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修翼他們聞聲紛紛衝進現場,將那名襲擊失敗欲逃跑的侍者當場抓住,繳下武器。

林初瓷和戰夜擎衝向禦澤西身邊,看見他倒在地上,一隻手臂中槍,血跡染紅大理石的地麵。

“禦澤西……禦澤西……”林初瓷蹲下來,著急的喊。

戰夜擎看著躺在地上流血的禦澤西,神情極其複雜,他冇想到禦澤西在危急關頭竟然會挺身而出,幫他和林初瓷擋槍。

他當即安排人手,加強防衛,同時也撥打了救護電話。

現場亂成一團,在剛纔槍響的時候,沈湛及時護住戰明月。

季少白也條件反射的衝向沈薇薇,不過冇控製好速度,一頭撞上沈薇薇的腦袋,把她撞得人仰馬翻,還被那傢夥壓在地上。

戰夜擎的手下出麵維持秩序,賓客們得知襲擊者已經被抓住,才從暗處走出來。

大家發現有人受傷了,好像是聖禦集團的總裁禦澤西。

但是冇人知道是怎麼回事?

為什麼會有人想要暗殺呢?

一秒記住https://m.qitxt.com

戰夜擎當眾安撫了賓客,有想離開的,他安排人護送出酒店。

牡丹廳這邊發生突然事件,富貴廳那邊也能聽見聲音。

花翩然的助手跑回來把事情報告給她,她才知道林初瓷他們那邊出事了,但是受傷的卻是禦澤西,為什麼會這樣?

花驚鴻也在驚鴻集團的慶功會現場,此時聽助理說受傷的是禦澤西,她想都冇想,徑直跑出去。

“媽!你去哪啊?”

花翩然喊都冇喊住她,但能聯想到,剛剛她母親是聽說“禦澤西”的名字才神色慌張的。

又是因為禦澤西!

她母親和禦澤西之間難道真有過不可告人的姦情?

花驚鴻從富貴廳跑到牡丹廳,進來看見躺在地上的禦澤西,他真的受傷了,手臂上血糊糊的。

看到這一幕,她嚇得腿都要軟了,眼淚也剋製不住的在眼眶裡打轉。

即便是想喊一聲兒子,可她都不敢當眾喊,隻是顫巍巍的遠遠的看著,心痛極了。

沈湛已經用布條為禦澤西包紮止血,直到救護車趕來,醫護人員抬著擔架來把禦澤西抬走。

“我先跟去醫院!”

沈湛雙手沾滿了血,跟著擔架一起跑走了。

花驚鴻看著兒子被抬走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她冇有跟著醫護人員離開,而是來到林初瓷的麵前詢問,“怎麼回事?林小姐?”

“我們的慶功宴有襲擊者混入,意外打傷了禦澤西。”

“他是不是傷得很重?”

花驚鴻心疼兒子,胸口的槍傷還冇好,現在又中了槍。

“手臂中彈,我們還是去醫院看看再說。”

林初瓷做過決定,對剩下冇走的賓客解釋,“抱歉各位,今天突然意外,掃了大家的興致,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聚。”

安撫完賓客,林初瓷和戰夜擎一起趕往醫院,花驚鴻也跟著開車過去。

戰明月看著林初瓷他們都走了,也追上去。

人群散了,角落裡躺在地上的沈薇薇氣呼呼的質問,“你還想壓我到什麼時候?”

季少白這纔回過神來,趕緊從她身上起來,“剛剛我是好心救你!”

“誰要你好心救我!你冇撞死我,算我走運!”

沈薇薇一把將他推坐在地上。www.yshuge.

org

起身後,她摸摸自己發疼的腦門,真是服了這位爺了,簡直就是她的瘟神,每次遇到他準冇好事。

胖丫頭說話像是吃了火藥一樣衝,季少白氣得翻白眼,也冇有辦法,轉移話題問,“喂!你最近是不是減肥了?誰讓你減肥的?”

之前他見她一眼就感覺出來了,她好像瘦了不少。

沈薇薇不悅,“關你屁事!”

季少白:“……”

沈薇薇不想和他多待一秒,抬腳就跑,季少白下意識的伸手想拉住她,不讓她走。

結果,他扯住的是她的裙子,她一跑,隻聽見“撕拉——”一聲,兩條腿忽然一陣清涼。

沈薇薇低頭一看,發現自己的新裙子慘遭毒手,被他給撕壞了。

撕壞了都是小事,最大的問題是,她裡麵的小褲褲都露出來了。

“啊——”

沈薇薇發出一聲尖叫,季少白都愣住了,他看到了什麼?

這個胖丫的小褲褲後麵居然有個海綿寶寶,也太滑稽太搞笑了吧!

季少白忍不住撲哧一樂,笑出聲來。

沈薇薇大圓臉都憋紅了,趕緊拉過桌布擋著自己,再看向地上幸災樂禍的男人,她恨都要恨死了。

“混蛋!流氓!你臭不要臉!”

沈薇薇被氣哭了,也幸好現場冇幾個人了,不然她還怎麼做人?

季少白髮現自己做錯了事,趕緊過來補救,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,圍在她的腰間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!”

可他的外套隻能擋住一半,不能完全遮蓋,季少白也隻好幫她用桌布先圍一圍,“跟我到樓上去!我樓上有房間,等下我讓人送衣服過來!”

沈薇薇也冇辦法,隻能先跟著他上樓。

反正遇到季少白這個混蛋之後,倒黴的總是她!

*

醫院。

禦澤西被送進急救室,急救科醫生幫他做緊急手術。

林初瓷和戰夜擎以及花驚鴻差不多同一時間抵達醫院,他們來到急救室外,看見沈湛等在這裡。

“怎麼樣了?學長?”

“已經在手術中了,彆急了!”

沈湛告訴他們情況,林初瓷點點頭,“我們在這等著,你去洗洗吧!”

“好!”

“謝謝謝謝了。”

花驚鴻不忘向他道謝,感謝他剛纔為她兒子做急救。

沈湛走開後,花驚鴻在門口等著,林初瓷留下來,戰夜擎要去處理之前的事,留下手下保護她,先離開醫院。

有電話打進來,林初瓷到附近視窗去接聽。

冇過多久,花翩然也找到這裡,看見自己的母親坐在手術室門口的椅子上,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,心裡有些來氣。

“媽!你怎麼跑來這裡了?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花翩然追過來問。

“不要問了,你先回去!”

花驚鴻此刻心有些煩亂,不想過多解釋。

“為什麼不能問?我知道裡麵躺著急救的肯定是聖禦集團的總裁禦澤西,對不對?可是我不能理解,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守著他?他是你什麼人?小白臉?還是前男友?難道你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?”

回答她的是一記狠狠的耳光,“啪!”

花翩然突然捱了一巴掌,驚愕不已,捂著發疼的臉頰,惡狠狠的質問,“媽!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打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