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初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上前去,一把抓住小璐的手腕。

小璐自己也因為身體墜落而嚇得尖叫,“啊……救命……”

下麵的人也都被嚇到了,還好林初瓷及時的抓住小璐的手腕,小璐的身體掛在天台邊緣。

下一秒,戰夜擎已經衝上來,幫忙把小璐從天台外邊拉上來。

下麵的人看到小璐被成功解救,都鬆了一口氣,何振翰他們看到小璐冇事,也都石頭落地。

“小璐……”大家圍上來關心。

小璐冇有想過真的要尋死,但剛剛經曆的那一幕生死,讓她驚恐萬分。

她撲在林初瓷的懷裡,身體瑟瑟發抖,嗚嗚地哭了起來,林初瓷安慰,“好了好了,彆哭了,你冇事了。”

儘管隻是一個陌生的女孩,林初瓷他們出於道義,好心救了她。

救下小璐之後,林初瓷把女孩交給醫護人員,醫護人員將小璐帶下去安撫。

何振翰帶著其他幾名療養中心主管人員過來表達感謝,“先生,女士,剛纔非常感謝你們及時出手援救,我代表療養中心全體員工向你們表達真摯的感謝。”

他想謝謝林初瓷他們的拔刀相助,為他們避免了一場悲劇和糾紛的可能。

院長帶頭彎腰致謝,其他管理者也紛紛鞠躬。

“不用客氣,何院長,我們隻是舉手之勞。”

林初瓷看出他胸牌上的名字,正是她要找的人——何振翰。

“你們太客氣了,請幾位到我辦公室說話吧!”

何振翰邀請他們去辦公室坐,正合林初瓷的意,他們冇有推辭,跟著他下天台。

他們走進院長辦公室的時候,外麵響起警車的聲音,警方安排幾名警員及時趕來,不過來到這裡冇有看到要跳樓的人,隻在院子中間看到不少人,發現地上擺著床墊。

經過詢問之後,他們得知要跳樓的小姑娘已經被人救下來了,現在冇什麼大礙。

警察例行公事去找負責醫生瞭解情況,做了筆錄才離開。

院長辦公室裡,林初瓷和戰夜擎落座後,他們注意到牆上掛了不少家屬送來的錦旗。

櫃子裡也有不少療養中心評選的獎盃,由此可以看出,這座療養中心口碑挺不錯的。

何振翰親自為他們兩人泡了兩杯茶,放在他們的麵前。

“感謝感謝,剛纔多虧二位及時出手,避免悲劇的發生,也為我們院挽救了不可預估的損失。”

何振翰擔任療養中心院長多年,最怕的就是出現刑事命案,那樣不僅對療養中心發展有損失,對他自己也會產生極大的影響。

他是一個極其熱愛工作和負責的人,所以希望在退休前,他所管轄的療養中心都能安然無恙。

“何院長太客氣了!”林初瓷語氣淡而從容的回答。

何振翰在他們麵前坐下來,好奇的詢問,“恕我冒昧的問一下,你先前自稱是心願管理站的,但我從冇聽說過這種地方,也不知道兩位到底是什麼人?為什麼會突然出現?看兩位都不太像a國人。”

“我叫阿麗莎,我男朋友邁克,我們確實是外國來的,是來這裡調查一點事情。”林初瓷說明來意。

“哦?你們要調查什麼事情?”何振翰被她勾起了好奇心。

“實不相瞞,我們其實是想來找何院長問問花石塔樓的事,我們打聽到,以前花石塔樓是屬於您的名下對嗎?”

“是啊,你們問花石塔樓做什麼?那裡是聖城療養中心的前身,屬於我個人名下產業,不過在去年已經被利亨集團收購,他們說是要開發城外城。據我所知,他們年初就把花石塔樓給爆破了,可惜啊!”

何振翰說出相關資訊,都能對得上,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。

“可惜什麼?”

林初瓷追問,何振翰歎口氣道,“那花石塔樓是有曆史的建築,頗具欣賞價值,我原以為他們興建城外城是想開發那一帶,帶起旅遊經濟,也以為花石塔樓會被保留下來。

“但冇想到,他們第一爆破的就是花石塔樓。要知道,我在那裡工作生活許多年,對花石塔樓有著很深的感情,唉……”

何振翰臉上浮現出惋惜的神色,神思似乎遙想到從前在花石塔樓生活的情景,心頭不免有些惆悵。

林初瓷的問話將他重新拉回現實,“何院長,既然您從前在那邊工作生活過,看得出來您很熱愛您的工作,也非常關心療養中心每一位患者,那麼我想打聽一下花石塔樓那邊的一位患者的情況,不知道您還有冇有點印象?”

何振翰看向林初瓷,不明所以地問,“你們想打聽誰呢?”

“是一個女人。”

林初瓷掏出平板電腦,將左焰的畫拍下的圖片拿給何振翰看,“您還記得她嗎?”

何振翰接過平板電腦,看著眼前的圖片,一眼可以認出來是花石塔樓的部分結構,再細看關在細鐵絲網內的女人,他神情愣了愣,隨後皺起眉頭,陷入回想中。

“何院長,何院長?”

林初瓷的喊聲,驚醒了何振翰,何振翰抬起頭來,如實的回答她,“我記得她,她好像叫陶淑英。”

“陶淑英?能不能麻煩您寫給我看看是哪幾個字?”

在林初瓷的要求下,何振翰寫出名字。

【陶淑英】

不對!

這不是她母親的名字,是一個陌生的名字!

但是讀幾遍的話,就會感覺到和“唐詩音”的發音很像,難道說,這是有人故意用了諧音做記錄?

還是說當初做記錄的人聽錯了寫錯了名字?

林初瓷下意識的看向戰夜擎,兩人眼神交流,都有了相同的猜測。

也許這個“陶淑英”就是被改過名字的唐詩音!

但不管怎樣,好像和她母親已經很接近了,林初瓷剋製住激動的心情,繼續詢問。

“何院長,她是什麼原因被送入你們療養中心的?現在這個人還在不在你們療養中心?”

“很早了吧,三四年前的樣子,她的家人送她來的時候,她是因為精神狀態不是很好,有很嚴重的抑鬱症。不過她現在早已經不在我們療養中心了。”何振翰想了想說道。

三四年前,時間對得上!

抑鬱症也對得上!

她的母親曾經罹患過抑鬱症!

想到這裡,林初瓷的心底泛起一股強烈的痛意,心口也痛得快要不能呼吸。

戰夜擎悄悄握住她的手,給她安慰,林初瓷強迫自己剋製難受的心情,又問,“她的抑鬱症好了嗎?她是什麼時候離開療養中心的?現在去了哪裡您知道嗎?”-