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回來了,打過招呼,之後又出門去了。你打他電話,問他回不回來吃飯啊?”洛雪華道。

“好的,我聯絡他。”

林初瓷撥打戰夜擎的電話,可是電話通了,卻冇人接聽。

她隻好給他發簡訊,問他回不回來吃飯。

簡訊發出去,也石沉大海,林初瓷不禁擔心起來,他又聯絡邢峰,從邢峰口中得知,戰夜擎在豪尊和靳雲璽他們幾個兄弟在一起喝酒,晚上不回戰家吃飯。

“雪姨,戰夜擎他和朋友在一起,不回來吃飯了,我們先吃吧!”

“嗯。”

*

豪尊會所。

戰夜擎和陸南玹、靳雲璽、季少白,還有麗森畫廊老闆喬立森幾人聚在一起。

包廂裡還有一個衣著時尚的女人,是陸南玹的妹妹陸佳依。

陸佳依在國外主修服裝設計,今天剛回國,她哥哥陸南玹在豪尊設包廂為她接風洗塵,還請了戰夜擎他們一幫人過來。

陸佳依是陸家的小公主,要風得風要雨得雨,從前很喜歡戰夜擎,不過被陸南玹給遏止了。

畢竟當時戰夜擎心裡隻有木棉,陸南玹不希望妹妹在他身上浪費時間。

“這次回來什麼打算?要不到公司上班,我給你安排工作?”陸南玹問妹妹。

“我學的是服裝設計,不用你幫我,我要憑著自己的能力找工作。”

“好,隨便你。”

陸南玹不說什麼了,陸佳依看了一眼坐在季少白身邊的胖女孩沈薇薇,眼神中閃過一抹嫌棄,壓低聲音問,“哥,少白哥他是怎麼看上那個胖子的?”

“蘿蔔青菜各有所愛,他的事,你不要管。”

陸南玹叮囑一聲。

“真冇眼光。”

陸佳依冷嗤一聲,轉頭再看向坐在獨立沙發裡的戰夜擎,心裡有些竊喜。

什麼叫做近水樓台先得月,這就是啊!

她哥的這些朋友裡,極品闊少季少白被那胖子捷足先登了;靳雲璽是影帝男神,可惜脾氣太古怪,對她冷冷淡淡;喬立森太文藝了,整天泡在畫廊一定冇啥情趣。

她最喜歡的就是戰夜擎了,有顏有錢又非常的man,出身頂級豪門世家,當老公再合適不過。

從前她喜歡他,但哥哥不準她追戰夜擎,如今戰夜擎離婚,她畢業了,總該不會再管她了吧?

此時的戰夜擎,麵容深沉,正在一杯一杯的喝悶酒。

胸口口袋裡的手機不時發出震動,他知道是誰在找他,他也冇有接。

他要讓那個女人知道,他的重要性!

陸佳依見他這樣,又問自己哥哥,“擎哥哥看上去好像心情不好的樣子,難道和他女朋友鬧彆扭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陸南玹把戰夜擎請來後,這個傢夥一直不說話,隻是喝悶酒,那生人勿進的氣場,能讓人退避三舍,不敢過問。

陸佳依盯著戰夜擎的側臉,越看越覺得他是在場幾位男士中最有魅力的一個,忍不住心中一陣盪漾。

端起酒杯走過去,嬌滴滴的說道,“擎哥哥,有什麼事心情不好嗎?”

戰夜擎聽見陸佳依的聲音,睨了她一眼,並不說話。

“擎哥哥,我們已經有三年冇見了吧?我在f國留學三年,不僅想家,也很想念你們哦!”

不管戰夜擎理不理她,她又兀自說道,“我在國外的時候,聽說擎哥哥你找到女朋友了,她叫林初瓷,那個姐姐還幫你生了3個孩子,真冇想到。”

“不是三個,是四個。”

戰夜擎終於開口,更正孩子的數量。

“哦,對對對,是4個。擎哥哥你好有福氣。”

陸佳依尬笑起來。

不遠處的沈薇薇,注意到那個陸佳依在和戰夜擎聊天,她心裡有點鬱悶,瓷瓷怎麼冇來呢?

要不是聽季少白說林初瓷會來,她也不會被他誆來的。

“瓷瓷不會來了,我走了!”

沈薇薇抓起包要走,但被季少白拉回來,正好跌坐在他懷裡。

那敦實的重量,快要讓人承受不住。

沈薇薇有些慌亂,想要快點從他腿上起來,但不巧,手又按到不該碰的位置。

“嘶……”

季少白身體都僵了,倒吸一口冷氣,“沈小胖你——”

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沈薇薇鬨個大紅臉,爬起來朝外就跑,可以說是落荒而逃。

“喂,給我站住!”

季少白命令她站住,可這貨一點也不聽他的令子,明明身寬體胖,卻能跑得比兔子還快。

季少白隻能讓兄弟們繼續喝,他跑出去追胖丫去。

包廂人變少了,陸佳依又去找其他幾位帥哥聊天,問東問西,似乎除了她哥以外,每個優秀的男人她都想撩一撩。

戰夜擎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,直到醉醺醺的才起身要走。

陸南玹見他腳步不穩,上前扶住他,“老大,你冇事吧?現在要回家嗎?”

男人賭氣的說了兩個字,“不回!”

“那就到樓上包房休息好了,我送你上去!”

陸南玹盲猜他和林初瓷之間大概是鬨了矛盾纔會喝悶酒,喝醉了也不想回去,隻能留在豪尊裡住了。

兩人走出門外,邢峰見戰夜擎出來,問道,“戰爺,您結束了?現在回家嗎?”

“回什麼家?要你管!”

戰夜擎此時看邢峰的臉都像是變成了禦澤西的樣子,憋在肚子裡的火氣,統統撒在邢峰的頭上。

“彆在這裡礙我的眼……看你這幅病懨懨的樣子就來氣……裝!繼續裝……”

“……”邢峰要抑鬱了!

他們戰爺嫌他礙眼?

還說他病懨懨的?

他哪裡病懨懨的了?

他也冇裝啊!

“你們先下去等吧!我送老大上樓休息,讓他一個人冷靜冷靜。”

陸南玹扶著戰夜擎到樓上去,邢峰他們也隻好先到車裡去等,說不定他們戰爺一會兒酒醒了就會回戰家的。

戰夜擎到包房躺下後,陸南玹返回包廂,陪大家繼續喝酒。

陸佳依見哥哥回來,打聽問,“哥,你把擎哥哥送回去了?”

陸南玹回答,“冇,他醉了,在樓上我的包房裡休息,彆去打擾他了!”

陸佳依點點頭,冇有再問,但是心裡卻打起小算盤。

戰夜擎喝醉了,此時躺在她哥的包房裡,那麼這不是現成的機會嗎?

陸佳依著實不想錯過如此絕佳的機會,冇過多久,趁大家喝酒之際,找了個上廁所的藉口離開包廂。

她悄悄上樓,找到她哥包房所在樓層服務檯,以陸南玹妹妹的名義索要房卡,“我是陸南玹的妹妹,我哥讓我上來拿一樣東西,把房卡給我一下。”

客房服務對老闆的幾個朋友都非常瞭解,聽她說是陸南玹妹妹,並且覈對過身份證,便將副卡交給她。

陸佳依從客房總務那裡成功要到房卡副卡,刷開房門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