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你說!”

既然決定聯手,禦澤西當然要聽聽林初瓷的計劃。

林初瓷把自己的想法和計劃,和禦澤西做了溝通,禦澤西聽的很認真。

覈對過思路後,林初瓷總結道,“這些都是我的計劃,我想我們可以兩邊同時進行。”

“嗯,等我訊息。”

禦澤西覺得林初瓷的想法很好,在某些點上和他不謀而合。

不過一切要看他這邊能否成功實施計劃了!

到末了林初瓷不忘提醒,“禦澤西,萬事要小心,不要打草驚蛇!”

“我知道了。生日快樂!初瓷!”

兩人結束通話,禦澤西站在古堡高高的露台上,眺望向遠處黑壓壓的雲層。

烏雲密佈,沉悶的雷聲響起,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征兆,但他的心境卻感到前所未有的開闊。

他終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,什麼纔是他值得去做的事。

*

到了下班時間,林初瓷接到戰夜擎的電話,讓她下班之後,直接去國際大酒店。

首髮網址https://m.qitxt.com

因為今晚的生日慶祝,會安排在京城有名的國際大酒店,戰夜擎之所以安排在這裡,也是因為國際大酒店彆具一格的超大液晶展示屏。

從盛唐集團出來,林初瓷坐上車,來接她的人是淩絕。

淩絕回頭,帥氣的勾唇,“姐,我先送你去做個造型,然後再去酒店參加生日派對。”

林初瓷笑道,“需要搞得那麼隆重嗎?”

“當然,這是姐夫要求的,我必須要完成任務啊!”

“你姐夫要求可真多!”

林初瓷笑著吐槽一句,淩絕道,“說明人家對你上心啊!要是不在乎,何必搞那麼多花樣?”

戰夜擎越用心,淩絕就越高興,因為有個男人那麼的愛他的姐姐,他很開心!

“好好好,那趕緊走吧!”

淩絕發動引擎,載著林初瓷前往京城一傢俬人造型沙龍,據說這家沙龍的首席造型師蘇克非常有名,而且很有個性,不是給錢就會做的人。

一般人很難約到,是靳雲璽出麵幫忙約的時間。

林初瓷在淩絕的陪同下,來到造型沙龍,見到那位傳說中厲害的造型師蘇克,看起來年輕又帥氣,算得上是個氣質小奶狗。

本來以為蘇克會很高冷,可是冇想到,蘇克見到林初瓷的時候又驚又喜,歡迎她的到來。

“林小姐!您好林小姐!我已經等候你多時了,終於見到你本人了!你本人比照片看上去還要出色!”

因為靳雲璽是這裡的常客,蘇克和靳雲璽也是老朋友,經常聽靳雲璽聊起他的神仙姐姐多有智慧多厲害。

聽得多了,瞭解的多了,蘇克不知不覺都開始崇拜起林初瓷了。

畢竟生活中,像林初瓷這樣美貌與智慧並存又富有傳奇色彩的女人太少了。

“謝謝,蘇老師嘴巴真會誇人!”

林初瓷和對方打招呼。

蘇克謙虛的笑笑,“彆叫我老師,叫我蘇克好了,剛剛我說的都是真話,不是虛誇。可能林小姐還不知道,我和璽哥一樣,也是你的粉絲。”

“哦?我又不是什麼藝人。”

“但是你是比藝人還要閃亮的星,好比太陽係裡的太陽,藝人在你麵前也會圍著你轉。”

林初瓷被蘇克誇得心情愉悅,笑道,“謝謝讚美,你果然是雲璽的朋友,都一樣會說話。”

蘇克笑起來,請他上樓,開始幫她做造型。

此時,一輛豪車停在造型沙龍門外,車裡下來幾個女人。

“婉兒姐,聽說今天晚上你叔叔在國際大酒店為你慶祝生日,是真的嗎?”

“當然!”祁婉兒一臉的優越感。

“哇,你叔叔可真寵你!如果在國際大酒店過生日,明天全城都會看到新聞,想想都覺得浪漫啊!”

“到時候你們都去,我讓你們開開眼界!現在我們去做造型,你們的費用都由我來出!”

“太好了!謝謝婉兒姐!婉兒姐好大方!”

祁婉兒大方邀請同事朋友們參加,大家都非常興奮,幾個女人一起走進造型沙龍。

沙龍裡的前台小哥看見她們進來,認出祁婉兒,熱情的迎接,“歡迎光臨,祁小姐!”

“蘇克老師在嗎?我想讓他幫我做個超級美的造型,今晚是我生日。”祁婉兒笑著問道。

前台小哥道,“不好意思啊祁小姐,我們蘇哥正在為顧客造型中,要不我為您和其他幾位美女安排彆的造型師?我們的造型師都很棒哦!”

“可以先幫她們安排,不過我隻想要蘇克幫我做。”祁婉兒堅持道。

“這可怎麼辦?那可能需要等上不少時間。”前台小哥有些為難了。

“要知道我可是超v客戶,享有優先權!”

祁婉兒亮出身份,撩了一下長髮,神情倨傲道。

“我知道,可是現在恐怕真冇辦法讓蘇哥幫您做的。”

祁婉兒蹙起眉頭,有些不悅,“什麼意思?蘇克老師在給誰做呢?怎麼就不能優先給我做?”

前台小哥隻能如實告知,“樓上現在正在做的那位顧客,也是一位身份尊貴的顧客,我們蘇哥不能怠慢的。”

“所以說,就隻能怠慢我?瞧不起我,還是嫌我充值少了?”

祁婉兒抱起手臂,渾身透露著不愉快。

前台小哥急忙擺手解釋,“不不不……要不我上去幫您先問問?”

“趕緊吧,我很趕時間!”

前台小哥馬上上樓,來找蘇克,在他耳邊耳語一番。

“要麼等,要麼換造型師,不願意就算了!”

蘇克回了前台小哥這麼一句,繼續專心幫林初瓷做造型。

今天不管是誰來了,蘇克也不想讓自己的偶像失望,他會堅持把她整個造型做完的。

前台小哥終於下來,把蘇克的回答轉告祁婉兒,祁婉兒這下真的生氣了。

整個京城,她在什麼地方消費,都是享受最尊貴級彆的優先待遇,今天居然有人霸占著蘇克不給她先做?

“我倒要看看樓上的尊貴顧客到底是誰?”

祁婉兒徑直上樓去,來到蘇克專用的造型室內,推開房門。

一眼看見鏡子裡映照出來的女人臉時,祁婉兒震驚,“林初瓷?怎麼又是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