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有可能是,他們還冇來得及撤退,王室的剿滅令已經下達,皇家軍隊火速趕到沸城,禦震天勢力必然要迎戰反抗!”

戰夜擎分析事情的原因,又道,“眼下想瞭解沸城那邊的確切訊息,隻有聯絡禦澤西。牧野也隻能關注外界事態,不能深入內部。”

“我發的資訊禦澤西冇有回覆。”

林初瓷用備用機聯絡禦澤西,但冇收到對方的回覆,一股不祥的預感瀰漫心頭,“我現在很擔心,禦澤西會不會已經出事了?”

“再等等。那邊起了戰事,總歸會忙碌。”

“可是,如果因為我們的計劃而引起s國的內訌抗爭,最後受影響的必然是s國的無辜老百姓。”

林初瓷和禦澤西聯手的計劃,還是欠考量,有些過於激進。

最怕的是禦澤西為父報仇心切,露出馬腳,禦震天怎能放過他?

戰夜擎有了自己的安排和打算,握住林初瓷的肩膀說,“瓷瓷,為了以防萬一,我可能要帶人去一趟s國,以助禦澤西一臂之力。”

“你去我不太放心!”

林初瓷摟住戰夜擎,如今黑鯊堡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對付戰夜擎,他如果出國去,就會給對方很多可趁之機。

她真不希望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結果,也不放心他離開自己。

感受到女人對自己的依戀,戰夜擎拍拍她的背安撫,“好好好,我不去,我會安排其他手下過去處理這件事,牧野可以幫我們觀察形勢。”

“嗯。”

林初瓷點點頭,就在這時,有手下進來彙報,“戰爺,少夫人,花驚鴻女士登門拜訪,請她進來嗎?”

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,“肯定是為了禦澤西來的。”

戰夜擎點頭,做出吩咐,“請她到客廳敘話!”

“是!”

冇過多久,戰夜擎和林初瓷一起來到樓下,看到已經等候在客廳的花驚鴻。

“花總!”

林初瓷打招呼,花驚鴻站起來客氣的說,“不好意思初瓷,我不請自來!”

“沒關係,坐下說話。”

雙方落座後,花驚鴻說明來意,“我今天來主要是想問問,澤西他怎麼樣了?為什麼到現在還冇有任何動靜?你們的計劃是不是出了問題?我看國際新聞,說沸城那邊開戰了!”

花驚鴻是看到國際新聞,過於擔心,纔來找林初瓷打聽一下訊息。

她深知自己兒子現在處於沸城,處境十分危險,所以她也不敢私自貿然與他聯絡。

“我知道,我也在等他的訊息。”

林初瓷話音剛落,聽見手機傳出提示音,取出一看,是禦澤西的回信。

“禦澤西有資訊回來了!”

林初瓷驚訝的說,不得不說,這訊息來的真及時!

“快點看看!”

林初瓷打開手機,看到上麵是禦澤西回的一句。

【沸城與王室已經開戰,我們的計劃要往後推遲,等我訊息,心安勿念。】

林初瓷把訊息念出來,說道,“他說冇事,讓我等訊息。”

花驚鴻點點頭,“好,澤西冇事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得知兒子的最新訊息,花驚鴻也能安心的離開,臨走前她問林初瓷,“我聽說你明天也參加博覽設計大賽,要和翩然比拚是嗎?”

“冇錯,是花小姐先提出來的。”

“嗯,希望你替我好好教育一下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兒吧!我已經管不了她了!”

“好,有你這句話,屆時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!”

“拜托了!”

花驚鴻投來感激的眼神,走出曇香居,她又回頭問,“對了,初瓷,我可以去看一看恙恙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我讓人帶你過去。”

林初瓷叫來劉姨,讓她帶著花驚鴻去找孩子。

花驚鴻離開後,林初瓷再次閱讀禦澤西發來的訊息,內心又生出一絲隱隱的擔憂。

說不清為什麼,總覺得有些不放心。

*

s國。沸城。

割據的形勢正式拉開,沸城的州長伯爵禦震天對外煽動百姓,說是王室挑起戰爭,沸城屬於無緣無故被打壓的一方,希望民眾們都能支援他。

對於不明原因的老百姓們,自然是支援他們的領袖。

他們紛紛發起請願,希望王室能夠停火,他們想要和平!

王室也對外呼籲,讓老百姓們不要與王室對抗,也呼籲沸城軍方早點投降。

但是雙方都冇有宣佈撤退,邊界上依舊呈現出對壘的狀態。

沸城內部,禦震天大權在握,有暗月閣和軍備勢力支援,加上千萬百姓的擁護,他有恃無恐。

這一次他要逼迫王室先撤軍才肯罷休。

如若不然,他就會和王室一直耗下去。

沸城古堡內的密室中,禦澤西被關押在其中,鐵鏈加身,喪失了行動自由。

他苦惱如何才能擺脫困境,才能和林初瓷他們取得聯絡,可是現在,他身邊的勢力都被禦震天控製住了。

就在禦澤西苦思冥想之際,密室門被打開,一道身影逆著光走進來。

禦澤西抬頭看去,先看到的是自己平時穿著的製服,順著衣服往上看,等到對方來到近前,禦澤西纔看清對方的臉。

“紀鯤?”

看到紀鯤,禦澤西憤怒的想要揍人,但手臂都被鐵鏈纏繞,根本就不能靠近紀鯤半分。

紀鯤從頭到尾,煥然一新的感覺,他再也不是平時謹言慎行的手下,此時換上禦澤西的衣服,整個人氣質也大不相同。

“副閣主,你看,我穿你這身衣服,不錯吧?”

紀鯤站在禦澤西的麵前,伸出手臂,展示自己身上的製服。

禦澤西冷哼,憤怒道,“賣主求榮的東西,就算穿上龍袍也不像皇帝!”

“怎麼會不像呢?我覺得這套衣服特彆適合我!我穿著感覺也不錯,還有你的房間你的床鋪,我住著都挺合適!”

紀鯤不緊不慢的炫耀著自己身份上的變化,儼然一副小人得勢的模樣。

“呸!你個狗東西!我當真是瞎了眼當你是兄弟!”

禦澤西吐他一臉口水,不過紀鯤冇有任何表情,隻是用手帕擦掉,繼而朝禦澤西的腹部就是重重的一拳。

“呃……”禦澤西發出悶疼的一聲。

紀鯤又揪住禦澤西的領口,狂妄說,“兄弟?你現在已經冇有資格了!你是階下囚!”

禦澤西惡狠狠的瞪著他,紀鯤甩開他,振振衣領,抬眸道,“有件事也是時候該告訴你了!你想知道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