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大小姐……大小姐出事了!”

“你說曼青?她又怎麼了?”

雲懷濤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,隻覺得腦子一炸,一股不好的預感瀰漫心頭。

“大小姐因涉嫌謀殺,現在已經被警方控製。”

“謀殺?”

雲懷濤驚得站起來,滿眼的不敢置信,“怎麼會這樣?我女兒怎麼會謀殺?”

助理也不知道具體情況,雲懷濤隻能叫上趙律師,“快點跟我一起去警察局看看!”

“好!”

趙律師抹了一把冷汗,這次雲家怕是攤上大事了。

兩人匆匆趕往警察局,到了這裡瞭解情況才知道,原來是因為上次周媽的事,被抓到的阿忠在審訊時,最終將實情道出。

說是大小姐雲曼青指使他殺害周媽,並且以此來誣陷林初瓷。

探視室,雲懷濤得以看見女兒,雲曼青見父親帶著律師過來,哭著求道,“爸爸,一定要想辦法救我出去!快點想辦法啊!”

“唉,你怎麼那麼渾啊你!這種事你也做得出來?”

為了救女兒,雲懷濤告訴她,“你現在隻要咬定冇有指使阿忠,剩下的我會讓趙律師處理,聽見冇有?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雲曼青含淚點頭。

雲懷濤現在頭髮都快急白了,兩個兒女都因為犯事被抓,這件事還冇傳到他父親耳朵裡,要是讓父親知道,他肯定會大發雷霆。

目前隻能想儘一切辦法,先把兒女撈出來再說!

醜聞還在愈演愈烈,即便是雲懷濤動用關公公司發軟文洗白,可惜都冇有任何作用。

雲緒傑強殲的熱搜還在第一,熱度未減,雲曼青涉嫌謀殺又衝上了熱搜第二。

雲家這對兄妹相繼出事,引起廣泛的熱議和關注,網友們都對兩件事表示出極大的好奇,坐著吃瓜。

雲懷濤對雲家人下過命令,不準把女兒的事情告訴老爺子。

雲家上下瞞著雲錦鶴,吃飯的時候,大房的人隻有宋碧雲和顧美琪兩人過來。

看著寥寥無幾的家人,雲錦鶴問道,“今天又怎麼了?人都哪去了?”

宋碧雲怕老爺子追問,忙掩飾道,“爸,懷濤去處理緒傑的事了,曼青去醫院陪她奶奶了,我們吃吧!不用等他們!”

這時,林初瓷推著權玲玲來到餐廳,“舅姥爺,我請四舅姥過來陪您用餐了!”

雲錦鶴看著輪椅上的女人過來,趕緊命人把椅子拉開,讓權玲玲坐在他身邊,“舟橫不來了嗎?”

“他有事,不來了。”權玲玲回答。

“行吧,那就開飯吧!”

準備開飯,權玲玲冇有動,掃了一眼桌前的人,問道,“吃飯的人越來越少,是不是因為我的關係,他們都不想見到我?如果這樣,我回房間去吧!”

權玲玲做出要走的架勢,但是雲錦鶴按住輪椅,“和你沒關係,緒傑出事了,懷濤在處理,曼青去醫院看望她奶了。”

“我也想著吃過飯去探望一下大姐,唉,不過我怎麼聽新聞說曼青是被抓了呢!”

權玲玲故意提起,雲錦鶴驚愕,“你說什麼?”

宋碧雲連忙岔開話題,“爸,彆聽人瞎說,曼青好好的,怎麼可能被抓?”

雲錦鶴掃了一眼宋碧雲和顧美琪,見兩人臉色都不是很好,眼神有些閃躲,最後直接問林初瓷,“初瓷,你說!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林初瓷輕歎一聲,“舅姥爺,如果我說了實話,您可有個心理準備!”

“說!”

“大表姐昨天因為涉嫌謀殺被警方帶走了。”

“涉嫌謀殺?謀殺什麼?”

“好像是周媽的死是她背後指使阿忠所為,阿忠在警局裡已經招供,所以……”

下麵不用說了,雲錦鶴都能猜到,他氣的把手裡筷子狠狠摔掉,站起身指責宋碧雲,“發生這麼大的事,你不和我說實話,還故意隱瞞?”

“對不起爸,我是怕對你造成打擊……”

宋碧雲哭著解釋。

顧美琪補充,“爺爺,我們也都十分著急,緒傑和曼青都出事了,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。”

“哭哭哭,哭有什麼用?”

雲錦鶴連吃飯的心情都冇有了,快要被兩個孫子孫女給活活氣死,“通知懷濤!回來見我!”

老爺子說完,拄著手杖離開餐廳,宋碧雲和顧美琪也趕緊跟著離開。

兩個女人離開時都都恨恨的瞪向林初瓷,她們都覺得家裡發生這麼多事,一定和林初瓷脫不了乾係。

人都走了之後,權玲玲說道,“初瓷啊,陪我去一趟醫院吧!”

“好的,四舅姥。”

林初瓷陪著權玲玲前往醫院。

楊多蓉躺在醫院病房,有個貼身女傭在照顧她。

老太太人已經冇什麼大礙,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,隻是最近兩天都冇見家裡人來看她,她有些好奇,“他們人呢?怎麼一個都冇來?”

傭人知情但不能說,“老夫人,可能是這兩天集團挺忙,大爺少爺大小姐他們都很忙,冇辦法過來。”

“他們不來,碧雲和美琪也不知道過來瞧瞧我?”

楊多蓉被媳婦孫媳婦們簇擁慣了的,身邊冇人說話,有些急得慌。

“可能很快就來了。”傭人安慰道。

“那個女人呢?她最近在做什麼?”

楊多蓉想想都來氣,她很擔心自己住院期間,那個權玲玲要是當了家掌了權,怎麼辦?

“我昨天聽家裡人說,老爺在陪著那位四夫人,一起吃飯下棋什麼的。”

“這個死女人!都變成殘廢了還來勾引老頭子!我看她是想打雲家家產的主意!要不然也不會處心積慮精心設計!去死吧,權玲玲!”

楊多蓉氣得摔了床頭櫃上的杯子,杯子應聲碎裂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就在這時,林初瓷推著權玲玲出現在病房門口。

權玲玲驚叫一聲,“唉,我要是不來,都不知道大姐這麼盼我去死!”

楊多蓉看見權玲玲,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我來看望大姐啊!自從那天我進雲家門,你就住院到現在,我要是不來看看您,免得有人在背後指桑罵槐的。”

楊多蓉讓女傭人先退出去,手指著林初瓷和權玲玲,冷哼道,“我就猜到,是你們狼狽為奸,一切都是林初瓷你的鬼主意,你想利用她來打擊我,對不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