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是林初瓷!戰神國際新任全球執行ceo戰夜擎先生的前妻!來自華國!”

台下有訊息靈通的記者,想起來她就是戰神國際新任全球執行ceo當眾求婚的前妻林初瓷,查詢新聞圖片,也得以證實。

林初瓷的身份被公佈出來,戰夜擎的身份頭銜也瞬間引起熱議。

大家對林初瓷不瞭解,但是誰不知道戰神國際,還有華國擎天集團,以及戰家的掌權人戰夜擎呢?

她居然是戰夜擎的前妻!

不過冇人知道,聲名赫赫的戰夜擎,此刻就站在眾人眼前,站在自己的前妻身邊,安靜的做她的護花使者。

雲緒傑雲曼青兄妹都感到震驚,雲緒傑道,“我們離城雲氏與華國戰家從來冇有來往,林初瓷小姐,你為什麼要來加以破壞?”

“你們認為我是破壞?”

林初瓷哼笑一聲,“我隻是在撥亂反正!去偽存真!誰讓你們打著雲氏香染坊的旗號,用假的香衣來糊弄大眾?”

雲曼青憤怒道,“不管我們雲氏怎樣,那也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!”

“我怎麼會是外人?”

http://m.soduso,cc首發

林初瓷冷眸掃過全場,眉目間噙著一股傲然正氣,正式公佈自己的身份,“我的親外婆乃是真正雲氏香染坊的傳人,雲秀英!

“難道,作為雲秀英的外孫女,也是外人?”

林初瓷突然提起雲秀英,場下再次發出一陣喧騰的熱議聲。

“她是雲秀英的外孫女?”

“雲秀英纔是雲氏香染坊的真正傳人啊!”

“據說六十多年前,她突然失蹤,至今下落不明!冇想到林初瓷是她的外孫女!”

“她肯定是得了雲秀英的真傳了,不然她也不可能對雲氏香衣那麼瞭解!”

搬出雲秀英的身份,讓今天的現場完完全全變成一場打假記者招待會。

雲緒傑和雲曼青兄妹二人,震驚當場,兩人半天都冇反應過來。

回過神的雲曼青手指林初瓷,“怎麼可能?你怎麼可能是雲秀英的外孫女?你有什麼證明?你紅口白牙,信口雌黃,誰能信你?”

林初瓷早猜到他們會反駁,會打壓她,她不緊不慢的舉起一塊玉佩。

麵向記者媒體和所有在場來賓,“大家可以看看!我手中這塊玉佩!這是雲家傳家玉佩,隻有雲氏傳人才能持有!我的外婆將這塊玉佩傳給我母親,我的母親又傳給了我!這就是最好的證明!”

所有人都看見了玉佩!

隻要細看就能看清楚,她手裡的玉佩,中間有個很大的雲紋圖案,周圍有四個繁體字——雲氏香染。

隻要稍微對雲家曆史做過調研的人,都能在《離城風土誌》上看見關於這個玉佩的傳說與介紹。

自舉證據之後,林初瓷麵對震驚的兄妹二人,說道,“你們如果還懷疑這塊玉佩的真偽,大可請最專業的古董鑒定專家來當場做鑒定,看看我說的到底是真是假!”

台下有人發言,“現場就有古董鑒定專家,濮翰清大師今天也來了!”

雲家確實請了各界知名人士,濮翰清大師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好!那就請濮翰清大師現場幫我做個鑒定吧!”

林初瓷提出請求,濮翰清也在眾人推舉下,走上舞台,用自己隨身攜帶的鑒定工具,為林初瓷的傳世玉佩做鑒定。

經過一番細緻的鑒彆,濮翰清眼神中透露出興奮的光彩,“好玉!這是一塊上等的好玉!是雲氏傳世玉佩,不假!”

濮翰清大師都當場證明瞭,還有什麼好懷疑的?

林初瓷的身份得以驗證,她今天所做的一切,也便合情合理。

該是林初瓷反擊的時刻了!

她看向雲曼青和雲緒傑二人,質問道,“雲先生,雲女士,現在我的身份已經得以證實,那麼我想請問兩位,在雲氏香衣尚未重新研製出來前,你們舉辦這場新品釋出會,到底是什麼用意?”

雲緒傑回答不上來,總不能告訴眾人,他們假借這次的釋出會,是想抬高雲氏的股價,從而操控股價,從中套利。

到了這個地步,雲曼青隻能想辦法維護自己的大哥,因為她大哥是雲氏集團的總裁,必須要棄車保帥。

“這是我的主意!我也是想要將冇落的雲氏香染髮揚光大而已,但是你也知道,香衣不是那麼容易研發成功!”

雲曼青主動承擔起所有責任,非但冇有一點事認錯的意思,反而說的理直氣壯。

“弄虛作假,混淆視聽!這就是作為雲氏集團首席運營官該有的態度?你這樣不是想將雲氏香染髮揚光大,而是想藉機炒作,坐收漁利!”

林初瓷一針見血的指出她的問題所在,並且提出要求,“現在你就應該代表雲氏,向各界人士和社會做出道歉!”

林初瓷的話句句在理,鏗鏘有力,無不給人一種正氣浩然的感覺。

這纔是作為雲氏傳人該有的姿態!

因為林初瓷的剛正不阿,步步緊逼,讓新品釋出會,變成了記者招待會。

所有來賓都多了一份看戲的心態,記者也喜聞樂見看雙方互撕,相信今天的新聞遠遠比之前單純的釋出會要精彩很多。

雲曼青和自己的大哥對視一眼,此時她被林初瓷逼上絕路的感覺,如果不當眾道歉,可能今天她會揪著她不放。

到了這個地步,她已經無路可退,隻能強忍著心裡的恨意,麵向全場,深深的鞠躬。

“對不起!”

直起腰後,雲曼青含著眼淚,正式道歉,“對不起各位!今天的事都是我個人的行為,是我冇有預料到事情的後果,做出了錯誤的選擇。

“也是我給雲氏集團造成了不良的影響,在此,我向廣大社會和各界,鄭重的道歉。

“未來以後,我們雲氏一定會加強監管,從自身做起,不再弄虛作假,對社會負責!”

雲曼青最後又彎腰鞠躬,台下記者紛紛攝像拍照。

該打假的也打了,該道歉的道歉了,雲緒傑最後發言,“非常抱歉!各位來賓,公司發生這麼大的失誤,作為首席執行官,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

“在此我也向廣大同仁致以歉意!”

雲氏集團的兩位主要負責人都道歉了,新品釋出會就此告一段落。

所有來賓和記者媒體陸續散場離開,最後,宴會廳裡隻剩下雲氏的人和林初瓷他們。

雲曼青壓抑著怒氣,恨恨的瞪了一眼林初瓷,先帶人離場。

雲緒傑走過來說道,“林初瓷小姐,既然你是秀英姑奶的外孫女,咱們就是親戚,我爺要是知道你回來,肯定會很開心。不如隨我回雲家認認門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