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初瓷已經無法對這些人信任,畢竟戰淩曜在這裡上過一段時間的學,他們可能早就對他固定了思維和對待方式。

有時候冷暴力要比體罰還要可怕!

足以摧毀一個兒童幼小單純的心靈。

不一會兒,青霄和王園長一起回來,帶來林景墨和三個小孩子。

林初瓷對孩子們笑了笑,從包裡取出幾個可愛的小公仔,問道,“你們都是戰淩曜的同學是嗎?阿姨這裡有三個小禮物,誰能說實話,這禮物我就獎勵給誰。你們告訴我,戰淩曜小朋友,今天為什麼會坐在角落的小馬桶上啊?”

三個小朋友都很興奮,搶著要舉手回答。

其中一個小女孩先開口,“是老師不讓他一起上課。”

馬倩聽了這話,隻覺得冷汗直冒,好想堵住孩子們的嘴。

“為什麼呢?”

“馬老師讓戰淩曜午睡,他不聽話,馬老師很生氣,就罰他坐馬桶!”另外一個小男孩也開口回答。

最後一個小女孩也搶著說,“馬老師還說戰淩曜是啞巴不會唱歌,不讓他和我們一起唱。”

聽了這些回答,林初瓷的心就像被一把刀生生的割開了一般,心口疼的要命。

原來她的兒子,受到的傷害遠遠不止來自於同學,還有老師。

這是多麼可怕又可恨的事情?

家長把孩子托給幼兒園托給老師,是希望老師能教育好孩子,而不是為了讓孩子到學校遭受老師的冷暴力的。

他們怎麼可以?

“你們三個都很誠實,這些禮物送給你們,快回去上課吧!”

林初瓷分給他們禮物,目送他們離開後,又問兒子林景墨,“曜曜,我問你,剛纔幾個同學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林景墨點點頭。

“大家都聽到了吧?孩子是最誠實的!我相信孩子們的話!”

林初瓷的臉色一寸寸冷下來,又問道,“馬老師結過婚了嗎?”

“結了。”

“有孩子嗎?”

“有……”

此時馬倩已經羞愧的低下了頭,完全不敢抬眼看她。

“既然你也有孩子,難道你就不知道孩子對每個家庭和父母是怎樣的存在?

“你的孩子在學校被老師孤立罰坐馬桶將近一個小時,你是什麼感受?

“是不是連你也覺得我們曜曜是啞巴,不能說話,所以腦子也有問題嗎?啊?”

林初瓷憤怒的質問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“我……對不起……”馬倩羞愧的低下頭。

“我要的不是對不起!”

林初瓷說完,揚手狠狠打了馬倩的臉,一下兩下,足足打了四下。

“知道我喜歡打人是嗎?現在嚐到滋味了?這就是虐待戰淩曜的下場!”林初瓷憤怒的盯著馬倩。

馬倩被打得臉頰發紅髮腫,不敢還手,隻是捂著臉哭。

“哭什麼哭?身為教育者,不但不能以身作則,反而帶頭孤立歧視學生,這就是你的教育品德?像你這樣的人品,你認為你適合從事教育事業嗎?”

林初瓷心中太痛,為她的兒子而心疼。

想到孩子患上失語症,已經變成了這個世界上最孤獨的小孩,更需要嗬護和關愛,可他們卻變相的摧殘!

孩子在這樣的環境能健康成長嗎?

馬倩哭得更傷心了,一句話都反駁不了。

她心裡害怕極了,不知道戰太太會怎麼處理她?

王園長趕緊道歉,“戰太太,對不起,非常對不起!這是我們幼兒園失察,我一定會督促馬老師及時改正的,從今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!”

“確實是幼兒園失察!從業教師的素質有待提高!需要重新做調整!所有老師綜合素質都要重新納入考覈!”

林初瓷繼續道,“至於這位馬老師,和戰淩曜班級的其他兩位老師,全都一併開除!我會向教育係統檢舉,吊銷你們的教師資格證。

“等你們什麼時候學會如何關愛孩子,再去教孩子吧!”

林初瓷說完之後,馬倩直接跪在她的腳下,“戰太太,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,請你給我一次機會,我以後再也不孤立批評戰淩曜了,我一定會善待他!”

“現在晚了!我們曜曜因為你們受到多少傷害,你能彌補得了嗎?”

林初瓷不客氣的踢開她,又對王園長說,“王園長,從今天起,我們戰淩曜正式退學!這樣的學校,配不上貴族的稱號,更不配教我兒子!”

林初瓷拉走林景墨,王園長生怕她再取消投資,趕緊跟後麵求,“戰太太,戰太太我非常抱歉,能不能再給個機會,重新考慮一下,我們都會改的!”

青霄攔住王園長,“王園長,什麼都彆說了,現在就給戰淩曜辦理退學手續吧!”

王園長頭頂彷彿閃過炸雷,也深知,很難求得戰太太的原諒。

林初瓷拉著林景墨走出幼兒園大門,問道,“兒子,上幼兒園的感覺怎麼樣?”

“特彆無聊。”

林景墨和林景川兄弟倆從來冇有上過幼兒園,他們媽咪給他們請了私人教師,教他們十項全能,絕對是幼兒園裡學不到的真本領。

“我給曜曜退學,算是明智的選擇咯!”

林初瓷今天為戰淩曜辦了退學,以後會讓他跟著兩個兄弟一起上課學習。

她知道自己的兒子們個個都天賦異稟,比同齡孩子心智都要早熟,他們都不願意接受填鴨式教育,所以她隻能請最好的私人老師教育他們。

“林小姐!這裡!”

林初瓷本來打算先帶兒子回去,讓他和戰淩曜換過來,再帶曜曜回戰家,可她冇想到,邢峰會開車來接他們。

林初瓷看一眼林景墨,林景墨立刻心知肚明,接下來,他又要扮演沉默寶寶了。

“邢助理,你怎麼來了?”

林初瓷招呼問。

“我來接您回去,戰家人都等著你,怕你出事。”

邢峰冇有說,是他們戰爺擔心林初瓷約會小鮮肉,所以才讓他來找她的。

他聯絡不上她,但是猜到她肯定會來這裡接小少爺放學,所以在這蹲點,絕對冇錯。

“好吧!那就走吧!”

林初瓷帶著兒子墨寶一起坐上戰家的車,上車後趕緊給青霄發訊息,讓他們照顧好曜曜和小川。

林景墨已經知道,這是要跟著媽咪去爹地家了。

他好好奇哦,他的爹地家是什麼樣啊?

他冒充大哥戰淩曜,戰家人會不會識破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