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修翼朝外跑,等他從旋風酒吧裡跑出來,剛好看見毒牙被車撞飛的一幕。

毒牙習慣性從窗戶逃跑,他本想跳到對麵廣告屏上,可惜這次失手了,人掉落下去,被經過的一輛轎車撞飛出去。

人飛出很遠,掉落在地上,摔出一大灘血。

修翼跑到近前,看著趴在血泊裡的毒牙,當即撥打救護電話。

直到救護車趕來,將重傷昏迷的毒牙送往醫院,修翼安排兩個兄弟跟過去,他本人返迴旋風酒吧,協助警方收網。

這次的突襲行動,抓住交易者數人,盤查毒牙辦公室和整個酒吧,繳獲毒類產品累計超過2.58千克。

行動十分成功,警方將非法經營的旋風酒吧依法封閉處理,涉案人員全都帶回警局。

雖然不能直接獲得毒牙的口供證據,但是有了小賈的證詞,警方可以先對外披露案情。

一份警局官方的報道對外通告,詳細說明靳雲璽並非是涉毒人員,三次尿檢均為陰性,而是他的助理為了錢財在搞鬼。

結合破獲的旋風酒吧案,警方確認,是毒犯毒牙為了拉靳雲璽下水而為,助理小賈為幫凶。

案件終於真相大白,靳雲璽被警方無罪釋放。

靳雲璽被釋放的當天,無數記者媒體全都趕來警方這邊采訪。

警局外被圍的水泄不通,大家看見靳雲璽在警方的護送下,從裡麵走出來。

人人都想搶著采訪第一手資料,鎂光燈閃爍不停,但是靳雲璽冇有說話。

盛世娛樂安排的人過來接走他,公關負責人在臨走前對外宣佈,“各位媒體,稍後我們盛世娛樂會為靳雲璽先生召開記者釋出會,大家想要瞭解詳情的可以關注盛世官網,屆時歡迎參加。”

靳雲璽被護送上房車,上車後,看見坐在裡麵的戰夜擎和林初瓷。

“老大,嫂子……”

靳雲璽被關了十幾個小時,這十幾個小時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折磨,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,害他的會是助理小賈。

“雲璽,冇事了。”

戰夜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。

“謝謝,謝謝老大你們的幫忙,要不是你們,我可能現在還出不來。”

靳雲璽看向林初瓷,“對不起嫂子,我給你丟臉了!”

加入盛世娛樂後,他想著給林初瓷增加點光彩,結果第一個首映式就鬨出這麼大的醜聞來。

“這件事不賴你,你也是受害者。不過呢,你這眼神一直不怎麼好,看走眼也難免,以後可得多長個心眼。”

林初瓷打趣一聲,還記得靳雲璽和林初瓷初次在豪尊見麵,他故意丟項鍊,可惜那項鍊被林初瓷一眼看出是假貨。

所以說,靳雲璽的性格不拘小節,對人不設防,很容易吃虧。

“是是是,嫂子你說的對,不過你這話也太損了啊!給點麵子啊!”

氣氛緩和下來,靳雲璽的心情也放鬆不少。

大家討論起小賈和毒牙的交易,林初瓷提出自己的異議,“雲璽和毒牙從不相識,也冇去過旋風那個小酒吧,為什麼毒牙要通過小賈來陷害雲璽?他的動機是什麼?”

戰夜擎猜想,“是不是警方說的想拉雲璽下水?這種毒犯肯定想找有錢的人,才能做更大的生意。”

“我倒是覺得,說他和雲璽之間有仇恨恩怨還差不多,不然他不會平白無故做這種事。”

“可是我和那個毒牙真的一點也不認識,冇有任何交集啊!”

靳雲璽絕對是本世紀最冤枉的一個。

林初瓷始終懷疑毒牙的真實動機,不可能隻是為了做生意。

做生意要找有錢人,有錢的人多了去了,何必直接以陷害的方式找一個明星?

“毒牙的真實動機隻有毒牙自己清楚,隻要等他醒來,就能真相大白。”戰夜擎說。

“冇錯,看好毒牙,等他醒了,自然能弄明白。”

在林初瓷和戰夜擎的主張下,他們一起前往豪尊,讓靳雲璽好好的洗個澡,併爲他設宴壓壓驚。

隨著警方官方通報案情,證明瞭靳雲璽的清白,網絡上網友對他的炮轟開始轉向對助理小賈和毒牙的炮轟。

助理小賈被罵做本世紀最黑心的農夫與蛇中的那條蛇,靳雲璽幫助他,他卻因為貪心而做出背叛他的事。

大家更唾罵的是毒牙,他做的事情喪儘天良,坑害了無數人和家庭,被車撞成昏迷,也是他的報應。

雖然靳雲璽是無辜的,可是這次的事件對他還是造成很大的影響,那些損失的代言無法彌補。

好在他的粉絲們還算理智,脫粉不算多,大部分粉絲都是依舊支援他的狀態。

相關通告也被往後延遲,林初瓷讓他休息一段時間,等事件熱度過去,會幫他重新回到原來的高度。

終於到了週二,新品釋出會正式召開的日子。

盛唐集團選擇在京城會展中心舉辦,主題為“盛世華年”,集團公司負責秀展的工作人員提前到場,現場t台全部佈置好。

受邀請的各界媒體記者和時尚大咖,以及來自盛世娛樂的幾名當紅明星都前來觀賞秀展,為盛唐集團加油助威。

常言是這場秀的主設計師,他與瑞麗總裁戰明月在後台忙碌,所有模特都已經聚集到位,妝造和服飾都逐一上身。

後台每個人都在做著最後的忙碌和準備,可就在快開場的前10分鐘,驚鴻集團那邊的新品秀展提前開始。

有記者收到訊息,發現對方也是采用“盛世華年”的主題,和盛唐集團的主題一模一樣。

新聞傳播的很快,盛唐集團的工作人員們有人也在網絡上看見,他們當即告訴主設計師常言。

常言萬萬冇想到自己的設計居然會變成驚鴻集團的設計了,如果等下他們的秀展開始的話,媒體記者一定會發現兩家秀展內容相同,肯定還會懷疑是他們抄襲。

還有最後幾分鐘就要開場了,卻發生這種事,讓盛唐集團的人都感到手足無措,戰明月得知訊息後,第一時間聯絡林初瓷。

“初瓷,不好了,出大事了!驚鴻集團的新品釋出會上的設計竟然和你們盛唐的一模一樣,連主題都一樣,他們提前開場,都上新聞了,這下該怎麼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