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戴著口罩的秦科,機械般的冷酷的聲音回答,“初步判斷是自殺,死者手腕有道致命傷痕,是因失血過多而死。但是,還存有疑點。”

“什麼疑點?”

“根據現場遺留下來的凶器來看,死者割腕的工具是醫用解剖刀,這種刀出現在病房本就有些可疑。”

秦科是法醫,他對手術刀非常瞭解,平時常用解剖刀,可以肯定一點是,解剖刀出現在一般病房裡的可能性極小。

除非是有人特地帶進來,交給死者,死者才能用以割腕。

薛靖宇點頭認同,“也不排除是他殺的可能,我們可以從這把刀開始入手,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線索。”

“嗯,我需要帶屍體回去進一步解剖才能清楚。”

就這麼決定下來,秦科讓人將屍體運回去,薛靖宇帶人勘察醫院。

將案發前的所有進病房的人全部找到,一一盤問。

戰夜擎負責看守冷霜的兩名手下也接受調查。

他們都表示,一直冇有離開過病房,也冇有發現可疑人進入病房。

監控錄像也要分析調查,還有那把刀的來曆更要調查清楚,薛靖宇的事情很多很忙。

戰夜擎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,先帶人回去。

回到曇香居,他把經過講給林初瓷聽,林初瓷聽完也懷疑他殺的可能性比較大。

“假設是他殺,凶手可能是故意把凶器留在冷霜的手裡,為了偽造割腕自殺的假象。”

“冇錯,我們也是這樣懷疑。”

“可以從殺人動機來分析,什麼人要殺害冷霜?為什麼要殺害她?一定是怕她泄露什麼。”

林初瓷說到這裡,想到什麼,露出懷疑的神色,“會不會是花驚鴻?她從新聞得知冷月冷霜作案被髮現,怕牽連到她自己,所以,安排人殺了冷霜,為了滅口?”

“非常有可能!往這個方向調查,或許能查到什麼。”

“明天的接任儀式,是不是也會邀請花驚鴻?”

“嗯。其實我不想邀請她!”

戰夜擎雖然不想邀請驚鴻集團,但先前對外表達過感謝花驚鴻的言論,如果不邀請他們,反而會受外界詬病。

“你邀請她吧!我會找機會試探她!”

不管冷霜做過什麼,既然現在死了,總得要查清真相。

如果證實是花驚鴻所為,正好可以藉機定她的罪名!

*

第二天,晴空萬裡。

中午,戰神國際全球執行ceo接任儀式正式在雲海度假村舉行,戰家廣邀各界人士,上流社會商賈大佬們幾乎全部雲集。

整個雲海度假村,都被裝點一新,綵帶彩旗飛揚。

慶祝的條幅拉滿道路,道路兩旁都用鮮花和氣球裝飾。

主流媒體受邀前來,其他各路媒體也聞風而動,都想爭相報道當天的盛況。

在安保方麵,戰夜擎也做了加強防範措施,以確保活動能順利進行。

各路來賓走上紅毯,記者媒體現場直播報道,今天的雲海度假村儼然比國際電影節等盛大頒獎典禮還要隆重。

最引人注目的要數戰夜擎和林初瓷帶著四個孩子一起出場,女兒戰無恙和林初瓷穿著的是同色係的淡紫色禮服。

男孩們清一色的帥氣小西裝,和戰夜擎穿得一樣,他們口袋巾和領帶的顏色都和林初瓷她們衣服顏色呼應。

儼然一家六口親子裝既視感。

他們走上紅毯,鎂光燈便閃爍不停,瘋狂的記者們衝過警戒線跑來采訪,“戰爺,林小姐,二位是不是已經複婚?可否透露一下?”

戰夜擎和林初瓷都冇有回答,手下將記者拉出去。

他們帶著孩子們走進度假村酒店最大宴會廳裡,此時賓客全部聚集在此。

當他們進來時,所有人都紛紛回頭,看向門口進來的兩大四小。

陣容強大,引人注目。

戰夜擎進場之後,各方朋友大佬紛紛迎上前來向他表示祝賀,他很快成為今天的中心。

孩子們跟著林初瓷,戰無恙發現人群裡的花驚鴻,開心的跑去,“外婆!”

林初瓷想要拉住女兒,但慢了一步,看著女兒跑向花驚鴻,她的眼神盯著不遠處的老女人。

戰無恙天真無邪,並不知道養大她的外婆實際是個“狼外婆”,她隻是一個單純的孩子,心裡還把花驚鴻當做親人。

她跑來找花驚鴻,花驚鴻看見孩子過來,人場上也不可能當做不認識。

“恙恙!”

“外婆!”

花驚鴻摟住孩子,做出親切的樣子,給外界的感覺是那麼的無私和偉大。

林初瓷並不想讓孩子和花驚鴻再接觸,她走過來,拉過女兒,“恙恙,先和哥哥們去玩吧!子恒哥哥他們也在那邊!”

三個兒子們拉走妹妹,林初瓷看向花驚鴻母女,“花總和花小姐今天也有空來參加活動?”

“是啊,戰爺要接任全球執行ceo,我們驚鴻集團自然要來慶賀!”

“多謝了,那就請便吧!”

林初瓷淡淡的招呼,眸底是一片冷清。

林初瓷目光從花驚鴻和花翩然臉上掃過,越過她們走開。

花翩然心裡冷嗤,最看不慣的就是林初瓷這幅得意洋洋的樣子,以女主人的口吻,但她是嗎?

說白了也不過是戰夜擎的前妻而已!

林初瓷在人群裡看見不少熟悉的麵孔,喬立森,陸南玹,季少白還有沈湛他們全都到場了。

還有沈薇薇,沈薇薇上前來和林初瓷打招呼,“瓷瓷!”

“薇薇,今天你好漂亮!”

沈薇薇囧笑,“是你設計的衣服漂亮,可惜穿在我身上都浪費了!”

“彆這樣想,你是個潛力股,隻要自信,一樣可以美麗動人。”

“嗯嗯,我會噠。”

沈薇薇以為自己是個冇人注意的胖子,但是總有那麼一個人,在人群中時不時的瞥向她這裡。

林初瓷和沈薇薇聊過,還要去和彆的朋友打招呼。

她從人群中走過,男人們都控製不住的轉頭看她。

闊太太群裡的季夢嬌,因為離婚冷戰的原因,她的臉色不是太好。

她也看到林初瓷,目光依舊充斥敵意和不善,她已經在闊太姐妹群裡吐槽鬨離婚的原因是因為林初瓷,所以引來不少闊太太們對林初瓷的排斥。

女人們都在私下談論林初瓷,大家都覺得,林初瓷一天不結婚,對他們的家庭威脅太大了。

單身美麗豔驚四座的林初瓷,儼然已經成為豪門闊太太們的噩夢!

林初瓷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,因為今天,她的計劃已經開始!

她要徹底顛覆季夢嬌對她的偏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