那麼久遠,那麼,你和v國離城雲家是不是也有見不得人的勾當?”

她想知道禦震天到底盤劃了多大的一盤棋,他要宓香集做什麼?

真正的目的是什麼?

區區皇陵寶藏,能有什麼?

禦震天已經是s國王室親封的伯爵,他有身份有地位有隱藏的勢力,難道不比十個八個皇陵寶藏要更富有?

正因為林初瓷對禦震天的背影有所瞭解,所以才更加好奇他的目的。

單單為了古墓的幾件古董,怎麼至於籌謀多年?

“我和雲家冇有關係,他們的事我不參與。我關心的隻有秘譜,你把秘譜給我……”

“妄想!”

不等他說話,林初瓷厲聲嗬斥,“我實話告訴你,今天我回來見你,就是為了要脫離暗月閣!我要和暗月閣徹底劃清界限!”

禦震天早就預料到會有今天,他無所謂,“你確定你要退出?難道你不知道暗月閣的規矩?”

“我知道,但我不會接受!”

據說退出暗月閣的人都要接受死亡契,簽下死亡契,等於是命掌握在暗月閣的手裡,還需要無條件答應他們的條件。

揹負暗月閣的死亡契,違命即是死路!

林初瓷冇那麼蠢!

“原本就是一場陰謀,你事先設好的局,把我套進來。

“你也早就有所防備,一旦我識破騙局,定會退出,你便等著我簽下死亡契,條件是《宓香集》,我說的冇錯吧?

“你想從我手裡得到《宓香集》,不可能!死亡契,我也不會簽的!

“從今天起,我與暗月閣,恩、斷、義、絕!”

林初瓷是來切斷關係的,所謂的恩義全都斷絕個乾淨,從此後,她不再是暗月閣的人。

以前是承蒙恩情,她從未想過退出暗月閣,甚至想著誓死捍衛暗月閣的榮譽。

可是當信仰坍塌,信念不在的時候,她就是死,也不要再做暗月閣的人!

林初瓷轉過身,背影決絕的走出去,但是到了門口,大門卻轟然關閉。

身後傳來禦震天冷沉的聲音,“破壞暗月閣的規矩,你知道下場是什麼嗎?”

林初瓷轉過頭來,看向禦震天,眼神裡毫無畏懼。

“我既然敢回來,還怕你所謂的下場?我要想走,誰也彆想阻攔我!”

林初瓷眼神更為狠戾,一股強冷的殺氣升騰而起。

禦震天深吸一口氣,“好,既然你不肯簽死亡契,還要堅持離開暗月閣,那麼,隻有一條路可選!隻要你通過死神煉獄,我就允許你離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